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四章大乘期半仙?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轰!

    尹修的法力巨掌猛地落下,一掌之下,拍得蓝袍老者所祭出的防御法器一阵剧烈的颤动。几乎是眨眼间,那防御光罩之上便出现了一道道犹如蛛网般的裂纹,差点直接崩溃!

    看到这一幕,那蓝袍老者顿时一阵惊骇欲绝,猛然的转头朝尹修望来,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与此同时,周围那些正在奔逃的修真者也同样注意到了这一幕,一个个如遭雷击般的愕然瞪大了眼睛望向尹修,感到一阵不可思议!

    谁也没想到刚刚跟那蓝袍老者针锋相对的尹修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连渡劫后期的蓝袍老者都无法抵挡住他的一道法力巨掌的攻击。

    如此情况,几乎将所有人都惊呆吓傻。

    也包括在圆台上的那位剑玄真人。刚刚在看到蓝袍老者催动飞剑再次朝他攻来,他心里已经暗自叫苦,甚至觉得自己今天恐怕就算不死也得被重创才有可能脱身了。

    却没想到,突然间就风云突变,局势一下子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和逆转。

    “这这怎么可能!那个血灵宗的人可是渡劫后期修为啊,居然连那人的一道法力巨掌的攻击都无法承受,他的实力得达到何等可怕的地步?”

    剑玄真人一阵骇然的望着尹修,满脸震惊。

    “好、好强啊!那人究竟是什么来历,是何等的修为?怎会连渡劫后期的人物都难以承受他的一记法力巨掌攻击?”

    “难道那位是大乘期的半仙人物?”

    “实在是可怕!难怪方才那个女修会那般有恃无恐的与那血灵宗的人叫板,丝毫不惧对方。”

    “是啊,原来人家是有所依仗啊!也难怪对方完全没把一两千万上品灵石放在眼里,对于大乘期的半仙而言,几千万的上品灵石又算得了什么?”

    现场的那些修真者顿时议论纷纷,无不感到惊骇不已。

    同时,很多原本要逃走的修真者也都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开始驻足观望。

    眼下突然间冒出了一位疑似大乘期的半仙来,他们自然也就不是太担心再被蓝袍老者与剑玄真人之间的战斗余威波及到。

    那蓝袍老者固然是渡劫后期的修为,对于他们而言,实力无比的强横,哪怕仅仅是举手抬足间所释放出的一点余波都足以让他们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但是,在大乘期的半仙人物面前,区区渡劫后期修为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只要那位大乘期半仙真正出手,那么蓝袍老者实力再强也绝无抵抗的余力!

    正是出于如此的心思,再加上大乘期的半仙人物对于绝大部分修真者而言,都是属于只听传闻,而不见其人的存在。

    是以许多修真者这才忍耐不住内心的好奇,想要留下来驻足围观一番,见识一下大乘期的半仙人物是何等的风采,是如何轻松的收拾那位不讲规矩的渡劫后期蓝袍老者!

    “你你究竟是何人!?”

    蓝袍老者眼睛死死地盯着尹修,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

    虽然他刚刚祭出的法器成功的抵挡住了尹修的法力巨掌,但是他自己心知肚明,那是尹修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使出全力,否则的话,就凭刚才那道法力巨掌的威力,若是尹修动真格,只怕他的法器根本就抵挡不住!

    蓝袍老者身旁的另外那几位血灵宗的男子也都纷纷惊恐万分的望着尹修,他们从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会一脚踢到了一块如此可怕的钢板上面,连渡劫后期修为的太上长老都完全抵挡不住对方的攻击。

    一想到自己刚才居然敢作死的祭出飞剑去攻击对方,那几名蓝袍男子就忍不住直冒冷汗,心胆俱颤。

    原以为这次有太上长老亲自出马,他们是有恃无恐的,却没想到啊,居然冒出了一位疑似大乘期的半仙人物来,连太上长老都完全无法抗衡。

    这一刻,很多人都忍不住心里暗暗地叫苦不迭起来,后悔不已。

    同样的,姜黎与姜诃两人仅凭一双肉掌就轻而易举的将他们的飞剑全部一把抓住,也同样让那几名蓝袍男子感到心悸不已。

    他们一个个都有着合体期的修为,可是如今他们所祭出的飞剑却被人如此轻松的就给抓住,可想而知对方的实力是何等的可怕。

    恐怕单单是那两个站在尹修和宁月璟等两侧的魁梧男子修为就不会比太上长老逊色多少。

    一想到如此人物居然像是护卫一样的站在尹修两侧,几名蓝袍男子心中顿时更加的惊慌和害怕了起来。

    能让实力极可能达到渡劫后期的人物做护卫的,那是何等可怕的来头?用脚趾头想也都知道这样的人物根本就不是随便能够招惹的。

    在蓝袍老者惊慌的询问尹修之际,站在圆台上,受伤不轻的剑玄真人在深吸了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惊意之后,连忙拱手对着尹修作揖,语气中透着几分恭敬的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闻言,尹修淡淡的瞥了剑玄真人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又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侧的蓝袍老者,眼神中微微透着一丝丝的冷芒。

    察觉到尹修眼神中的冷意与不善,蓝袍老者心下顿时更加慌了起来。

    这时,尹修开口道:“血灵宗是吗?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啊,想要杀了我们?哼,一群跳梁小丑,不自量力!”

    听到尹修隐含煞气与杀意的话,蓝袍老者顿时心中一慌,连忙叫道:“前辈,前辈,误会,这都是一场误会啊!还望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等的有眼不识泰山!”

    面对如此强势的尹修,纵然蓝袍老者有着渡劫后期的修为,却也立刻心慌意乱,连忙开口求饶起来。

    见状,他身旁的那几个手下也都纷纷连忙开口向尹修求饶起来。

    不过尹修显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既然对方敢出手,想要杀了自己等人,那么以牙还牙才是修真界的生存处事法则。

    在尹修正要开口之际,他身旁的宁月璟却是忽然一脸煞气的冷声道:“现在才知道求饶?哼,做梦呢!”

    说罢,宁月璟马上又对尹修道:“师父,我不想看到他们还活着了。”

    尹修闻言,不由抬手轻拍了拍宁月璟的肩膀,示意她自己心中有数。随即又对身侧的姜黎与姜诃吩咐道:“姜黎,姜诃,你们去把他们都给杀了吧,一个都不要留下!”

    “是!”

    姜黎与姜诃得令之后,当即对着血灵宗的那些人嘿嘿的狞笑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