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又来一个……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面对着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的围攻,凌虚子和元一子、玄真子三人此刻心里都忍不住暗暗地后悔。

    同时,也有那么几分庆幸。

    他们在庆幸自己出于谨慎,打算先试探尹修的实力,而没有那么冒然的就真的对衍月宗采取什么举动。

    否则的话,不说尹修本人了,就凭眼前的这五个实力强得可怕的怪人就足以将整个三清宫上下灭得一干二净了。

    正当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三人在一旁看戏的时候,一道身影飞速的从蓬莱仙岛上赶了过来。

    来者赫然是郁长生。

    大约是盯着这边情况的净青荷跟杭伯谦发现姜黎他们已经跟凌虚子等人动手,所以这才知会了郁长生吧。

    郁长生赶到后,瞥了眼正被姜黎等半巫天侯狠揍的凌虚子三人,接着开口对宁月璟道:“小璟,这是什么情况?”

    “大师伯,你怎么来了?师姑不是说你正在炼器吗?”宁月璟讶然的问了句。

    随即又接着回答道:“刚才他们当中的一个人突然出手想要抓住我跟纪姐姐、闪闪姐姐,姜黎他们就马上出手阻止,然后就这样了。”

    郁长生了然的点了点头,刚才净青荷跟杭伯谦也还没来得及跟他细说这些,他一听到这边打了起来,就马上用灵识扫了一下,发现果然如此后,就立刻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他也是生怕宁月璟她们出点什么状况,那样的话,他可如何向闭关的尹修交代?是以,郁长生也是不能不紧张宁月璟她们的安危。

    “我刚刚听你师姑和三师伯说这边出了点状况,然后我用灵识查看了一下,就急忙停下了炼器,让你师姑和三师伯帮忙稳着,就急忙赶了过来。”

    郁长生稍微解释了一下。

    说完之后,他又看了看完全被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压着狂虐的凌虚子三人,不由说道:“这三人就是那个什么三清宫的尊主?修为倒是不弱,一个个都已经突破到了渡劫期,难怪敢到衍月宗来闹事。”

    “谁说不是?要不是咱们把姜黎他们都给叫上了一起出来,指不定他们会怎么样呢。”江闪闪在一旁说道。

    虽然凌虚子几人正被五位半巫天侯围攻,不过,郁长生的突然出现他们自然是有所察觉。

    当三人发现衍月宗内居然又冒出了一位渡劫期,并且从身上的气息判断明显要比他们强出许多,至少也是渡劫中期,甚至有可能是渡劫后期,并且还不是那位衍月宗主的人物时,三人心中再次一阵呆滞。

    继而感到无比的吃惊和惶恐。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衍月宗内不仅并不像他们之前所想象的那样只有尹修一位渡劫期修为的人物,而且实力达到了渡劫期层次的人简直可以说是‘层出不穷’!

    先是五位气息古怪,力量同样诡异的怪人,现在又冒出一个至少渡劫中期,也有可能是渡劫后期的人物出来……再加上那位衍月宗主。

    可以说衍月宗里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有不下七位渡劫期实力的强者存在。

    甚至他们现在也不敢保证这些是否就是衍月宗内全部的渡劫期级别的人物,说不准待会儿又还会继续冒出几个渡劫期的强者来……

    什么时候渡劫期的强者也变得这么‘pi fā’着出现了?

    凌虚子三人简直有点儿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的不真实。

    不过,三人的脑子倒是还清醒得很,知道现在这事情必须得要马上解除‘误会’,否则继续这么打下去,他们几个真的很有可能直接就被玩死在这里了。

    于是乎,凌虚子继续用更大的声音,更激动的语气叫道:“衍月宗的诸位朋友,我们这次前来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就只是想要沟通了解清楚情况,避免以后再发生类似的摩擦冲突而已。”

    “刚才确实是我师弟行事冲动莽撞,我在这里代他向诸位赔罪,或许诸位有什么要求条件也可以尽管提出来,只要是我三清宫能够办到的,我们师兄弟几人绝不推辞,还请诸位能够宽宏大量,不与我师弟计较。”

    凌虚子的这番话显然要比之前的还要更加的服软,甚至已经隐隐带着那么几分‘割肉求饶’的意思。

    元一子也同样毫不犹豫的连忙附和着,道:“是啊,诸位衍月宗的朋友,刚才我师弟的举动真的只是一时冲动啊,恳请诸位能够既往不咎。我们三清宫真的无意与衍月宗作对啊。”

    在凌虚子和元一子话音落下之后,就连玄真子都忍不住直接开口服软。

    他也很清楚眼下的形势,假如衍月宗当真铁了心要直接将他们师兄弟三人给杀了,甚至是灭了三清宫,这都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即使他心里觉得这么开口服软求饶挺丢脸,也非常的窝囊憋屈,但是他也不得不开这个口,希望能够把这件事给圆过去,让他们得以安然脱身,不至于遭来杀身之祸,甚至给三清宫惹来灭顶之灾!

    “几位姑娘,刚才确实是我行事冲动鲁莽,以至于冲撞了你们几位,但我那确实只是一时冲动而已,我在这里诚挚的向你们道歉赔罪。我对你们几位,对衍月宗真的没有什么恶意,诸位想要怎么惩戒我,我都愿意接受,还请诸位能够放过我两位师兄,如何?”

    玄真子的姿态同样放得足够低,但是没办法,这个时候了要是还不放低姿态,要是万一宁月璟她们真的因为心中恼火,直接让姜黎等人痛下shā shou,把他们师兄弟三人全都给杀了一了百了呢?

    不论是玄真子,还是凌虚子、元一子都根本不敢去赌这一点。

    之前他们之所以敢来试探主要还是以为衍月宗内就只有尹修一个人是渡劫期修为能够对他们构成威胁。

    但是,现在衍月宗内的力量显然足以对他们形成彻彻底底的碾压,甚至他们都不知道眼前的这些是否就是衍月宗的全部顶尖力量。

    而事实上,他们的顾虑一点儿也没错,不说尹修自己与他的巫神分身,单单是半巫秘境内,只需要姜黎他们当中的任意一个跑回去搬救兵,立马就能够请来半巫一族的大巫祭姜无涯和巫王姜堰这两位同样在渡劫期以上实力的强人。

    尤其是大巫祭姜无涯,那更是达到了大乘期层次的强者,他一人就足以将凌虚子师兄弟三人全部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