第一千一百三十章刑天螭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砰!

    砰!砰砰……

    巫神尹修手握着圣斧,一下又一下的猛劈在那座幽暗祭坛上,磅礴的力量激荡之下,几乎要将刚刚才被巫神尹修所抚平的空间再次震得差点崩塌。

    好在巫神尹修及时镇压住了那片空间。

    不过,随着圣斧一次次的劈砍在幽暗祭坛的同一个位置上,那一道白印迅速的变得愈发明显。

    几乎每一个瞬息的时间,巫神尹修就挥斧不下千百次。

    若不是有巫神尹修的力量镇压了那片空间,只怕那一股震荡的力量都足以将整座安邑城,乃至是方圆数千里之地震塌,彻底摧毁。

    此时,整座安邑城内外,所有半巫的目光都已经被再次吸引到了巫神尹修的身上。

    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巫神尹修一次次的挥动手中那巨大无比的圣斧劈砍在那座相对于圣斧而言,显得十分渺小的幽暗祭坛上。

    那些半巫显然也大致的猜到了巫神尹修的用意,不过,除了大巫祭和巫王、天侯等少数半巫一族的高层之外,其他那些普通的半巫并不是很清楚那座幽暗祭坛是怎么回事。

    或者说在他们的印象里是一直称呼那座祭坛为‘圣斧祭坛’的,只不过之前出现的那条幽帝手臂还是多少让他们感觉到那座‘圣斧祭坛’或许并不像他们以往所认为的那么‘正面’,是供奉巫神圣斧的祭坛。

    尤其是当此刻看到巫神尹修居然握着圣斧明显要毁掉那座‘圣斧祭坛’时,那些半巫就更加明白过来,或许那座‘圣斧祭坛’本身就是与那些幽族恶鬼有关!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巫神尹修已经挥动圣斧不知劈砍了那座幽暗祭坛多少下。

    随着上面的那一道白印越来越明显,并渐渐地形成了一道裂纹,破坏了祭坛上的那些诡异符文与纹理,逐渐地,巫神尹修每一次挥动圣斧劈下对幽暗祭坛所造成的伤害也更大。

    就在这时,当巫神尹修又是一斧猛地劈在幽暗祭坛上那一道被一点点磨出来的裂纹上时,突然间,幽暗祭坛传来了一声‘轰隆’的巨响。

    紧接着,祭坛上面所铭刻的那些符文和纹理立刻紊乱了起来,形成了一股庞大的能量乱流,如同风暴一般猛然爆发出来……

    巫神尹修见状,左手立即下压,口中吐出一道巫咒,迅速将那股从幽暗祭坛的那些符文、纹理中爆发出来的能量风暴束缚在圣斧山的那一片区域内。

    整座圣斧山早已被巫神尹修之前与幽帝那条巨臂之间的争斗崩毁,只剩下了幽暗祭坛正下方的那一道孤零零高耸的石柱。

    只是眼下随着幽暗祭坛本身开始崩溃,那激荡的能量风暴,自然立刻就将下方的那一根石柱一并摧毁粉碎……

    轰隆!轰隆隆!

    剧烈的轰鸣不停地响彻,看着那座幽暗祭坛终于被摧毁,巫神尹修的眼眸中不禁流露出一抹微微放松的神情。

    紧接着,待那座幽暗祭坛彻底崩毁坍塌后,巫神尹修又迅速出手将那些肆虐的能量风暴彻底镇压住。

    待一切恢复平静,巫神尹修的目光扫过安邑城内外,正用充满狂热的眼神注视着他的那些半巫,眼中隐隐的流露出那么一丝丝的复杂的情绪。

    随后,他的目光又再次落在了身旁的那柄圣斧上。

    张手握着圣斧,巫神尹修那高达万丈的庞大身躯在一阵淡淡的玄光闪烁下,迅速的缩小,眨眼间变回了只剩下两米高下的地步。

    他手中的圣斧自然也同样缩小到与他身材相匹配的长度。

    只是他的双眼却始终凝望着手中的圣斧,眼神中充满了一股浓浓地不舍情绪,目光仔细的扫过圣斧的每一处角落,宽厚的手掌更是轻轻地抚摸过圣斧的每一寸每一分!

    看他的神情,像是在告别,甚至是永别,眼神中带着一种十分深沉的感伤与怅然。当然,还有那么些许的解脱和如释重负的放松……

    这时,巫神尹修忽然闭上了双眼,连脸上的表情也渐渐舒缓松弛下来。

    与此同时,在巫神尹修的灵台深处,那一道以为目,以肚脐为口的无头巫神残念正静静地注视着巫神尹修的意识。

    他忽然似轻吸了口气般,双眼深深地凝望了巫神尹修的意识片刻,旋即抬手对着巫神尹修的意识轻轻地一点。

    下一刻,一道微弱的玄光顿时从他的胸膛之中飞出,倏然间落入了巫神尹修的意识之中。

    紧接着,那一缕巫神残念蓦然对着巫神尹修的意识咧嘴微笑了笑,随后他的身影便渐渐地开始模糊起来,直至那么瞬息后,彻底的消散……

    巫神尹修的意识呆望着这一幕。

    当从无头巫神残念胸膛中飞出的那道玄光落入他的意识后,巫神尹修的身躯霎时猛地一震,意识中立刻响彻一阵轰鸣声,变得仿佛一片空白。

    同时,有无数的信息瞬间充斥了他的整个意识,让巫神尹修的意识直接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被动的接受和吸收这些信息……

    庞大的信息流让巫神尹修的意识都有些难以承受得住,以至于尹修本体都受到影响,双眼之中浮现出一片茫然失神。

    不过,短暂过后,尹修本体的意识就恢复了正常。

    毕竟本体与巫神分身的意识虽然相通,但同时也相对独立。

    倒是在巫神分身的意识迅速接收和消化那突然涌入的庞大信息的同时,尹修本体这边对那些已经被巫神分身的意识消化的信息同样一清二楚。

    尹修本体不禁喃喃道:“没想到那一缕巫神残念虽然不是华夏远古神话传说中的那位战神刑天,但似乎确实有些关联。”

    “刑天螭,巫神一族‘刑天氏’的最后一位传承者!在上古时代,万族混战,仙魔动乱,将上古大地打得支离破碎,四处崩塌之际,以自身无上伟力开辟了这一处秘境,并将一块破碎的大地移到此处。”

    “本想将此地作为巫神一族避难,繁衍生息的场所,却没想到,巫神一族还没有来得及迁徙于此,就几近灭族……”

    尹修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深深地惋惜和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