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圣月剑诀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看来此人当真是不能小觑了……”

    王雨欣心中暗道。

    深吸了口气,她的双手当即飞速的结印,神情也变得格外的凝重沉着,那一头黑亮的长发在‘月色天光塔’之下无风自动。

    下一刻,她那柄刚刚将宁月璟的冰螭剑震飞的‘月灵剑’倏然间光华大放,紧接着,在半空中化作了一道明月,无数带着璀璨月光的飞剑犹如剑雨一般,朝着宁月璟飞射而来。

    那月光剑雨简直犹如暴雨宣泄,格外的密集,几乎笼罩了半个天穹。

    而分心去催动月灵剑的王雨欣,因为无法再全力的催动头顶上的月色天光塔,是以宝塔的防御能力被极大的削弱。

    以至于王雨欣甚至看到了有一丝丝的玄冥寒气缓缓地渗透了进来,在月色天光塔的防御之内渐渐弥漫……

    不过,王雨欣却并不在意,她本就是打算以攻代守来化解眼下的困局。

    她相信在自己施展出‘圣月剑诀’后,宁月璟不可能还有余力来全力催动她的这件法罩,届时,自己的困局自然就迎刃而解。

    察觉到漫天宣泄而下的月光剑雨,宁月璟心头微微一惊,暗道了一声:“好厉害的剑诀,不愧是圣月剑阁的首席大弟子。”

    旋即,宁月璟连忙施展三境行术‘行者无疆’,迅速的躲避那些剑雨的攻击。

    与此同时,外界观战的那些人在看到王雨欣催动月灵剑施展的剑诀后,许多人都忍不住纷纷惊呼了起来。

    “这是……圣月剑阁的‘圣月剑诀’!?”

    “没想到王雨欣这么快就施展出了圣月剑诀来,看来那个宁月璟带给她的压力还真的是不小啊……”

    “可不是吗。没看到那个宁月璟祭出的那件法器已经将王雨欣给困得死死的,连王雨欣的防御宝塔都已经被冻结,若是她再不使出圣月剑诀来化解眼下的危机,只怕用不了一时三刻,王雨欣就得被冰封!”

    “说起来那个宁月璟还真是厉害啊,看来我们之前都有些小瞧她了。就凭她现在施展的这门遁法的速度,还有那件冰罩法器的威力,她的实力就绝非寻常合体初期人物能够相比的。”

    “谁说不是?这个宁月璟确实是厉害,居然隐藏了这么厉害的手段。而且,她现在的这速度委实快得有些恐怖,就连王雨欣施展的圣月剑诀激发的月光剑雨居然都无法攻击到她。”

    “她现在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渡劫期的层次,王雨欣想要攻击到她,没那么容易……”这时,一位已经达到渡劫期修为的人开口说道。

    他的话立刻引来周围那些修为较低的人的一阵侧目,继而纷纷惊叹了起来。

    “我说呢,这个宁月璟的速度居然达到了渡劫期的层次,也不知道她究竟施展的是什么遁法秘术,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是啊,真的是太快了。以合体初期修为,却能够将速度提升到渡劫期的层次,简直逆天!”

    “现在我是真的觉得这个宁月璟说不定真有机会可以在本届斗法盛会上夺冠了……”

    这时,边上另一人忽然叫道:“不管她能不能夺冠,只要她能赢下这场比斗,击败王雨欣,那我就赚大发了,哈哈!”

    “这位道友,此话何解?”旁边的人有些诧异他的这番话,不禁好奇的问道。

    那人咧嘴笑着道:“在比斗开始之前,我在‘天和赌坊’压了一百万上品灵石在宁月璟的身上,堵她能赢。如果她真的赢了这场比斗,按照天和赌坊开出的赔率,我压的一百万上品灵石直接就能变成两百五十万!你说我是不是赚大发了?”

    他的话让周围的人惊愕之余又是一阵羡慕。

    不过,眼下宁月璟跟王雨欣的比斗根本就还没有分出胜负,是以也有人忍不住泼冷水道:“可别高兴得太早了,现在王雨欣跟宁月璟究竟谁胜谁负可还完全看不出来呢,要是万一待会儿那个宁月璟败了,你压她身上的那一百万上品灵石可不就打水漂了……”

    “就是,王雨欣好歹是圣月剑阁的首席大弟子,现在连圣月剑诀都已经使出来,哪那么容易被击败?”

    在这些人议论纷纷之际,宁月璟与王雨欣的比斗仍然还在继续。

    施展出三境行术后的宁月璟,身影不断地在比斗场地内肆意穿行。

    三境行术名为‘行者无疆’,确如其名,宁月璟此刻的身形仿佛完全无视了空间的限制,像是在瞬移一样,身影一闪,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远处的另一个位置。

    王雨欣施展出的圣月剑诀虽然厉害,如同暴雨般的月光飞剑威势也非常的惊人,奈何,宁月璟的速度太快,又神出鬼没,王雨欣根本就无法捕捉到宁月璟的穿行轨迹,那漫天的月光剑雨都被宁月璟十分轻巧的避开,完全无法真正的攻击到宁月璟的身上。

    反观宁月璟,在一边施展三境行术不断闪身穿行的同时,也没有忘记继续催动‘九天玄冥神冰罩’。

    三境行术一旦施展开来后,并不需要宁月璟耗费太多的心神去催动,意识一动,便可控制身体自如的穿行闪掠。

    不像法器那样,想要发挥出极致的威力,那么就必须得耗费大量心神去时时刻刻的催动控制。

    正因为这一点,宁月璟至少还能发挥出九天玄冥神冰罩超过九成的威力,而王雨欣却因为要施展圣月剑诀,以至于对月色天光塔已经没有多少余力再去激发其威力。

    此消彼长之下,九天玄冥神冰罩中所释放出的那浓烈而森然的玄冥寒气不断地侵蚀到月色天光塔内,使得月色天光塔中逐渐地变得寒气弥漫起来。

    甚至于,身处其中的王雨欣已经渐渐地感受到了一阵阵彻骨的寒意袭来,让她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不好!”

    王雨欣暗叫了一声,“月色天光塔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恐怕最多再有几十息的时间,侵入月色天光塔内的寒气就足以将我体内的真元法力冻结,乃至将我整个冰封!”

    王雨欣忍不住暗暗焦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