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兵术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整整一天一夜!

    金华宗的那些太上长老和长老们根本没敢动弹一下,一个个虽然心中都是满腔的怒火和屈辱感,但却始终跪在地上,不敢起身,更加不敢对周围那些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的强势围观团成员们有什么举动。

    只能忍受着那些人的围观议论,乃至是各种鄙夷嘲讽。煎熬般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们从未像此刻这般觉得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而难熬。

    好在,再如何的煎熬,时间终究还是渐渐地走过了一天一夜

    不过,显然是为防万一,成智上人等特意多跪了一个多小时才敢真正的起身离开,返回金华洞天去。

    只不过在他们离开时,一个个的脸上已是阴沉得仿佛浓云密布,冷得可怕!

    尹修一直用灵识注意着他们,见他们并没有耍什么花枪,老老实实的跪足了一天一夜,于是也就没有再为难他们。

    这件事情算是就这么的过去了。

    当然,金华宗不可避免的成了人们很长一段时间里茶余饭后的谈资,或者说是笑柄。

    而金华宗的名声也基本是直接臭了。

    好在,金华宗在经过了这一次教训之后,倒是十分的安分守己。

    金华宗不闹什么幺蛾子,尹修自然也懒得去理会他们,安安稳稳的过自己日子,每日里除了修炼之外,就是陪着宁月璟、纪雪晴、江闪闪,以及绿萝、小蛮它们。

    也会亲自教导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她们修炼。

    前些时候宁月璟就有特意问过尹修,让他能不能把前术传授给绿萝。

    绿萝虽然是山精,但却也是人形,同样可以修行前术。

    对于宁月璟的提议,尹修自然没有拒绝,眼下绿萝已经练成前术一境,修炼速度大增,这也让宁月璟颇为欣慰。

    时间渐渐地流逝。

    月升日落,春去秋来。转眼间,又是数年光景过去。

    这一日清晨,尹修静静地盘膝坐着,双手于胸前结成一个略有些古怪的术印,双眸微闭,气息沉稳而悠长,浑身弥漫着一股玄而又玄的神秘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

    尹修突然间双眸猛然大睁,紧接着,口中蓦然低喝一声:“兵!”

    唰!

    尹修身前结印的双手立刻变幻了一道印决。

    几乎瞬间,一股莫名的力量猛然从冥冥之中降临下来,使得尹修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许多。

    那一股力量在尹修周围徘徊了片刻,而后又渐渐地散去了

    感受着那股消散的力量,尹修不由得轻呼了口气,身前结印的双手放了下来,眼眸之中隐约的闪着一缕精芒。

    旋即,只见他淡淡的呢喃自语道:“总算是炼成了!”

    “兵字秘术!主攻杀,此术一出,可使一切兵刃、法器威能剧增。一件法器若是有兵术加持,即便只是一境兵术,也可使其威力达到原本的两倍的地步。”

    “二境兵术的效果则可达到四倍,三境是八倍!”

    说着,尹修眼中的那抹精芒愈发的浓烈。

    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他已经逐渐的将前术给修炼到了三境的地步,如今,终于将这第五门九字真言秘术也炼成。

    尤其是这门兵术居然是针对兵刃、法器威能增幅的,这对于尹修的战力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斗术提升的是自身法力的强度,而兵术提升的则是法器的威能。

    二者虽然区别甚大,不过却都属于直接提升战力的秘术。

    眼下尹修将兵术也炼成一境,一旦他施展出三境斗术,并将一境的兵术加持到自己的法器上,那么他的实力将暴涨到何等地步,简直是不敢想象!

    若是日后他将兵术也修炼到三境,估计那只能用惊世骇俗才足以形容了!那些原本与尹修该属于同级别的存在,恐怕将会被他彻彻底底毫无悬念的碾压。

    就好像一辆坦克从小跑车身上轻轻松松的轧过去一样。

    “也不知道这兵术能否加持到番天印上”这时,尹修忽然心中一动,不禁暗想道。

    番天印不同于寻常的修真法器,这是远古众仙时代所留下的重宝,本身威能就无法估量,以尹修现如今的修为根本远远不到发挥出它极致威能的地步。

    是以,尹修对于兵术能否提升番天印的威能,多多少少有些疑虑。

    毕竟,现如今番天印在他手中是他的修为限制了番天印的威能,无法发挥出更多来,而不是番天印的威能就只有那样。

    “还是去试试再说吧!”

    尹修暗道了一声,当即立刻起身,冲了出去。

    唰!

    尹修的身影一闪,顷刻间出现在了蓬莱仙岛的上空。而后,他的双手立刻结印,祭出了番天印来。

    紧接着又迅速的施展兵术,将刚刚才练成的一境兵术尝试着加持到番天印上

    哗

    随着尹修的法印打出,那一股冥冥中的莫名力量顿时再次降临,径直落在了番天印上。

    只见番天印忽然间嗡的一阵微颤,紧接着,表面忽然间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深邃微光。

    尹修看到这一幕,心头不由微微一喜。随后,连忙再次施展法决,催动番天印。

    轰!

    在尹修法决的催动之下,番天印蓦然间猛然涨大。

    然而,与此同时,番天印表面的那一层淡淡的深邃微光却是突然间被番天印中所激荡出来的力量所震碎,顷刻间如同微波粼粼般的消散无踪

    看到如此状况,尹修顿时愕然。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刚刚兵术明明已经顺利的加持到了番天印上,可是我催动番天印后,却被番天印的力量给震散了”

    尹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心中泛起了浓浓地疑惑和不解。

    按理说,既然兵术能够顺利加持到番天印上,那么就表明番天印应该是可以被兵术增幅威能的啊,可是怎么好端端的会被番天印本身的力量给震散了呢?

    一阵皱眉沉思后,尹修看了看前方空中那巨大的番天印,随即手一招,番天印立刻重新缩小飞回了他面前。

    又仔细的盯着番天印端详了片刻,尹修稍稍沉思了一会儿,忽然把番天印收回了体内,不过却又马上祭出了另一件法器天方卓古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