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没空见你们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转眼间,宁月璟与纪雪晴、江闪闪三人带着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在凌虚子三人不远处停了下来。

    当宁月璟等人到了近前后,凌虚子和元一子、玄真子三人的目光都纷纷集中在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的身上,并仔细的去感应他们身上的气息。

    不过,他们依旧不敢直接用灵识冒然去扫姜黎等人。

    而仅凭眼力与气息感应,作为半巫,姜黎等人身上的气息都显得十分古怪,跟修真者截然不同。

    凌虚子师兄弟三人仔细的感应了好一阵,却始终没能精确的判定姜黎等人究竟是什么层次的实力,只是感觉姜黎几人应该不弱。

    “你们想要见我师父,有什么事吗?”

    这时,宁月璟开口问道。

    凌虚子三人闻言不由相视了一眼,微微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眼前这名女子居然是衍月宗主的弟子。

    稍稍迟疑后,凌虚子开口道:“令师便是衍月宗主?”

    “不错。衍月宗主就是我师父,你们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说便是。”宁月璟道。

    凌虚子再次看了看身旁的元一子和玄真子二人,接着皱着眉说道:“我们此次前来,要与令师商讨之事干系颇大,还请令师亲自现身与我们一见细谈的好。”

    宁月璟看了看他,直接摇头道:“不必了,有什么事你们直接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我师父基本不过问宗内事务,一直都是我在负责,所以你们跟我说就行。”

    听到宁月璟的话,元一子忽然朝身旁的玄真子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玄真子当即微不可觉的轻点了下头。

    紧接着,就见玄真子突然一副急脾气的怒声出言道:“凌虚师兄,我看这分明就是那衍月宗主完全没把咱们三清宫放在眼里,所以故意避而不见,叫一个小女娃子出来打发我们!”

    凌虚子倒是温言相劝道:“玄真师弟,话不能这么说,我想或许是衍月宗主当真有什么事情脱不开身呢?”

    “不过,这位姑娘,我们要与令师所谈之事确实干系不小,还是劳烦你去通禀令师一声,请他亲自出来与我们谈吧。”

    凌虚子看着宁月璟,一副温厚宽和的模样。

    玄真子此时则撇过脸去,一副有些憋气恼火的样子。

    宁月璟看着他们,脸上始终一副微微冷然的神情,淡淡的道:“我说过了,衍月宗的一切事务我都可以做主,有什么事你们直接跟我说就行,我师父没空见你们。”

    微顿了一下,宁月璟又道:“就这样吧,你们要说就说,不说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宁月璟的回答再次让凌虚子皱起了眉头,他不由看了看身边的元一子和玄真子二人,神情略有些犹豫。

    玄真子却是一副有些急恼,愤怒的样子瞪着宁月璟,怒声道:“衍月宗果然是好大的架子,怎么说我们师兄弟三人也是三清宫的尊主,如今亲自登门来想要讨一个说法和公道,却没想到衍月宗主连见都不屑于与我们一见。”

    “好,很好!凌虚师兄,元一师兄,这口气你们能忍,我却咽不下去!”

    玄真子激怒的叫道,怒目圆睁的盯着宁月璟等人,“当年咱们三清宫的几名弟子被他衍月宗的人给废了修为,还封闭了双腿经脉,你们说那几名弟子本身也于理有亏,就算衍月宗的人下手重了些,但我们也不应计较什么。”

    “好,当年我忍了。可是这一次,他衍月宗的人仅仅因为一些口角争执就再次将我三清宫的弟子打成重伤,甚至连我们亲自登门来询问此事,那衍月宗主连见都不屑于与我们见面,我们三清宫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这口气我忍不了……”

    说完,玄真子怒气冲冲的瞪着双眼。

    元一子稍稍迟疑后,也开口道:“凌虚师兄,玄真师弟虽然说话有失体统,冲动了一些,但衍月宗主如此蔑视我等,浑然没有将我三清宫放在眼里,这也的确欺人太甚。”

    “他衍月宗主的修为便是再高,可这世间万事总归需要说个‘理’字吧?当年咱们三清宫的几名弟子被衍月宗的人废了修为,此事确实是他们理亏,咎由自取,但这一次呢?”

    “仅仅因为一些口角争执,衍月宗的人就痛下狠手,将我三清宫弟子打成重伤,若是咱们不能向衍月宗主讨一个说法的话,我三清宫颜面何存?”

    “难不成衍月宗真当我三清宫是任人揉捏碾压的蝼蚁?”

    元一子的话顿时让凌虚子一阵迟疑,“这……”

    犹豫了一会儿,凌虚子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宁月璟,面露难色的道:“姑娘,你看,还是请令师出面跟我们说清楚一下这些事情行吗?”

    “我相信衍月宗主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的人,我们此次前来也不是说非要衍月宗怎么样,只不过下面这些弟子的小摩擦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咱们还是该面对面的沟通一下,免得以后再发生这样的摩擦冲突不是?”

    凌虚子一副仁人君子的模样,语气温厚的说道。

    宁月璟在听了玄真子和元一子的话后,当时就与身边的纪雪晴、江闪闪二人相视一眼,眼神中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正如她们之前所猜测的那样,这三人还真是为了几天前洪都承所汇报的那件事情而来。

    不过,眼下尹修还在闭关当中,宁月璟显然不会去惊动他。何况,这种事情宁月璟也并不觉得一定需要尹修出面。

    待凌虚子说完之后,宁月璟直接便开口说道:“我最后再重申一遍,我师父现在没空出来跟你们见面!”

    “至于你们所说的事情,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不论是十年前你们三清宫被废修为的那几名弟子,还是几天前跟衍月修真学院的学生发生冲突,被打伤的那两名弟子,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我不知道你们对这前后两次冲突的详细经过和情况是否清楚,但是,就我所了解的情况,这两次冲突都是你们的弟子率先挑衅并动的手。被废修为,被打伤,也只能怨你们的弟子学艺不精,实力不济,我衍月宗没有任何理亏的地方。”

    微顿了顿,宁月璟又冷声道:“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那就这样吧,慢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