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卑颜屈膝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凌虚子师兄弟三人相继服软告饶的话,郁长生不禁微蹙了蹙眉,继而看向身旁的宁月璟,问道:“小璟,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几个人?要是你准备下狠手的话,那师伯就一并过去帮姜黎他们,也好尽快解决。”

    在修真界中一言不合就开干shā rén实在再平常不过,郁长生自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

    倒是宁月璟闻言,想了想后,又抬头看了看纪雪晴和江闪闪,见她们俩都是一副让她做主的样子,于是开口说道:“大师伯,这倒不用,只是一点小冲突而已,不至于到真要他们小命的地步。”

    微顿了一下,宁月璟又道:“何况,当初那些妖兽大举进犯华夏的时候,他们毕竟也是出过力,守护过华夏的,看在这一点的份上,给他们一些教训也就是了。”

    “纪姐姐,闪闪姐姐,你们觉的呢?”

    说罢,宁月璟又看向纪雪晴和江闪闪两人。

    纪雪晴闻言,不由开口应道:“小璟说得不错,他们毕竟曾经守护过华夏,这一次就姑且放他们一马,让他们长点记性就是了。如果再有下次,到时候咱们也就无需再跟他们客气什么。”

    江闪闪也点着头道:“是啊,虽然刚才那个家伙想要抓住我们,确实是有些可恨,可若是真要动手杀了他们,为除后患,怕是也得去昆仑仙境中将三清宫上下一并剿灭才行。”

    “这杀孽未免太大了些,而如果杀了他们三个,却不把三清宫连根拔除,日后难保什么时候三清宫不会在背后对咱们衍月宗使绊子……”

    听了江闪闪的话,郁长生也轻应道:“这倒也是。一旦真的结下死仇,若是不斩草除根,只会遗祸无穷。”

    “而因为这么点事情就要杀尽一门上下数千人,也确实有些过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出手了,就让姜黎他们给这几人一些颜色瞧瞧便是。”

    郁长生在开口询问宁月璟之前特意用法力阻隔了他们周围,是以,即便凌虚子三人都有着渡劫期修为,但也根本就听不见刚才郁长生和宁月璟几人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不过,猜也知道郁长生和宁月璟几人所说的事情肯定是与他们有关。

    是以,不论是凌虚子也好,还是元一子、玄真子也罢,全都充满紧张、忐忑的注意着郁长生和宁月璟等人这边的情况。

    他们现在确实是有些怕了,害怕宁月璟当真一发狠,直接把他们几个人给杀了,然后再杀入昆仑仙境内,将整个三清宫上下满门屠尽!

    或者是,把三清宫给变成另一个衍月宗,就好像当初的三仙教一样。

    毕竟,有三仙教这么一个前车之鉴在,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看到郁长生和宁月璟、纪雪晴、江闪闪几人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停了下来,凌虚子师兄弟三人的一颗心始终都是提在半空,惴惴不安。

    同时,他们还得面对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毫不留情的猛攻,头顶的防御法器都被打得不停地‘嗡嗡’颤鸣,震动不已。

    尤其是元一子和玄真子两人,他们都各自面对着两位半巫天侯的围攻,周身的防御宝光好几次都差点被攻破崩溃。

    元一子和玄真子可谓是把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拼命的催动防御法器,这才勉强的抵挡住,硬撑了过来。

    然而,他们都很清楚,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恐怕用不了几分钟,他们两人必然会被攻破防御,到时……他们可就真的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凭姜黎等人宰割了。

    凌虚子三人不是没有想过要遁逃,可惜,一来是姜黎等人的猛攻让他们想要脱身并不容易,而且凌虚子三人也并不觉得自己的速度能够比实力明显强过他们许多的姜黎五人更快。

    二来,正所谓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

    他们师兄弟三人能逃,但是昆仑仙境,以及在昆仑仙境中的三清宫却逃不了。

    一旦他们逃跑,万一衍月宗将怒火宣泄在三清宫身上,那么他们就将是整个三清宫的罪人!

    甚至,就算他们现在能逃,但是地球就只有这么大一点,他们就算逃了一时,又能够逃得到哪里去?

    若是衍月宗铁了心要对付他们三个,凭衍月宗这么多的渡劫期层次高手,整个地球都将没有他们师兄弟三人的容身之处。

    所以,他们三人现在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想办法让宁月璟谅解,把这件事给圆过去。

    看到郁长生和宁月璟、纪雪晴、江闪闪几人不再说话,凌虚子和元一子、玄真子师兄弟三人一边应对着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的猛攻,一边继续凄惶的高喊求饶。

    眼下的形势逼得他们不得不彻底的放下身为三清宫尊主的尊严和高傲,只能像个市井混混一样的不断求饶,以期望能够打动宁月璟等人,放过他们这一马。

    也得亏现场没有三清宫的弟子在场,否则的话,若是让他们看到三位尊主的这副模样,只怕内心会直接崩塌吧。

    恐怕任何一位三清宫的弟子都不敢想象,他们心目中威严、高大、伟岸的三位尊主竟然会如此的卑颜屈膝的向人服软求饶,这简直足以击碎他们一直以来的三观!

    然而,凌虚子三人如今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究竟是要面子还是要命?

    更何况,还事涉整个三清宫上下的安危和存续。

    相比起来,面子又还算得了什么?

    只不过,心里后悔跑来衍月宗兴师问罪,制造冲突那是必然的。但这世上却没有后悔药可吃,所以凌虚子也只能在心里含泪后悔了……

    在凌虚子师兄弟三人内心无比忐忑、紧张,甚至提心吊胆的时候,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三人却是开始看着他们与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的战斗品头论足起来。

    “雪晴,姜黎他们可真厉害啊。刚才大哥都说了,三清宫的那三个尊主全都有着渡劫期的修为,没想到却是被姜黎他们给压着打,简直是完虐啊!”

    江闪闪开口说道。

    纪雪晴闻言,轻点着头,道:“以前尹修不是说过吗,姜黎他们几个人全部都有着渡劫期层次的实力,何况半巫一族一旦激发半巫血脉的天赋异能后,实力还会暴涨一大截,那几个三清宫的尊主不是对手也不足为奇。”

    “我看这次之后,他们就该长记性了。明明是他们三清宫的弟子动手在先,居然还有脸跑到咱们衍月宗来兴师问罪,还想见我师父,简直是不知所谓……”

    宁月璟撇了撇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