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二章针锋相对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那名老者看到尹修居然挑衅似的直接只加价了一万上品灵石,眼中顿时闪过两道寒芒,眼神变得格外的阴鸷,冷冷地盯着尹修。

    他身旁的另外几名男子也都不约而同的对尹修怒目而视,一副狠狠咬牙的模样。

    “好!很好!看来你们确实是铁了心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了!”那名面容阴翳的老者怒极反笑,脸上带着阴冷的笑容微眯着眼眸。

    听到老者的话,那名站着的男子仿佛得到了某种指示一般,非常突然的就对着尹修出手。

    只见一道寒光突然飞射而出,霎时犹如闪电般,破空而至!

    现场的许多修真者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甚至许多修为低微的人只察觉到眼前一道寒芒划过,压根就来不及看清楚那道寒芒究竟是什么。

    尹修见状,却是冷冷一笑,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而就坐在尹修跟宁月璟、杭伯谦三人一左一右两侧的姜黎与姜诃几乎同时站了起来,那粗犷、刚毅,彷如刀削般的面容上蓦然浮现出一抹狞色与煞气。

    不过,还未等他们二人出手,这时,一股强大的气势突然凭空出现,降临下来,直接就把那一道飞射到一半的寒芒给禁锢,定在了半空。

    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势瞬间让会场内的那千余名修真者纷纷感到呼吸一窒,一股沉重的压力倾轧下来,仿佛连空气都要被禁锢住一样。

    虽然这一股气势并没有针对他们,但是依旧让他们觉得十分难受,格外的压抑、沉闷,连体内的真元法力都受到影响,有些运转不畅。

    “好、好强的气势!这是”

    “难道是合体期,又或者是渡劫期的人物出手了?”

    “绝对是渡劫期的人物才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气势!我看十有是这拍卖行幕后坐镇之人出手了!”

    被气势震慑着的那些修真者忍不住纷纷低声窃窃私语起来。

    而此时,许多人也才终于看清楚被禁锢,定在半空的原来是一柄寒光闪闪的飞剑!

    在现场的众人纷纷对眼前这突然的接连变故而感到震惊之际,会场内也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几位道友,这里是我天心宗的拍卖会场,而不是诸位争斗厮杀的地方。”

    “另外,拍卖会场的规矩,任何拍品价高则得!几位却要在我天心宗的拍卖会场内对与你们竞拍的对手出手,这未免就有些太不把我天心宗放在眼里了吧?”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一道人影也突然间出现在会场中央的那座石台上。

    此人看上去也是一副中年的模样,剑眉入鬓,透着一股凌厉锋芒的气息,脸上微微带着几分不快之意的看着那几名幽蓝长袍的男子。

    在这名男子出现后,现场当即有人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叫道:“这是天心宗的太上长老剑玄真人?!”

    “没想到这座拍卖会场居然是由剑玄真人亲自在此坐镇。据说这剑玄真人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经突破到渡劫初期,只是因为当年受过一些伤,一直没有十分稳妥的把握渡过五行劫,所以这才压制着修为,始终没有尝试冲击渡劫中期!”

    “据说这位剑玄真人的天心剑诀早已是出神入化,威力非凡,论攻击力便是寻常渡劫中期修为的人物都未必敢说能够稳胜过他!”

    天心宗本就是这附近的一个势力不小的宗门,是以认识剑玄真人的修真者并不在少数。只不过很多人以前一直都并不知道剑玄真人亲自坐镇这里罢了。

    看到剑玄真人出手禁锢了自己发出的飞剑,那名男子不由得回头朝老者望去。

    另一边的尹修则在姜黎和姜诃询问的看向他时,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们暂时也不必有什么举动,看看接下来会怎么样再说。

    得到尹修的示意,姜黎与姜诃二人自然不会冒然出手,不过他们俩也没有重新坐下,而是犹如两尊门神一般的站在尹修的两侧。

    虽然他们都知道尹修的实力远比他们更强,不过尹修在他们心中乃是巫神的另一体,他们自然要忠诚的守卫在巫神的左右。

    剑玄真人的插手显然让那名蓝袍老者十分的不快。

    只见他冷哼了一声后,开口对剑玄真人道:“你就是剑玄真人?赫赫,真是好大的威风!”

    蓝袍老者冷声嘲讽了一句后,又道:“剑玄,本座也告诉你,你别不识好歹。这一次本座已经给足了你们天心宗面子,否则的话,本座根本就不会到你们这拍卖会场来竞拍这个帝玄王女。”

    “你要知道这个帝玄王女本来就是我们血灵宗的,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帝玄族老鬼拼死阻拦,又怎么可能被这个小东西给逃脱了出去,反倒是让其他人给捡了便宜,这才辗转送到了你们这座拍卖会场来。”

    “本座也不与你为难,识趣的话就把这个帝玄王女交给本座带走,本座可以给你们一千万上品灵石作为交易。如若不然,哼哼”

    蓝袍老者阴测测的轻哼了两声,威吓之意不言而喻。

    只不过那剑玄真人显然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恐吓住的人,何况这关乎天心宗的颜面,如果真的就这么答应了对方的交易,那么天心宗岂不是成了一个笑柄?

    这座拍卖行以后也不必再开下去了。

    当下,剑玄真人缓缓道:“血灵宗难怪。我还道是什么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阴冷的煞气。”

    “不过,拍卖行自有拍卖行的规矩,在这里,所有的拍品都是价高者得!你们血灵宗想要得到这个帝玄族王女也很简单,只需要你们出价比其他人更高就行了。”

    “如果你们出不到比其他人更高的价,那么恕我抱歉,这个帝玄族王女就不能让你们带走!”

    “如果本座今天一定要把她带走呢!”蓝袍老者寒声道,微眯的眼眸中渐渐地浮现出了两抹凶戾、阴冷的煞气。

    剑玄真人却是怡然不惧的直视着蓝袍老者,傲然道:“那就得问问我的这柄天殊剑答不答应了!”

    说罢,剑玄真人抬手一召,立刻,一柄灵韵盎然,清光萦绕的飞剑出现在他面前,悬空嗡、嗡的微微颤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