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干戚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因为巫神分身的缘故,让尹修本体对于巫神一族的遭遇也多多少少有那么几分感同身受。 <strong></strong>

    是以,在从那位‘刑天螭’留下的信息中得知了一些上古时代巫神一族的事情后,尹修也不免一阵唏嘘和感慨。

    四周的那些半巫都在注视着圣斧山上空闭目静立,一动不动的巫神尹修,没有人知道巫神尹修现在是什么情况,是以不免多多少少有些好奇。

    倒是嗥在盯着巫神尹修看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抬头看向了他头顶上方的尹修本体。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朝尹修本体飞了上去。

    “尹修兄弟,你……”

    嗥看着面前的尹修,忍不住开口叫道。从他的眼神,乃至是脸上的神情都可以看得出来他心中是充满了疑惑和震惊。

    尹修看了看他,知道他想问什么,于是不禁缓缓道:“嗥,我知道你心里现在有很多的疑问。我之前跟你说我是来自一个外域小部族,前来安邑城开拓见识的,这倒不是我有意想要欺骗你。”

    “只不过,我的身份来历确实不太方便与你直言,就只好找了这么个托词。”

    微顿了顿,尹修不禁抬手轻拍了拍嗥那健壮的肩膀,道:“嗥,我很感谢你能够将我当成你的兄弟一样对待。至于我的身份……”

    说到这,尹修本体的目光不由望了望安邑城圣斧山上空的巫神分身,继而又淡淡道:“其实我并不是这片天地的人,我来自另一个世界。至于之前你所看到的,从我体内突然冲出来的那位巫神,也就是现在圣斧山上空的那位巫神,其实也是我。”

    “两个相对独立的意识,两具身体,同时也是两位一体!我即他,他即我。[棉花糖网Mianua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听到尹修的这些解释,嗥不由得呆了呆,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尹修。

    “尹、尹修兄弟,你……你是说你是巫神?!而且你还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嗥的双眼瞪得跟一对铜铃似的,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尹修微笑着轻点了点头,道:“是的。”

    嗥不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很难以去平复内心那剧烈起伏的波澜。

    就在这时,巫神尹修终于完全接收消化了巫神‘刑天螭’留在他意识中的那些庞大的信息reads;。

    巫神尹修深吸了口气,稍缓了那么一下,这才猛然的睁开了双眼。

    一刹那,两道夺目的精芒顿时从巫神尹修的双眼之中陡然射出,足足射出眼眶有三尺余长,看上去就好像俩火眼金睛似的,显得颇为骇人。

    随后,那两道璀璨精芒这才渐渐地内敛褪去。

    而在睁开双眼后,巫神尹修不由得微微转头看向了静静浮在他身侧,泛着一层淡淡玄光的圣斧,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干戚斧’!

    这柄巫神刑天螭所留下的圣斧乃是‘刑天氏’的传承巫器,便是传说中‘刑天舞干戚’的那柄干戚巨斧!

    (唔,剧情需要,所以对于刑天舞干戚就瞎扯淡一下,勿较真)

    巫神尹修的目光缓缓地扫过干戚斧的每一寸每一分,而后张手轻轻地握住了干戚斧的斧柄。

    在巫神尹修的右手握住干戚斧的瞬间,他手中的干戚斧顿时蓦然一震。

    紧接着,一道微芒顿时从斧柄闪到斧刃,瞬间即逝……

    与此同时,巫神尹修的心中也立即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淡淡联系,并且,他体内所残留的那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也不禁微微的激荡波涌。

    深吸了口气,巫神尹修蓦地将左手放在了干戚斧的斧刃处,手掌顺着斧刃那么轻轻地一划……

    唰!

    干戚斧的斧刃上顿时留下了一道嫣红的鲜血。

    而巫神尹修左掌上的那一道伤口,则迅速的愈合,顷刻间便只剩下了一道红印,并迅速的在变淡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与此同时,巫神尹修的双手也迅速的结了一道咒印,口中吐出了几个巫咒音节。

    下一刻,巫神尹修面前的干戚斧骤然闪耀出一抹璀璨的玄光,斧刃上所残留的那一道鲜血立刻迅速的沁入了干戚斧内。

    “嗡!嗡嗡……”

    干戚斧微微的颤鸣了起来。

    一道道神秘、玄奥,略带着那么些许诡异的符文悄然的在干戚斧的斧柄和斧头上浮现又消失。

    巫神尹修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结印的双手始终没有放下。

    随着巫神刑天螭最后的一缕残念消散,这柄干戚斧已经彻底的成为了无主之物。

    而在巫神刑天螭的残念消散之际,他留给巫神尹修的那些信息中也是将这柄干戚斧交给了巫神尹修。

    干戚斧是巫神一族刑天氏的传承巫器,不是巫神血脉根本就无法催动使用。

    虽然刑天螭也并不确定这世间是否还有其他的巫神族人存在,不过,至少巫神尹修是他如今能够见到的,也是这么多年来所见到的,唯一的一个巫神族人!

    即便刑天螭也看出来巫神尹修只是一具分身,但至少巫神尹修是纯正的巫神血脉,而且血脉来源还是与刑天氏颇有渊源的一位大巫。

    所以,刑天螭的残念在消散之际,很干脆的就将干戚斧交给了巫神尹修,甚至将刑天氏的传承都一并传给了巫神尹修。

    因为刑天螭的残念根本就没有其他更多的选择,甚至这唯一的一个选择还是他等待了无数岁月才好不容易等到的。

    若是他不将刑天氏的传承交给巫神尹修,那么,刑天氏的一切传承恐怕就真的要彻底的断绝了……

    对于巫神刑天螭来说,能够遇到巫神尹修,是xing yun的。

    至少让他看到了巫神一族的血脉还在延续,并没有彻底的断绝,同时也让他得以将刑天氏的传承留下,而不至于彻底消亡。

    这也是之前刑天螭在见到巫神尹修后,会露出那么一丝欣慰之色的原因。

    干戚斧震颤了片刻之后,一抹淡淡的血光忽然从其内部弥漫出来。巫神尹修见状,双手所结的咒印立即变幻。

    他此刻所施展的巫咒其实就是刑天氏用来炼化干戚斧的独门巫咒。

    如果没有刑天氏的传承巫咒,想要炼化这柄干戚斧为己用,即便是巫神血脉也非常非常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