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惊觉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元一子显然注意到了凌虚子眼神的变化,不由得开口问道:“凌虚师兄,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闻言,玄真子也略带着几分好奇的转头朝凌虚子望去。

    凌虚子稍稍沉吟了一下,沉声道:“元一师弟,玄真师弟,你们俩还记不记得有几册关于远古时代逸事记载的典籍中曾记录过在远古时代,蛮荒大地广袤无边,万族林立,除了远古众仙之外,还有几大远古蛮荒最强势的族群都能够与远古众仙分庭抗礼,毫不落下风。”

    “这其中除了我们所熟知的真龙一族以及鸾凤一族之外,还有一名为巫神族的强大族群存在。那巫神一族的强横比起真龙族与鸾凤族都犹有过之,就连远古众仙都得避让三分”

    听凌虚子说到这,元一子显然也想起了曾经看过的这方面的远古记载,不由得开口说道:“听凌虚师兄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确实有几本记载着远古逸事的典籍上有一些关于这个巫神族的记录。”

    “据典籍所记,这巫神一族乃是从太古时代便已存在的族群,似乎还跟太古时代的先天神灵有着某些密切的关系。据记载,他们能够徒手撕裂真龙,肉身之强,连真龙一族都要逊色几分。”

    “并且他们还可化身千万丈,呼气为风,咆哮化雷,双目如日月,身怀种种天赋异能,拥有无上的伟岸之力”

    三清宫内由上古时代就一直流传下来的那些典籍,他们师兄弟三人都有涉猎过,是以,凌虚子和元一子这么一说起,玄真子自然也同样回想起了这些记载。

    于是不禁开口说道:“凌虚师兄,难道,你的意思是衍月宗的那些怪人与那巫神一族有关?”

    凌虚子缓缓道:“两位师弟应该没有忘记衍月宗的那几个怪人突然间肉身膨胀,化身近两丈高的情况吧。”

    “嗯,当然。”

    玄真子和元一子都纷纷点头。

    凌虚子继续说道:“虽然这与典籍中所记载的那巫神一族化身千丈万丈高下可谓是天壤之别,但是却又是何其之相似?”

    “所以,我觉得虽然那几个人或许并籍所记载的巫神一族,但必然会与那巫神族有着一些关联。”

    元一子和玄真子都沉思起来。

    仔细的回想他们所看过的那些典籍中对巫神族的相关记载,然后与刚才围攻他们的姜黎等人的种种情况进行对比。

    半晌之后,元一子道:“虽然无法求证,但可能性确实不小。典籍中所记载的巫神一族性情大多粗犷豪放,凶悍无畏,狂野蛮横,而刚才那几个怪人身上的气息也同样与此有几分相似之处。”

    “是啊。”

    玄真子轻点着头,道:“恐怕不出意外的话,应当是某个与巫神族有关的秘境不知在何地开启了,然后还被那位衍月宗主发现,并让他不知怎么的收服了秘境中的那些与巫神族有关的怪人,让他们完全听令行事”

    “嗯!”

    凌虚子和元一子都纷纷沉着的点头。

    这时,凌虚子又忽然轻叹了口气,道:“现在咱们弄清楚这些,其实也没多大的意义。既然那些怪人完全听从衍月宗的命令行事,就咱们三清宫如今的这点实力和底蕴,别说衍月宗内还有没有其他渡劫期的人物存在,就单单只是那五个怪人就不是咱们如今能够抗衡的。”

    “是啊,唉”

    凌虚子轻叹了口气,道:“至少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咱们都不能再有任何挑衅衍月宗的举动,同样也要吩咐下面的弟子,绝对不能再与衍月宗的人起冲突。”

    “衍月宗根本不是现在的咱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嗯。”

    元一子和玄真子都沉着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玄真子多少有些心有不甘,道:“还真有些不甘心啊,原以为咱们师兄弟几个都顺利突破了渡劫期,就算未必能奈何得了那衍月宗主,可至少咱们三清宫怎么也该不怵他衍月宗了。”

    “谁想到”

    玄真子轻轻一叹。

    元一子无奈道:“那衍月宗主本就来历神秘,据我们所查知的情况,他似乎是世俗本土出生的人士,在世俗中甚至都还有后人存在。但是,他本人却显得无比的神秘。”

    “尤其是至今也弄不清楚他当年在这片天地还被古仙封印,灵气稀薄的时候究竟是如何修炼到如此境界的。我有些怀疑他当初是不是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某一座秘境当中,这才在秘境里修炼到了这样的境界。”

    这时,玄真子忽然道:“凌虚师兄,元一师兄,你们说有没有可能那位衍月宗主当初就是进入了那些怪人所在的秘境,这才得以修炼到如此地步的,然后那些怪人也是因为他当初在那秘境当中的一些缘故才会听命于他?”

    元一子闻言,眼睛一亮,正要开口,一旁的凌虚子却是一脸沉着的摇摇头,开口说道:“应当不是。那衍月宗主修的是仙道,如果他真的是进入那些怪人所在的秘境才修炼到如此境界的话,那么他所修炼的功法以及种种法术又从何而来?”

    “这”

    元一子和玄真子纷纷迟疑起来。

    不过,刚刚说完话的凌虚子却猛然呆住,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一般,继而喃喃道:“我怎么把这给忘了,是了,是了,这么十余年过去,倒是把他给忽略了。”

    “当初也是完全没有把他与那些存在联系到一起,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上去。毕竟,那些可都是远古秘辛,与我们离得太远太远,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联系,想当然的就有所忽略。这完全就是我们陷入了自己的思维盲区啊,现在这么一想,很多方面也就都能够勉强解释得通了”

    凌虚子这么突然的一阵失神呢喃让一侧的元一子和玄真子一阵惊愕莫名,有点儿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稍稍迟疑后,元一子忍不住开口打断了凌虚子神叨叨的呢喃自语,“凌虚师兄,你怎么了?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意思,我们忽略了什么东西?”

    “是啊,凌虚师兄,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玄真子也忍不住开口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