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六章王月月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尹修几人说话间,已经解决掉那几名合体期修为蓝袍男子的姜诃也立即赶过去帮姜黎对付那名蓝袍老者。

    原本独自面对姜黎就已经非常的吃力,眼下又来一个实力与姜黎相差无几的姜诃,那蓝袍老者如何还能够抵挡得住?

    仅仅是过了片刻之后,蓝袍老者便被姜黎与姜诃二人联手击溃了他的防御,两柄巨斧几乎同时在他一脸惨然绝望的神情之下,狠狠地劈在了他的身上!

    随着斧芒玄光闪烁,蓝袍老者的身躯直接化作了三瓣,大片的血雨洒落,他体内的神魂则被两柄巨斧的斧芒一卷,在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中彻底烟消云散……

    随着蓝袍老者一死,整个拍卖会场内都是一片寂静,近乎针落可闻。

    所有人都呆呆的望着地上那一大片的血迹,还有那些血灵宗之人的尸体。谁也没想到才那么短短的片刻功夫,原本气势汹汹的几名血灵宗高手居然就全部被灭。

    甚至其中还有渡劫后期的人物存在!

    心惊过后,那些修真者不由得再次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已经迅速返回到尹修身侧矗立着的姜黎、姜诃二人,以及坐在中间的尹修身上。

    此时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惊叹、震撼与崇敬的神情。

    这时,尹修忽然抬手一挥。

    霎时间,无数的灵石顿时如同一道洪流般的从他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中飞出,飞向了拍卖会场中央的圆台两侧的空地上。

    几乎是眨眼间,圆台两侧就各自堆起了一座灵石小山,那些灵石还全部都是上品灵石!

    周围的那些修真者看到如此之多的上品灵石,许多人直接把眼睛都给瞪直了,一阵惊叹,差点连口水都要流下来。

    如此数量恐怖的上品灵石,现场绝大部分修真者是见都没见过。

    站在圆台上的剑玄真人看到尹修的这番举动后,微微一怔,很快也就明白了过来尹修的意思。

    正待他要开口之际,尹修已经先一步说道:“这是两千零二万枚上品灵石,正好是我刚才竞拍出的价,你可以确认一下。”

    “至于那个帝玄族的小姑娘,从现在开始,便是我的了。”

    说罢,尹修张手一招,一股法力顿时涌出,十分温和的将蜷缩在圆台上的那个帝玄族小女孩给托住,而后带了过来。

    剑玄真人在听到尹修的话后,心中暗道了一声果不其然。

    随后见尹修直接出手将那小女孩托住带过去,于是连忙说道:“前辈,这个帝玄族的帝玄月阴体虽然罕见,但其实也值不得两千万上品灵石这么多。”

    “何况,今次还仰赖前辈出手解围,诛杀了那几个血灵宗的妖人,如何还能再收前辈这么多的灵石?”

    “若是前辈不弃,这些灵石还望前辈收回去。至于那个帝玄族少女,权当做是我‘天心宗’送给前辈您的谢礼!”

    剑玄真人显然是想要趁此机会跟尹修拉近关系,连整整两千余万上品灵石都舍得放弃。

    不过,尹修却并不想承对方这个人情,两千万上品灵石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没必要因此欠下别人的人情。

    于是,尹修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必,既然是拍卖场,那么就如同你之前所说的,所有拍品价高者得。我出了什么价,自然也要以什么价拿下拍品。”

    “这些灵石是你们所应得的,不必如此。”

    在说话间,尹修的法力已经将那个帝玄族女孩给托到了面前。

    看着尹修,那个帝玄族女孩显然有些紧张、畏惧,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有些微微的发抖,一双小手更是紧紧地攥着。

    见状,宁月璟不由起身十分疼惜的开口道:“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害你的,更加不会像那些人一样,想要把你作为修行的鼎炉。”

    微顿了顿,宁月璟见那小姑娘仍然是十分的紧张局促,于是又说道:“我叫宁月璟,这是我师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从今以后你就做我的徒弟,跟随着我修行吧。怎么样?”

    听到宁月璟的这番话,那个小姑娘那双眼睛顿时一亮,脸上似乎浮现出了几分不敢置信的惊喜之色。

    不过随后,她又露出了几分将信将疑的表情来。

    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现在对人的戒心十分的强烈,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完全的信任他人。

    宁月璟见此,也不以为意,微笑着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跟师父说。”

    小姑娘稍稍迟疑了一下,眼睛盯着宁月璟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想要看清楚宁月璟所说的话到底是否真诚。

    过了片刻,她终于缓缓地轻点了一下头,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开口叫了一声:“师父!”

    “嗳!真乖!”

    听到小姑娘肯开口叫自己师父,宁月璟显得很欣喜,满是笑容的轻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

    随即,宁月璟又马上拉着她指着尹修道:“快叫师祖。还有这位是师伯祖!”

    “师祖好!师伯祖好!”

    小姑娘似乎一下子放开了许多,脆生生的对着尹修和杭伯谦分别喊了一声,倒确实是显得挺乖巧的。

    杭伯谦不禁笑了笑,道:“好,好。不错。”

    “四弟,看来你这个徒孙确实是很乖巧呢!”杭伯谦又转而对尹修笑着说道。

    尹修微微一笑,应道:“是挺乖巧的。跟小璟那时候有点儿像,只是没小璟那时候那么清冷。”

    说完,尹修见小姑娘大睁着那双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的在偷偷打量他,于是微笑着说道:“既然你师父决定要收你为徒,那么以后你就好好的跟着你师父修行。”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听到尹修的询问,小姑娘连忙脆生生的开口道:“我叫月月,王月月!”

    “月月?”

    尹修微愕,不禁抬头看向了宁月璟,继而微笑着说道:“小璟,看来你这个徒弟还真是与你有缘啊。她的名字里也有‘月’字,而且还是两个月呢。”

    杭伯谦也微笑道:“王月月,很不错的名字。跟小璟也确实是有缘,看来也是这小女娃命不该绝,让咱们来到了这里,方才也还是小璟提议要来这拍卖行看看的。”

    “是啊,若不是碰到小璟,这小姑娘被其他人买了去的话,只怕十有是得要被当做修行鼎炉……”

    尹修也微微感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