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天火灭灵符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修真集市内寻了一处落脚的客栈后,尹修一行很快又离开了客栈,带着宁月璟在这座修真集市上四处闲逛。

    第一次到修真者聚集的集市中,宁月璟显得对什么都挺好奇的,不停地四下张望,甚至对周围其他的那些修真者都不时用惊异的目光打量一番。

    跟在后边的姜黎和姜诃也差不了多少。

    来到修真界中半年多,尹修早已让宁月璟学会了这边的语言,平常相互交流时也是尽量让她说这边的话。

    “师父,这修真集市上卖的东西可真多啊,很多我都根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宁月璟看着周围那些摆摊贩卖的各种物品,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尹修笑笑,说道:“其实大多数都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比如说那边那块五色斑斓的石头,那是一种高级炼材,名叫‘五色天彩石’。还有那边贩卖灵宠的,笼子里那只雪白的鸟儿是一种名为‘雪雉鸟’的灵鸟,虽然不说很常见,但也没什么珍贵的……”

    在尹修说完后,杭伯谦也微笑着说道:“这些在这里摆摊贩卖的大多数还是些比较平常的东西,少有特别珍贵稀有的宝物。”

    “真正珍贵稀有的宝物通常都是会拿到拍卖行去进行拍卖,那样价格比这么摆地摊贩卖会高得多。”

    闻言,宁月璟不禁惊讶道:“难道这座修真集市上还有拍卖行?”

    “当然!”

    杭伯谦点头道,“事实上,基本每一座修真集市或者是修真者聚集的城市当中都会有拍卖行存在。”

    “毕竟,你想想也就明白了,有大量修真者聚集的地方自然就会有拍卖的需求。”

    “呃,这倒是……”宁月璟轻点点头。

    旋即又道:“师父,师伯,要不我们去这里的拍卖行看看吧?兴许能碰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呢!”

    “呵呵,也好。你想去见识一下,那咱们就一起去看看吧。”尹修微笑着应道。

    当下尹修找人询问了一下拍卖行的位置,接着几人便一齐朝着拍卖行那边走去。

    毕竟这是修真集市,不便直接用灵识去查探拍卖行在什么地方,免得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只能是找人询问一下。

    不一会儿,几人来到了拍卖行前。

    这座修真集市的拍卖行就直接设在露天的场所,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圆台,此刻正有一名穿着深蓝色长袍的拍卖师在上面进行拍卖。

    而在周围则是一圈用巨石修建的梯状座位,现场聚集的修真者有不下千余之众。

    这座拍卖行并没有什么出入的要求,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入里面。不过,能够在这种修真集市中开拍卖行的,背后基本都有厉害的人物坐镇。

    一般情况下倒也不担心会有人胆敢捣乱或者抢夺拍卖的宝物。

    何况,拍卖会场中央的那座圆台周围的地上刻满了繁复的阵纹,一看就知道这是防备着有人抢夺宝物特意设置的。

    “小璟,我们就在这边坐着吧。”

    尹修带着宁月璟找了个相对宽松些的地方,很随意的在石台座位上盘膝坐了下来。

    宁月璟应了一声,也跟着盘坐在尹修身边。

    另一侧则是杭伯谦,以及一左一右的姜黎与姜诃两位半巫天侯。

    “好!恭喜这位道友以二十六万上品灵石的价格拍下这件上品灵器‘天羽飞梭’!下面请这位道友上前来进行交割……”

    圆台上的拍卖师高声宣布道。

    随即他将手中的那枚犹如飞羽般的法器递给了一旁的两名侍者,让她们在一侧跟拍得这件法器的修真者进行现场交割。

    过了片刻,待那名修真者上前交割了那件法器后,圆台上的拍卖师手中又出现了一件物品,开口道:“下面要进行拍卖的是一枚由合体期高手所炼制的灵符。”

    “此符名为‘天火灭灵符’,其威力足以与合体中期的高手全力一击相媲美,起拍价格为十万上品灵石!”

    拍卖师说话间,将手中的灵符控制着悬在了半空中,方便让周围的那些修真者可以看清楚。

    而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现场对这枚‘天火灭灵符’感兴趣的修真者不在少数。

    毕竟威力足可与合体中期修真者全力一击媲美的灵符对于那些修为不高的修真者而言可是难得的宝物,也是许多时刻可以用来保命的东西。

    于是乎,现场立马响起了许多修真者竞价的声音。

    “我出十万五千上品灵石!”

    “十万八千上品灵石!”

    “十一万上品灵石!”

    “十二万……”

    ……

    现场的声音虽然显得有些杂乱,不过对于修真者而言,这算不得什么。到底是谁发出的声音,只要对方没有刻意遮掩,都可以轻易的分辨得一清二楚。

    跟尹修坐在一侧角落里的宁月璟看着周围那些修真者的竞价,不禁饶有兴致的道:“看着好像挺有意思的。”

    “也不知道这枚相当于合体中期修真者全力一击的灵符最后能拍到什么样的价格……”

    尹修正待开口,杭伯谦已然笑着说道:“通常来说这种级别的灵符价格都是在十五万到二十万上品灵石之间。这是市场行情,在拍卖会上,假如有人相互较劲的话,也可能会拍出更高的价格来。”

    “好像刚才那件上品灵器也只是拍出了二十六万上品灵石吧,没想到这么一枚灵符居然也能差不多值一件上品灵器的价值。”

    宁月璟微微惊讶道。

    她对于修真界各种物品的价值情况了解甚少,是以不免有些诧异。

    杭伯谦解释道:“这其实不足为奇。首先刚才那件上品灵器只是一件梭类法器,并非是飞剑或者防御法器这种相对价值比较高的法器类型。”

    “其次,小璟你可能觉得区区一枚威力相当于合体中期修真者全力一击的灵符没什么稀罕的,但是对于很多修为在分神期,甚至是只有出窍期这种级别的修真者来说,这一枚灵符很多时候说是一张保命符也不为过。”

    “你试想一下,那些修为只有分神期,甚至是出窍期的人如果有这么一枚灵符傍身,假如遇到了实力更强的分神期,乃至是合体初期的强敌或者妖魔之类的,必要时刻他们是不是可以凭借这一枚灵符重创,乃至击杀对方?”

    “另外一点你大概没怎么意识到的就是那些出窍期或者分神期修真者平日里接触和打交道最多的基本上也都是实力与他们相近,或者强不出太多的修真者与妖魔。”

    “那些实力高出太多的,比如合体期,甚至是渡劫期的人物,他们基本是接触不到的。那个层次的修真者也大多不屑于跟这些修为低微的修真者打交道。所以,你现在该理解这枚灵符的价值所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