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并非仙道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凌虚子开口之后,元一子和玄真子也都赶忙相继开口。

    玄真子更是连忙赔罪道歉,“之前都是贫道冲动鲁莽,以至于冲撞了几位姑娘,几位姑娘能够大人大量,贫道感激不尽,同时也为自己之前的一时冲动懊悔歉疚。“

    听到凌虚子和玄真子几人一个劲的给自己等人戴高帽,宁月璟不由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们也少用那些套话给我们戴什么高帽,我实话跟你们说,我们衍月宗,不会干那些以势欺人那么没品的事,但是同样的,我们衍月宗也不会任人挑衅欺凌而不做任何回击应对。”

    “不论是十年前那一次我出手废了你们三清宫那几名弟子的修为,还是几天前我衍月宗下属修真学院的学生打伤你们三清宫弟子的事,你们最好都去了解清楚。”

    “这一次,我们是念及着你们三清宫当年在华夏遭劫,被百万妖魔入侵时毕竟是出过力,守护过华夏,所以才会对你们网开一面,不想与你们过多计较。”

    “但是,如果再有下一次,你们若是再敢不弄清楚是非缘由就敢来我衍月宗闹事,甚至是对我们衍月宗的任何人有什么不利举动的话,哼,我们衍月宗也不介意到你们的昆仑仙境中去走一遭!”

    最后一句话,宁月璟言辞中的震慑和威吓之意可以说是溢于言表。

    凌虚子三人听了后,连忙应着,心里也多少有点儿忌惮。

    “是,是,姑娘的话我们一定会谨记,绝不会再有下次。”

    闻言,宁月璟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纪雪晴、江闪闪,以及郁长生,见他们都微微点头,没什么其他意见要说,于是宁月璟又对凌虚子等人提醒道:“你们最好记住这一次的教训,如果你们真敢再有下一次,那么我绝对不会再让我衍月宗的几位供奉停手!”

    “行了,给你们五息的时间,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听到宁月璟的话,凌虚子和元一子、玄真子三人都是彻底的如释重负,师兄弟三人连忙对着宁月璟作了个揖,紧接着,相互看了眼,立刻头也不回的迅速御剑离开。

    他们的背影甚至显得有些仓皇而逃的模样……

    看着凌虚子三人的身影眨眼间消失在远处,宁月璟不由转而对郁长生、纪雪晴以及江闪闪道:“大师伯,纪姐姐,闪闪姐姐,咱们也回去吧。”

    “嗯。既然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那我也回去继续炼器了……”郁长生应道。

    纪雪晴和江闪闪都连忙对他微微欠了欠身,道:“这次还麻烦大哥你亲自抽身过来。”

    郁长生微笑着摆了摆手,道:“两位弟妹不必客气,这是我应当做的。更何况,有姜黎他们在,我在不在倒也没什么影响。”

    “行了,那我先回去了。”

    宁月璟、纪雪晴和江闪闪都纷纷应道:“好的。”

    待郁长生先一步迅速赶回去之后,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三人也带着姜黎等五位半巫天侯返回了蓬莱阁。

    ……

    另一边,刚刚脱身的凌虚子和元一子、玄真子三人见到后边,姜黎等人确实没有追来,不由得纷纷长吁了口气。

    元一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又看了看身旁的凌虚子和玄真子,继而叹息道:“没想到这衍月宗内竟是如此的藏龙卧虎,除了那衍月宗主之外,居然还有这么多实力达到了渡劫期层次的强者!”

    “是啊,这衍月宗,远比我们之前所想象的要深不可测得多。甚至我怀疑衍月宗内可能还有渡劫期的强者没有露面……”

    凌虚子满是后怕的应和道。

    玄真子道:“看来是咱们之前失算了,原以为衍月宗内也就只有那位衍月宗主实力比较厉害,谁想到这居然突然一下子就冒出了这么多渡劫期的强者来。什么时候这世间连渡劫期的人物都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凌虚子摇摇头,道:“我觉得那几个出手围攻我们的倒不太像是我等‘仙门’中人,他们身上的气息以及力量性质都古怪得紧,跟仙道完全迥异。”

    “是啊,我也觉得他们不像是修行仙道之人,尤其是他们的肉身居然还能直接膨胀到近乎两丈的地步,并且身躯膨胀之后,连实力都暴涨了一大截。这委实有些匪夷所思……”元一子沉着的应道。

    玄真子想了想说道:“假如他们当真并非修行仙道之人,那么他们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三仙岛内显然不可能,世俗本土世界同样不可能,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秘境?!”

    凌虚子和元一子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难道说那几个人都是从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境中出来的?只是,如此的话,那些人为何会听从衍月宗的命令行事呢?他们好歹也是渡劫期的人物,怎会甘愿屈居于人下?”

    元一子十分疑惑。

    凌虚子稍稍沉吟后,说道:“或许,那位衍月宗主的实力当真是强到了将他们都给折服,甘愿听令于衍月宗差遣的地步?”

    “唔,这个可能性倒是不小。”

    元一子沉声道,“只是如此的话,那位衍月宗主的实力又得多么的可怕才能够收服那些古怪的强者?”

    凌虚子也不禁深吸了口气。

    这时,玄真子又道:“两位师兄,如果那些人当真是出自一个咱们所并不知晓的秘境,那么那个秘境又在何处?”

    “还有,那些人假如真的并非修行仙道之人,那么他们所修行的又是什么道统?”

    “是啊,他们不修仙道,那么修的又是什么道统呢?刚才与他们交手时,感受到的力量性质,以及他们身上的那种气息也完全跟典籍所记载中的那些蛮夷异族的道统完全不同。反而是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远古、蛮荒、狂野的气息……”

    凌虚子微微叹息道,随即又是一阵沉思。

    他口中所提到的所谓蛮夷异族其实指的就是当初的那些西方‘天国诸神’一脉。

    “凌虚师兄,我觉得那些人恐怕是源自于十分古老的族群或者道统,他们身上的气息完全都还保留着那种原始、蛮荒的感觉。”

    元一子道。

    凌虚子沉着的点了点头,依旧继续在沉思着。过了片刻之后,他忽然眼睛一亮,似乎猛然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