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二十七章忌惮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三天之后,斗法盛会的决赛开始。

    晋级决赛的二十五人被分为了五个小组,每一个小组最终只有两个人能够晋级最终的十强赛。

    决赛的比斗方式则是小组内每个人都依次轮流进行比斗,最终战绩排名前二的人晋级。

    大概是因为永夜仙朝的那些高层都知道宁月璟的真实修为并没有达到合体期层次,是以她所在的小组仍然有另一位合体期修为的参赛者。

    而且对方是夺冠呼声极高的那位‘圣月剑阁’的弟子王雨欣,同样是一名女修。

    除此之外,宁月璟还在同组内看到了另一位有些熟悉的面孔,赫然是当日在贸易坊市所碰见的那些星海阁的人当中的一人。

    发现对方居然与自己同在一个分组后,宁月璟不由冷笑了一声。

    那名星海阁弟子在发现宁月璟后,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之色。宁月璟的实力他自然不会不知道。

    虽然他自认实力不俗,但是也明白跟已经达到合体期层次实力的宁月璟相比起来,他毫无胜算。

    再加上当日他也注意到了跟在尹修身后的宁月璟,清楚星海阁与尹修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怨,眼下两人居然在决赛分组内遭遇,想也知道到时候宁月璟肯定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星海阁的那名弟子甚至已经开始犹豫着等轮到他与宁月璟对决时,要不要直接就认输,总好过被宁月璟羞辱。

    “帝君,斗法盛会的决赛开始了……”

    皇都仙城上空的悬空宫殿内,一位大乘期半仙开口对永夜大帝姜凡离说道。

    姜凡离闻言,不由轻点点头,道:“那便将画面显化出来吧。”

    “是!”

    边上一人连忙应诺,当即便将比斗秘境内的画面显化在了宫殿内。

    姜凡离的目光扫过画面中那一个个比斗场地内的情形,很快就将注意落在了宁月璟的身上。

    宁月璟的第一个对手是小组内一位分神后期修为的男修。

    因此,比斗一开始,宁月璟就毫不犹豫施展出三境斗术,直接用强悍的真元法力碾压对方。

    姜凡离看了两眼后,不由得微摇了摇头,说道:“此女有这门神通秘术傍身,合体期以下修为的人,根本无人能对其造成什么威胁,更不可能逼出她更多的实力。”

    “是啊,只能看稍后那位圣月剑阁的弟子王雨欣与她的对决如何了。”另一位大乘半仙不由接口道。

    他自然知道姜凡离口中所指的人是宁月璟。

    姜凡离微点点头,缓缓道:“这两日我命人去查了一下此女的一些情况。此女的师父是一位渡劫后期的人物,倒是跟他们一起的另外几人让我颇感诧异。”

    说话间,姜凡离忽然捏了一道法决,紧接着,在大殿中央顿时浮现出了几道身影来。那几道身影赫然是巫神尹修以及姜黎、姜诃三人。

    用法术拟化出巫神尹修以及姜黎、姜诃三人的影像后,姜凡离继续开口说道:“这三人身上的气息十分的古怪,似乎并非寻常的修真之人,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何来历。”

    “尤其是中间那位,与那个女子的师父的容貌竟有着九成的相似之处,而且,对于他的深浅,便是连我都窥之不透。只怕这些人的来历应当非同寻常……”

    宫殿内的那些大乘半仙以及散仙们都纷纷看着姜凡离显化出的巫神尹修等人的影像。

    这时,一位大乘半仙开口道:“或许……这几人是来自某一个古老的隐秘族群?”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所修行的功法应当与寻常的修真之法十分迥异,否则身上的气息不会如此的诡异莫测。”

    另一位散仙开口道。

    “我更好奇的是,中间那人为何会与那名小女娃的师父长得如此相似。轮廓,五官几乎一模一样。”

    又一位大乘半仙带着几分疑虑的开口道。

    “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与那个女子师父长得极其相似的这人恐怕实力应当是在大乘期层次。假若他当真是来自某个古老的族群,那么或许还会有一些非常厉害的特异手段。”

    “不错,能够从上古,甚至是远古时代延续至今的族群,每一个都有着其独特的非凡手段,绝对不容小觑。”

    这时,又一位大乘半仙忽然道:“假如此人也会那个女娃子的那门神通秘术,并且能够将体内的力量增幅到八倍地步的话,那么他的实力……恐怕除了真正的仙人之外,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他。”

    “嗯,不错。若是他本身的修为也达到了大乘中期,甚至大乘后期的话,一旦他的力量再增幅到八倍的地步,恐怕就算是寻常的‘凡仙’之流都不一定能奈何他。除非是‘天仙’一级的人物出手!”

    连永夜大帝姜凡离也都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样的人物绝对不能轻易得罪啊。否则,若当真如我们所想的这样,那么一旦得罪对方,必然会遗祸无穷。”

    “是啊,这样的人物若是一心要走,根本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拦下。而一旦让其脱身,便是以我们永夜仙朝的底蕴,未来也必将永无宁日。甚至,只他一人便可让永夜仙朝的大半基业彻底毁灭……”

    “不错。若是他的实力当真增幅到八倍,达到足以与凡仙媲美的地步,那么就算是寻常一二十个大乘期的半仙一起联手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送死。除非我们能够集合所有的力量去对付他。”

    “可是,他也不是傻子,自然会逃走。以他堪比凡仙层次的力量,他要逃,我们根本无力追上他。就算有部分速度快的人能侥幸追上,可人数少了,到时候死的是谁那还是两说的事情。”

    “而一旦与其结下死仇,那么我们除了合力镇守皇都仙城之外,对于其他的地方根本无力再去顾及,必然会被其全数覆灭。”

    “所以这等人物就算不能交好,也万万不能得罪的……”

    巫神尹修的实力的确足以让他们感到忌惮,尤其是联想到巫神尹修十有也会宁月璟展露出来的三境斗术,那样一来,他的实力极可能会膨胀到足以与真正的‘凡仙’媲美的地步,这就让永夜仙朝的这些大乘半仙和散仙们感到敬畏了。

    他们可不知道巫神尹修根本就无法修炼和施展修真一脉的术法。不过,即便如此,巫神尹修的实力也不会比他们想象中的弱太多。

    事实上,即便是以永夜仙朝的强横实力和底蕴,如非必要的话,他们也不会随意的去得罪死一些修为达到大乘期的半仙人物。

    因为一旦与这样的人物结下死仇,那么对于永夜仙朝来说也将会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因为得要时时刻刻的防备着对方不知从哪里突然发动的报复行为。

    即便永夜仙朝内的大乘期半仙以及七劫以上的散仙多达百人以上,但这么些人也不可能分散镇守永夜仙朝所属势力范围的每一处。

    何况,部分大乘半仙和散仙论单打独斗还未必是对方的对手。

    因此,如非必要的话,任何人和势力都不会愿意轻易的去与大乘期级别的人物结下死仇。毕竟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