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心魔劫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尹修身下的蓬莱阁中,郁长生、净青荷、杭伯谦,以及宁月璟、纪雪晴、江闪闪、尹崇文……等等一干人全部都在仰头凝望着尹修的身影。

    纪雪晴和江闪闪几人脸上的神情显然稍显有那么几分的紧张感。

    郁长生大约是有所察觉,是以不免瞥了纪雪晴和江闪闪一眼,继而微笑着开口说道:“弟妹,你们放心吧。四弟当初修为卡在合体期巅峰时就已经突破了心境上的瓶颈,使得心境圆满。”

    “所以,对于四弟而言,眼下的这心魔劫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你们且放宽心就是……”

    这些年来,尹修与纪雪晴、江闪闪,以及宁月璟的关系早已完全公开化,郁长生几人也早就改口,直接以‘弟妹’相称。

    听到郁长生的话,纪雪晴不由笑了一下,道:“谢谢大哥。我这是关心则乱,尹修之前就有说过,这心魔劫对他而言基本没任何威胁。”

    郁长生笑笑,道:“是弟妹对四弟用情太深,所以没法以平常心去对待。”

    纪雪晴闻言,只是稍显腼腆的微笑了一下。

    这时,天空中盘膝悬空而坐的尹修猛地睁开了双眼,紧接着,他体内的气息就仿佛是骤然间轰然爆发的山洪,如同狂风海啸一般的朝着四周席卷而出……

    嗡!

    那一瞬间,尹修周围的天空都蓦地一颤,狂风更是顷刻间大作起来,猎猎呼啸。

    站在蓬莱阁中的宁月璟和纪雪晴等人也都纷纷感受到了那一股从尹修体内所传来的恐怖气势。

    甚至是整个蓬莱仙岛上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得到那一股气势的降临。

    好在此前尹修就已经提前开启了蓬莱仙岛上的隔绝法阵,是以蓬莱仙岛上的众人虽然能够感受到尹修此刻体内所散发出来的骇人气势,但却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多么强烈的压迫感。

    “四弟这是要开始渡劫了……”

    见到尹修体内的气势骤然从极度内敛到猛烈爆发,郁长生顿时开口说道。

    现场的所有人当中,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是渡过天劫的,而且经过这么些年在蓬莱仙岛上的修行,现在也已经是达到了渡劫后期的修为。

    是以,他对于渡劫的情况是所有人当中最了解的。

    即便一旁的姜黎等五名半巫族的天侯一个个也都有着相当于渡劫期级别的修为,但半巫一族可不需要渡劫,是以,对于修真者渡劫的情况,他们自然也是一无所知。

    在郁长生话音刚落的同时,高空中的尹修已然迅速的双手结印,那双眼眸之中精芒闪烁,神情平静而沉凝。

    这时,尹修头顶上方的云霞忽然间绽放出了一片片绚丽多彩的光辉,在那些光霞的照耀下,整个天地都似乎带上了几分梦幻的色彩。

    而神情庄严肃穆的悬空盘膝,双手结印的尹修,在这些迷幻光霞的笼罩下,简直犹如一尊嫡尘的仙人一般。

    看到此情此景,郁长生不禁再次开口道:“心魔劫已经开始,马上就要出现各种幻象了。”

    随着郁长生的话音落下,天空中果然开始出现幻象。

    先是无数仙韵缭绕的天女从那些迷幻的绚丽云霞当中飘然飞出,开始在尹修四周翩然起舞,手中挎着花篮在漫天散花。

    同时,天空中也蓦然地响起了一阵阵极具蛊惑感的梵音仙乐……

    站在蓬莱阁中的纪雪晴等人看着天空中的那些恍若真实的天女起舞散花的景象,不禁一阵叹为观止。

    若非是知道这些都只是幻象而已,怕是她们都也要以为是真的有天女嫡尘,起舞散花了。

    好在心魔劫的‘劫力’只针对渡劫者,其他旁观者虽然也能够看到心魔劫所形成的部分幻象,但却并不会受到心魔劫的‘劫力’影响。

    否则,以心魔劫的可怕程度,普通的修真者一旦稍稍受到影响,那就足以万劫不复,彻底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事实上,心魔劫的恐怖和凶险程度要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除了已经提前心境圆满的人之外,其他的渡劫期修真者在面对心魔劫时,其谨慎程度分毫不会比面对最后的天雷劫逊色。

    天雷劫虽强,但那毕竟是明刀明枪的硬干,但心魔劫却不是。

    只要你的心里出现了哪怕是一丝丝的破绽,它也会在你毫无所觉的情况之下,侵入你的心神意识当中,制造出似真似幻的幻象,让你沉沦,难以醒悟脱离出来。

    很多时候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渡过了心魔劫的时候,其实你还仍然处于心魔劫所制造的幻象里边。

    不过,心魔劫的凶险只是针对那些在渡心魔劫之前心境尚未圆满的人而言的。正是因为心境并不圆满,所以才会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各种各样的破绽可以让心魔劫入侵。

    而如尹修这般,已然心境圆满的修真者,在渡心魔劫时却是不会再轻易被心魔劫所影响和动摇。

    没有破绽的心境,心魔劫的力量也就无法真正的侵入渡劫者的内心深处,无法制造出让渡劫者自身也难以分辨出究竟是真是幻的幻境来。

    就比如此刻,尹修眼中所看到的幻象远远不止外界其他人都能够看到的那些天女散花,所听到的梵音仙乐这些,在他的眼中还有许许多多各种各样能够勾起人的七情六欲,让人沉迷其中的幻象。

    但是,在尹修的眼里,这一切的幻象却都显得那么的虚幻,丝毫没能动摇他的内心,让他分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所有的一切幻象,都好似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一样,在心境圆满,意志坚毅的尹修面前,一眼便可看穿。

    这自然就无法引动尹修内心的种种七情六欲,无法令他沉沦其中……

    更何况,当年尹修的意识被困在那十重梦境中时,他就曾经在梦境里经历过渡心魔劫的情景,那虽然只是梦境中的虚幻,但对尹修而言,却也是一次历练。

    如今,真正的面对心魔劫所制造出来的种种幻象,不论是天女散花,飞升成仙的you huo,还是裸.身魔女妖娆弄姿的魅惑,或者是尸山血海、天魔厉鬼……等等的恐怖恫吓,这些全部都不能影响到尹修丝毫。

    尹修更像是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冷眼看着所有一切幻象的接连浮现,看着那些幻象种种‘丑陋’的‘表演’。

    他的那双眼睛仿佛能够洞悉一切,能够勘破一切虚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