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七章悲惨遭遇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杭伯谦与尹修的话,宁月璟也是满心欢喜的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王月月,欣然道:“是呢,看起来月月确实是跟我很有缘。”

    宁月璟确实是对王月月颇为喜爱,大概是王月月让她想起了当年同样孤苦无依的自己吧。所以对王月月有一种强烈的怜惜,想要保护她,不让她经受自己当年所受过的那些苦。

    另一边,剑玄真人在听到尹修直接拒绝了他的好意后,内心不由暗暗一叹,果然,这等人物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拉近关系的。

    目光扫过两侧那两千余万上品灵石,剑玄真人却并没有多少的波澜。

    这些灵石固然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是相比于一位极有可能是大乘期半仙人物的好感、人情而言,却又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好了,咱们走吧。”

    尹修看了眼周遭那些纷纷在注视着他们的修真者,于是起身开口说道。

    眼下倒是已经不便再继续待在这儿了。

    “是,师父!”

    宁月璟应了声,忙拉着王月月,对她说道:“月月,咱们走!”

    当即尹修几人便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离开了拍卖会场……

    待尹修等人走后,拍卖会场内不由得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许多修真者都忍不住开始议论刚才所发生的那一切,议论着姜黎、姜诃,议论着尹修。

    “那位前辈应该真的是大乘期的半仙吧?刚才他施展出的那一道法力巨掌实在是可怕,连渡劫后期的人物祭出法器防御都被一掌击碎!”

    “可不是么,除了大乘期的半仙,还有什么人能够仅凭法力巨掌就击碎一位渡劫后期修为的强者祭出的防御法器?”

    “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够在这里有幸得见一位大乘期的半仙,实在是不虚此行啊!”

    “嘿嘿,那是咱们运气好,你也不想想现在躺在地上,甚至只剩下一滩血迹的那些倒霉鬼。”

    “呃,这倒是。也得亏了之前那位前辈出手,否则一旦让那个血灵宗的老者继续与剑玄真人争斗下去,只怕我们很多人都还要被他们的战斗余威所波及,命丧于此!”

    “是啊,那位前辈也算是救了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了……”

    对于拍卖会场内的这些议论纷纷,尹修无心去理会。带着宁月璟等人一起走出拍卖会场后,一行也没兴致再继续在这修真集市上闲逛。

    何况还有一个王月月需要好生的安抚一下。

    于是几人便直接回了之前的客栈。

    “师父,我先带月月回房间去,跟她好好的聊聊,安抚安抚她……”回到客栈后,宁月璟不由开口对尹修说道。

    尹修轻应了声,“嗯,去吧。有什么的话,就过来找师父。”

    “嗯,我知道的!”

    宁月璟应了声,拉着王月月便走向了自己的客房。

    进到房间内,宁月璟不由轻揉了揉王月月的头发,微笑着说道:“来,月月,跟师父过去坐着吧,不用再那么紧张或者担心什么,你放心,师父会好好的待你,绝不会像其他那些人那样伤害你的。”

    说话间,宁月璟拉着王月月便走向了床边。

    “月月,坐,放轻松点。”

    宁月璟看得出来王月月还是稍微有点儿紧张拘束,于是便继续温言安抚着她,尽量让她放下心中的戒备。

    “嗯。”

    王月月应了一声,双手攀着床沿,小腿儿微微一蹬,便跳到了床上坐着。

    这时,宁月璟又道:“月月,能跟师父说一下你的事情吗?你怎么会被那些人给抓到拍卖行去的,还有,之前那些血灵宗的人说,你是从他们的追捕下逃脱出来,然后被其他人给抓去拍卖行的?”

    听到宁月璟的询问,王月月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悲戚之色,小嘴一瘪,顿时呜呜的哭了出来。

    见状,宁月璟连忙心疼的抱住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月月别怕,有师父在这,还有你师祖也在,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够欺负你了,别怕,啊。”

    大约是感受到了宁月璟毫不作假的真诚,王月月在哭了一阵,宣泄后,不由得从宁月璟的怀中抬起了头来。

    稚嫩的小脸蛋上还挂着两串泪珠,抬手在小脸上抹了一把眼泪后,王月月这才噎声道:“我爹,我哥哥,还有很多的叔叔伯伯跟族人们都被那些坏人给杀害了,还有很多的姐姐跟姨姨都被抓了起来。”

    “阿公带着我和我娘逃了出来,可是后来却被他们给追上了。阿公为了让我跟我娘有机会可以逃走,于是就一个人挡住了那些来追我们的人。”

    “后来,后来我跟我娘被另外的几个人给抓了起来,我娘直接用秘法自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很久,我就到了这里……”

    王月月虽然说得不够详尽,但宁月璟听完后,还是可以想象到当时是怎样惨烈的情景。

    那些被抓走的帝玄族女子很显然都将会沦为他人的修行鼎炉,大约王月月的母亲是不想受辱,所以才趁机用秘法自尽。

    只是可怜了王月月还这么小的年纪就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惨剧的发生。

    从这方面说起来,王月月要比自己当年还要更加的凄惨。若不是她恰巧碰到了自己的话,只怕她的未来还将会更加无法想象的悲惨……

    想着这些,宁月璟不禁长叹了口气,望着王月月的眼神中满是怜惜之色。不由得再次轻搂住了她那小小的身躯,开口说道:“月月,以后你就好好的跟着师父修炼,这些过去的事情,就慢慢地让它过去吧。”

    王月月靠在宁月璟的怀里,大约是已经对宁月璟放下了心防,或许也有把心中的这些悲苦都说了出来,宣泄了出来的缘故,竟是很快就沉沉的睡去。

    大概她自从家中遭逢惊变后就一直在担惊受怕,没有像现在这么安稳的睡过了……

    另一边,尹修也用灵识在注意着宁月璟这边的情况,听了王月月说的经过后,他也不禁暗暗叹息了一声。

    这个小姑娘确实是挺悲惨的。

    不过,她能够遇到小璟,遇到自己一行人,也是她的xing yun。悲惨的一切终究会过去,她还有着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