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兴师问罪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被江闪闪和纪雪晴接连这么打趣调侃,宁月璟顿时忍不住一阵大羞。

    “闪闪姐姐,纪姐姐,你们再这样的话,我可不理你们了啊。”宁月璟娇羞的嗔叫道。

    纪雪晴和江闪闪见状,顿时忍不住掩嘴一阵‘咯咯’的娇笑。

    纪雪晴嘴角微微上翘着,勾勒着一缕淡淡的弧度,眉眼略弯着,有那么几分笑眯着的感觉,眸光瞥过宁月璟那副娇羞的模样,不由满含笑意的说道:“咱们家小璟害羞了呢。”

    江闪闪也同样暗笑着,连点着头,脸上满是笑容的应道:“是呢,是呢,咱们小璟这么害羞可是很少见的。”

    “嗯,这倒是。”纪雪晴微笑着道。

    在一阵娇笑和相互打趣调侃的声音中,纪雪晴和江闪闪、宁月璟三人一齐来到了纪雪晴平日里所居住修行的别院之中。

    宁月璟也顺便让守卫蓬莱阁的弟子去把绿萝和小蛮它们都给叫过来。

    因为纪雪晴她们本就时常做点饭菜一起坐着吃,所以别院中厨具以及各种食材倒是都不缺。

    纪雪晴以前甚至让尹修专门给炼制了一件柜子式的储物法器就搁在别院的厨房里,各种食材和调料都放在里边。

    储物法器可要比冰箱什么的好使多了,而且空间也大,可以存储得下更多的东西。

    在纪雪晴和江闪闪、宁月璟三人一齐忙碌着,处理各种食材,准备做饭的时候,绿萝和小蛮它们也都赶了过来。

    这几个月绿萝确实是勤奋了许多,修为也是有所提升,距离金丹期巅峰已经相去不远。

    “小璟,小璟,今天你们要做什么好吃的呀?”

    绿萝当先一下蹦了进来,看到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三人正在不紧不慢的处理食材,她顿时眼睛一亮,下意识的将一根手指放在嘴边,满是期待的问道。

    跟在绿萝身后的则是小皮。

    在衍月宗内,小皮倒是不必那么委屈自己wěi zhuāng成狗狗,可以直接就以真面目出现。现在的小皮已经长到了有接近一条成年狼狗那么大小的地步,看上去显得十分的威猛霸气。

    它跟在绿萝身后,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至于小蛮,则直接站在小皮的脑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摇晃摆动着身后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在听到绿萝的话后,它也倏然眼睛微亮,那双黑亮的小眼睛立即滴溜溜的盯着宁月璟和纪雪晴她们手中正在处理的食材上面。

    紧接着,‘嗖’的一下,直接就从小皮的脑袋上如风一样的迅速猛蹿到了宁月璟近前,张嘴对着宁月璟‘噶叽噶叽’的叫了起来。

    最小的灵还是飞在最后边,它是灵体,对于吃倒是不在乎,所以相对显得比较淡定,慢悠悠的朝宁月璟飞过去,嘴里也‘咿呀呀’的叫了一声,似乎在跟宁月璟打招呼。

    宁月璟听到绿萝的声音后,不由抬头看了她一眼,旋即微笑着说道:“就知道你这小馋猫肯定嘴馋了,别着急,待会儿有得你吃的。”

    说着,宁月璟抬起一只手,在已经飞快蹦到她跟前的绿萝的脑袋上轻敲了一下。

    绿萝伸出小巧的舌头轻舔了一下嘴唇,一脸馋样的说道:“小璟,那你们可要快点儿啊,我都好多天没有吃到好吃的了。”

    “噶叽,噶叽……”

    一下蹿上了绿萝肩膀的小蛮也冲着宁月璟连声叫着。

    还是后面不紧不慢走过来的小皮显得淡定得多,只是站在绿萝的旁边,略微歪着脑袋瞧着宁月璟。

    小皮倒是没有绿萝和小蛮那么嘴馋,另外,性子方面,小皮也要比绿萝和小蛮稍微沉静一些,没它们俩那么跳脱活泼。

    “行,待会儿做好了,让你们吃个够!”面对绿萝和小蛮那垂涎不已的模样,宁月璟只得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一旁的纪雪晴和江闪闪看着,不禁轻笑了两声。

    ……

    在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几人正在准备要做顿饭吃的时候,昆仑仙境,三清宫的太清殿中,凌虚子、元一子,以及在几天前已经稳固了修为,再次出关的玄真子都纷纷端坐其中。

    这时,玄真子开口问道:“元一师兄,咱们是现在就直接到那衍月宗去兴师问罪还是怎么样?”

    在元一子的安排布置之下,两名三清宫从世俗吸纳进来没几年的新晋门徒已经与衍月修真学院的学生发生了冲突,并且被衍月修真学院的学生给打成了重伤。

    这一切显然都与元一子所料想的一样,两名被打伤的三清宫弟子已经给了他们介入,前去兴师问罪的借口。

    虽然仅仅为了两名才招入门内没几年的普通弟子,他们三位堂堂三清宫尊主就直接亲自shàng mén去兴师问罪多少显得有些反应过度,但是至少表面上理由还是说得通的。

    大不了还可以说是他们三清宫比较的护短,或者,隐晦一些的,还可以说是因为当年宁月璟曾经废了几名三清宫弟子的修为,有这样的前车之鉴,所以再次碰到这样的事,他们才忍不住感到恼怒,这才大动干戈亲自登门兴师问罪,讨要一个说法……

    总归,因由上是能够勉强说得通,不会让人觉得这一切都是他们有意为之。

    听到玄真子的询问,元一子不由开口说道:“玄真师弟,这事最好还是得等两天咱们再过去。现在咱们安排的那两名弟子才刚被对方打伤,咱们这就立马杀shàng mén去兴师问罪,怎么都显得有些太过于急躁了,也有些反常。”

    “你要知道咱们三人的身份可是三清宫的尊主,而被打伤的那两名弟子仅仅只是刚入门没几年的普通弟子而已。你想想以咱们的身份,正常情况下,这种普通弟子被人打伤的事情有可能这么快就立马一层层通禀传到咱们的耳朵里吗?”

    “所以,咱们还是得稍微的等个三两天,然后再去那衍月宗兴师问罪才更加符合常理。”

    微顿了一下,元一子又继续说道:“到时候玄真师弟你不妨主动的旧事重提,说起当年咱们三清宫就有弟子曾被他衍月宗的人废了修为的事情。但是你记得要装作是一副激怒之下脱口而出,不要让对方觉得我们一直怀恨在心。”

    “这样一来,也可以解释咱们几个堂堂三清宫尊主为什么会为了两名区区普通弟子受伤的事情怒气冲冲的去登门兴师问罪……”

    听了元一子的解释,玄真子不禁露出一副了然之色,继而赞道:“还是元一师兄你想得周到。这么一来确实是不会让对方起什么疑心,到时候我只要表现得像是一个急躁的莽夫性子就行了。”

    “嗯,就是这样。”

    元一子含笑着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