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冲击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巫神,这些都是从那些树魔体内取出来的,上回听您提过这些东西似乎有大用,所以我就给收集了起来……”

    姜堰忽然取出了一大堆绿光莹莹的木之精托着它们浮在尹修面前。

    那些木之精的数量至少不下上千枚,看得边上的郁长生等人是一阵目瞪口呆。

    在修真界中,木之精是何等的珍贵,虽然他们并非没见过,但像这样足有上千枚木之精摆在眼前,那种震撼感和冲击感,可想而知。

    “嘶……这些木之精得有一千多枚吧?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难怪当初四弟会说这座秘境当中的木之精简直多得跟一座宝库一样!”

    杭伯谦忍不住惊叹道。

    净青荷也不禁一阵感叹,“是啊,这么多的木之精,要是让修真界中的那些各大门派、势力的人看到了,只怕会疯了一样的来抢夺吧!”

    连郁长生都轻点着头,说道:“那是必然的。虽然这些木之精的品质不一,但数量如此之多的木之精,而且这显然只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真不知道这一大片广袤的巨林究竟会有多少怀有木之精的那种‘树魔’……”

    说话间,郁长生不禁抬头遥望了一番四周那远处完全看不到任何边际的广袤巨木丛林。

    见到郁长生等人那副惊叹不已的样子,尹修不由说道:“所以我才说日后只需控制好,不对那些树魔进行掠夺式的屠杀,这里完全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取大量的木之精。”

    微顿了一下,尹修又补充道:“当然,前提是得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能够对付得了那些树魔,否则,不仅无法获取到它们体内的木之精,反而会成为它们的血食养分!”

    说完之后,尹修随手将面前的那千余枚木之精收入了储物戒指当中,并对姜堰道:“姜堰,你做得很好,这些木之精在外界确实是十分珍贵难得的东西。”

    “以后若是再有获取到这些木之精,你也一概收集起来,不要随意丢弃。”

    “是!巫神!”

    听到尹修带着几分鼓励的话,姜堰顿时一阵激动的连忙应诺。能够得到‘巫神’的赞许那是何等的荣耀?

    便是姜堰身为半巫一族的巫王,也抑制不住感到激动、振奋。

    尹修轻点点头,又对姜堰道:“好了,姜堰,你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我们直接去安邑城那边。”

    “是!”

    姜堰应了一声,便恭敬的退去。

    尹修也转而又对郁长生等人说道:“咱们也走吧。我带你们到半巫一族的核心‘安邑城’去看看……”

    “好!”

    郁长生等人纷纷应道。

    接着,尹修当即便立刻御剑在前面开路,朝着安邑城的方向飞去。后面紧跟着郁长生、宁月璟、纪雪晴等人,还有那五名天侯自然也一并跟随着。

    在前往安邑城的路途上,郁长生和宁月璟等人就见识到了这片天地的那种蛮荒、原始的情景。

    尤其是对于以前一直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几人而言,这片天地的那种蛮荒、原始更是让她们感到惊叹,充满了新奇感。

    不知不觉,等到他们跟随着尹修来到安邑城外时,看着前方那高大巍峨的雄城,一行人都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副叹为观止的感觉。

    尤其是安邑城的那种狂野、粗犷,充满原始蛮荒气息的建筑风格更是让众人切切实实的感觉到自己来到了一片‘异域’当中……

    “好高的城墙啊,居然有好几百米的高度!”江闪闪望着安邑城那高耸的城墙,忍不住惊叹道。

    “这么高的城墙,看着确实是让人不禁生出一种雄伟巍峨的感觉。”尹崇文也不禁轻叹道。

    尹崇文一直生活在地球上,何曾见识过如此壮观的雄城?跟眼前的这座安邑城相比起来,外界的那些古城墙简直连一道小小的‘槛’都算不上。

    而对于以往见惯了只有几米高,或者了不起也就是那么一二十米高城墙的尹崇文来说,在看到安邑城这高达数百米的雄伟城墙后,感到有些震撼也不足为奇。

    这时,郁长生却忽然开口说道:“相比这城墙,我还是更加的惊叹于城墙上所铭刻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古怪符文和纹理。”

    “几百米高的城墙固然惊人,即便是修真界中也极其少见会把城墙修得如此之高的。不过,更惊人的无疑还是城墙上的那些符文和纹理。看上去,这应当是属于一些防御符文吧?”

    说到这,郁长生目光看向了尹修,向尹修询问。

    尹修轻点点头,道:“不错。这城墙上的巫符和巫纹都是半巫一族历代先祖慢慢一点点完善的。所以一旦激发城墙上那些巫符和巫纹的力量,立刻就会形成一道强韧坚固的防御结界,可以将整座安邑城都笼罩在内。”

    “而且,这一道防御结界的防御能力是非常强悍的,就是大乘期人物想要凭借自己一人之力将其攻破也是非常困难的。”

    当初半巫一族之所以忌惮开启后的城防结界被幽族直接攻击那是因为城外的幽族战士实在是数量太多,除了有一个达到大乘期级别力量的幽族统领之外,还有足足数百万的幽族战士!

    如果当真放任不管不顾,这么多幽族战士一齐攻击,便是这安邑城的防御结界再强也扛不了多长时间。

    更何况,这一道城防结界完全是安邑城最后,也是唯一的防御手段,如非到了绝境时刻,半巫一族怎么可能容许当时的那些幽族直接攻击安邑城的城防结界?

    听了尹修的解释,郁长生不禁了然的点点头。

    不过他对于城墙上的那些巫符和巫纹还是很好奇的,这些巫符和巫纹与他以前所接触的符文、阵纹之类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它们或许有着某些共通之处,但更多的却是迥然相异。就好像是两个功能相似,但发展方向却截然不同的体系。

    郁长生本就对阵法、符文方面造诣深厚,是以对安邑城的城墙上所铭刻的那些从未见过的巫符和巫纹自然会感到好奇,想要探个究竟。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