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败得不冤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王雨欣在迟疑一阵后,终究还是停止了催动月灵剑施展圣月剑诀。

    相比于马上就要被冰封落败,她还是决定尽量多拖延一些时间,以期望能够想出破解眼前困境的对策来。

    而随着王雨欣停止施展圣月剑诀,看着那漫天的月光剑雨停下,宁月璟也当即停止了行术,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催动九天玄冥神冰罩上。

    当宁月璟全力催动九天玄冥神冰罩后,九天玄冥神冰罩所释放的玄冥寒气顿时重新达到了极致的地步。

    那九只冰鸾鸟的精魄不断的在九天玄冥神冰罩内振翅飞舞,释放出无比浓烈的玄冥寒气。

    而此时,已经放弃了施展圣月剑诀的王雨欣也已将全部精力在催动她头顶上方的月色天光塔。

    有了她的催动,月色天光塔重新绽放出了浓郁的月色光华,顿时使得玄冥寒气侵蚀的速度大为减缓。

    只不过也仅仅只是减缓而已,并不能真正的阻隔。仍然有一丝丝的玄冥寒气在缓缓地渗透进去……

    王雨欣的选择固然能够延缓她落败的时间,但是,如果她找不出破解眼下困局的办法,那么用不了太长时间,她的月色天光塔内侵入的玄冥寒气仍然会越来越多,直到她本身无法承受,被寒气冰封冻结。

    比斗秘境之外那些观战的人们看到王雨欣的选择后,许多人都忍不住纷纷叹息了起来。

    “看来王雨欣如果不能尽快想出对策,破解那个宁月璟的法器困囿的话,最终她还是逃脱不了落败的结果……”

    “是啊,她现在放弃了施展圣月剑诀,这也只不过是稍稍延缓落败的速度。关键还是在于她究竟能否破解宁月璟的那件法器,如果不能脱困而出,她的落败将成定局。”

    “不得不说那个宁月璟的实力,还有她那件法器都确实非常的厉害。就算是在ji pin灵器当中,她的那件法器应当也是属于最顶尖的存在,要比王雨欣的那座宝塔强了许多。”

    “谁说不是,那个王雨欣可是立志要在这届斗法盛会上夺魁的,大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决赛当中就败给一个背景不明的对手。”

    “只能说那个宁月璟的实力确实是厉害,我现在倒是更加的好奇那个宁月璟究竟是什么背景来历,能够拥有那般逆天的遁法秘术,同时还有一件如此厉害了得的ji pin灵器。这种级别的ji pin灵器只怕一些渡劫期的人物都未必拥有啊……”

    在那些观战者议论纷纷之际,一侧圣月剑阁陪同王雨欣一起前来皇都仙城的几位太上长老都忍不住纷纷紧锁着眉头。

    其中一位剑眉入鬓,须发及眉毛都是雪白色,面容看上去却是在三十多岁模样,给人一种凌厉锋芒感觉的男子不由得皱着眉开口道:“看来雨欣这一战是真的要落败了,没想到啊,这才是决赛,雨欣就遇到了如此厉害难缠的对手……”

    “是啊,那个宁月璟的种种神通秘术的确是匪夷所思。明明她实际修为仅仅只是区区分神初期而已,但却愣是靠着神通秘术将真元法力提升到了足以与合体初期媲美的地步,如今更是有一门将速度提升到极致,近乎无视空间束缚,让灵识都无法捕捉的遁法,再加上她那件法器也确实厉害,雨欣败得并不冤。”

    “嗯。之前我们都以为这届斗法盛会上能够真正作为雨欣对手的无非就是永夜仙朝的那位三皇子姜云海,以及玉云宗的那位首席大弟子云昇歌两人而已,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突然冒出一个如此厉害的人物来。”

    “只怕此女的背景来历也是极为不凡,单单是她所展露出来的那两门堪称逆天的神通秘术就足以令人震撼。这般神通秘术简直是闻所未闻,恐怕此女的来历必然是某个极其古老的隐秘势力……”

    圣月剑阁的这些大乘期及散仙太上长老此刻对于宁月璟的实力都有些心服口服,心中也是在惊叹宁月璟所展现出来的斗术和行术的强悍。

    这些大乘期半仙和七劫以上的散仙自然能够看得出宁月璟的真实修为就只有分神初期,完全是靠着神通秘术才将真元法力提升到合体初期层次的。

    被他们寄予厚望的首席大弟子王雨欣遇到这样的对手,就算是落败了,他们也无话可说,毕竟,对方的实力的确是更胜一筹,败得不冤。

    连圣月剑阁的这些太上长老都不觉得王雨欣还有破局翻盘的可能,王雨欣自己自然更加想不出该要如何冲破笼罩在她头顶的九天玄冥神冰罩。

    在她的全力催动之下,月色天光塔虽然为她拖延了不短的时间。

    可是,随着一丝丝侵蚀进来的玄冥寒气愈来愈浓,周遭弥漫的玄冥寒气已经逐渐让她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身体甚至渐渐忍不住微微开始打颤,连体内的真元法力也都运转得愈发滞涩,仿佛要被冻结了一样。

    宁月璟自然对王雨欣的状况一清二楚,她面色始终沉静的催动着九天玄冥神冰罩,神情没有丝毫的放松。

    她谨记着尹修对她的告诫,在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之前,切记不可以松懈大意,以免被人所趁,让对方翻盘。

    因此,宁月璟在催动九天玄冥神冰罩之余也始终没有放松对王雨欣的警惕,防备着对方再次放手一搏的施展刚才的那恐怖的圣月剑诀,或者是又施展出什么其他厉害的手段。

    宁月璟可不想在胜利在望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被对方反败为胜,或者是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月色天光塔中被侵入的玄冥寒气已经浓郁到了化作一团浓浓的寒雾。

    而身处其中的王雨欣双眉以及发梢上更是已经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她的真元法力显然是已经无法再抵挡住周围那浓郁的玄冥寒气对她身体的侵蚀。

    那些玄冥寒气正在一丝丝的沁入她体内,让她的真元法力运转愈发的困难。这也导致她催动月色天光塔越来越感到无力。

    月色天光塔的防御能力也因此而不断地下降,让外界的玄冥寒气侵入得更加容易,更加迅速。

    最终导致月色天光塔内的玄冥寒气的浓度在不断地提升,让王雨欣抵御寒气更加困难……

    这完全就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恶性的循环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