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昆仑先师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凌虚子深吸了一口气,左右望了望身侧的元一子和玄真子二人,沉声道:“两位师弟,你们可曾还记得那一位可化身百丈,实力强横无匹,面容与那位衍月宗主有着九成相似,疑似是那位衍月宗主身外化身的巨人?”

    “当初侵入华夏境内的那数百万妖魔可都是被那位百丈巨人所灭杀,而世俗中的那些凡人也都基本笃定那位巨人就是那位衍月宗主的化身……”

    听凌虚子猛然间提起这一件事,元一子和玄真子都瞬间醒悟过来。

    “凌虚师兄,你的意思是……那尊百丈巨人很有可能就是远古秘闻中的那巫神一族?”元一子惊声道。

    “假如那尊百丈巨人当真是巫神一族,并且他也确实就是那位衍月宗主的身外化身,那么……这就可以从某些层面上解释得通之前那几个很可能与巫神族有所关联的‘怪人’为何会甘愿听令于衍月宗了……”

    玄真子道。

    凌虚子沉着的点着头,说道:“的确。假如那几个‘怪人’确实是与巫神族有着某些关联,那么他们会听令于‘巫神族人’也就可以说得通。”

    微顿了顿,凌虚子又道:“此事还是我们自己一直疏忽了,当年在看到那位百丈巨人的那些相关影像资料时我们就应该想到他或许是远古典籍记载中所提及过的那巫神一族。”

    “只可惜,我们当初并没有往这方面去联想。甚至之前还信心膨胀的以为咱们师兄弟三人相继突破到渡劫期之后,就能够与那位衍月宗主一较高下,至不济也能够自保,无需再畏惧对方什么。”

    “现在想来,我们之前的想法是何其之可笑,何其的坐井观天啊!”

    凌虚子一阵感叹自嘲。

    元一子和玄真子闻言,也都纷纷默然。他们此刻感觉脸上一阵发烫,有些为自己之前的膨胀和盲目自大而感到羞愧。

    不过,他们几人的修为在突破到渡劫期后,的确是有些膨胀了。

    以至于很多时候低估了尹修的实力,或者说是高估了他们自己,甚至觉得即便那百丈巨人当真是尹修的身外化身,他们师兄弟三人也足以应付。

    他们想当然的以为只需一人拖住尹修的本体或者身外化身,剩下的另外两人合力就足以解决掉另一个,届时再三人合力,把被拖住的那个也解决掉,自然顺理成章。

    即便他们自知在修为上会稍逊几分,但想着毕竟是三对二,再差的情况要自保也是没问题的。

    若不是凌虚子谨慎,他们直接到衍月宗就撕破脸的话,那等待他们以及三清宫的必然就是灭亡的下场!

    “凌虚师兄,之前的确是我们自己过于膨胀自大了,如果那尊疑似衍月宗主身外化身的百丈巨人当真是远古秘闻中所提及的巫神族的话,按照典籍中对巫神族的记载,那么,他的实力将会十分的可怕强横。”

    元一子深吸了口气,缓缓地说道。

    凌虚子沉声道:“不错。按照典籍中对巫神族的描述,那巫神族比起同等境界的真龙一族都还要更加蛮横狂猛几分,连同等层次的真龙都要被其压制,更不用说寻常的修仙之人。”

    “看来,咱们对于这衍月宗日后就只能避之三舍。只可叹如此情况,咱们想要从那衍月宗主手中夺回我昆仑至宝番天印怕是遥遥无期,甚至……甚至根本就没有可能了。”

    玄真子叹息道,语气中透着几分淡淡的不甘。

    提及到番天印,凌虚子和元一子又是一阵默然。他们又何尝甘心?可是,形势比人强啊,番天印固然重要,但是,三清宫的传承和道统显然更加重要!

    过了好半晌,凌虚子才长叹道:“此事……恐怕在咱们这一代是有心无力了。或许,唯一的希望,大概也就是将来咱们师兄弟能够顺利飞升的话,到了仙界,有幸找到我昆仑一脉的先师,让诸位先师亲自出手,从那衍月宗主的手中夺回番天印。”

    “以那位衍月宗主所展现出来的卓绝之姿,不出意外的话,他日后飞升仙界应当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听了凌虚子的这番话,元一子不由沉着的点头应道:“不错,咱们想要夺回番天印的唯一办法,的确也就只有待日后咱们与那衍月宗主都飞升仙界之后,去找寻我昆仑一脉的先师们,让他们出手才有希望能够夺回番天印。”

    “当年诸位先师之所以将那番天印留在这人间本是为了镇压恶龙,如今番天印落入了那衍月宗主之手,待他日衍月宗主飞升之时,必然会带着番天印去往仙界,不可能会留在人间。”

    玄真子道。

    “如果他届时将番天印留下,那反倒是给了我们机会。衍月宗不可能会一直都那么强势,盛极必衰,此乃天地至理,待到其衰弱之时,自然就是我三清宫夺回番天印的机会。只可惜,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元一子轻叹道。

    这时,凌虚子缓缓道:“这些事情咱们如今只能按下心里。此番回去之后便立即严格约束下面的弟子切记不可再与衍月宗的人发生任何的冲突和摩擦,务必要退避三舍!”

    “除此之外,咱们还是得想办法看看能否弄清楚之前向我们出手的那几个‘怪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的秘境出来的。我怀疑衍月宗主的那尊‘巫神族’化身极有可能是他身入那座秘境之中,或者是在与那座秘境相关的地方所得到的。”

    元一子微点着头,道:“不错,这些确实是很有必要查探个究竟。正所谓知己知彼方才能够百战而不殆,即便咱们三清宫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恐怕都无法与衍月宗争锋,但是,这些事情也必须得要心中有底才行。”

    “此事查探的时候必须得要以小心谨慎为先,万万不可让对方察觉到什么。只能是慢慢地去查,而不能大张旗鼓的行动。”

    凌虚子道。

    玄真子忽然道:“两位师兄,其实我倒是觉得有一个地方很可疑……”

    闻言,凌虚子和元一子相继瞥了他一眼。

    凌虚子开口道:“玄真师弟你是说衍月宗的那座‘泰山分宗’?”

    “是的。虽然咱们当初曾多次前往泰山查探,却始终没有查出什么来,但是那衍月宗突然霸占了泰山,建立分宗,结合以往泰山上所发生过的种种异象,无不表明那里绝对非同寻常。”

    玄真子道。

    “的确如此。但是,眼下泰山已被衍月宗所占,还设立了分宗,布下了守护大阵阻隔,咱们如今就算是再想要去查,也无计可施了……”

    元一子叹息道。

    凌虚子师兄弟三人是一路商议着回到昆仑仙境。衍月宗的绝对强势,让他们感到分外的无力和无奈。

    在上古时代,三清宫一直都是天下仙门之首,凌虚子师兄弟三人自然不愿这个荣耀在他们这一代被人取而代之。

    然而,现实的情况却让他们无可奈何,有心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