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四十章技高一筹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所有人都清楚眼下王雨欣与沐剑承之间的状况,是以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盯着,生怕错过了哪一个瞬间。

    一切说来话长,但实际上整个过程却是非常的短暂。只不过对于修为达到了合体期层次的高手来说,那么短暂的瞬息也足以做很多的事情了。

    当沐剑承的紫极星罡剑诀所化的巨剑即将要攻击到王雨欣身上所笼罩的那一重月色天光塔所释放出的防御宝光上时,那巨大的星光飞剑终于承受不住王雨欣所施展的圣月剑诀的不断轰击。

    一瞬间,巨大的飞剑突然就在那一道‘月光’洪流的轰击之下,轰然崩溃!

    偌大的巨剑早已被穿透了无数的孔洞,即便沐剑承咬牙维持着,却终究还是没能支撑到最后,在巨剑即将要攻击到王雨欣身上时,彻底的被击溃瓦解……

    随着巨剑的崩溃,沐剑承那柄飞剑本体也立刻被震飞了出去。

    而原本神情凝重紧张的王雨欣在微微松了口气之余,眼眸中也蓦然闪过一抹厉色,紧接着,就见她的双手迅速的变幻法决。

    下一刻,那一股‘月光’洪流顿时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径直朝着对面的沐剑承呼啸而去……

    刚才在那柄巨剑即将要落到王雨欣周身的防御宝光上时,她心中确实是非常的紧张,也有那么几分的担忧。

    好在最终她的圣月剑诀还是技高一筹,在最后关头终于得以将沐剑承的剑诀击溃!

    在沐剑承的紫极星罡剑诀崩溃的瞬间,外界观战的那些人当中许多人都纷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扼腕的叹息。

    “就差一点啊!就差那么一点点啊,真是可惜了……”

    “是啊,如果沐剑承的剑诀能够稍微的再维持住那么一两息的时间,那么或许此刻王雨欣已然落败。可惜,沐剑承的剑诀终究还是稍逊了半筹。”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战应当是王雨欣胜了。沐剑承显然很难抵挡得住王雨欣的圣月剑诀。”

    “不错,王雨欣的圣月剑诀确实是厉害,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击溃了沐剑承的那道剑诀,虽然十分的替沐剑承惋惜,但他输得也并不冤,的确是差了半筹……”

    相比于那些观战者为沐剑承感到惋惜,圣月剑阁的那几位太上长老此刻却是纷纷松了口气,同时脸上也都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一战,雨欣基本算是拿下了。”

    “是啊,我就说过,十强中除了那个曾经击败过雨欣的宁月璟,还有永夜仙朝的那位三皇子,雨欣没有太大把握取胜之外,对上其他人,雨欣取胜的机会都不会低于五成!”

    “击败沐剑承之后,雨欣就算是顺利的晋级前五之列了,接下来就看雨欣究竟能够排到第几名……”

    在外界议论纷纷的同时,比斗场地内,沐剑承察觉到自己无法维持住紫极星罡剑诀的时候,面色立刻一阵大变。

    当他的紫极星罡剑诀彻底崩溃之后,他自身也遭受到了一股很强的反噬力量,身躯微微一震,体内气血一阵翻涌。

    然而,还未等他缓过来,沐剑承立刻就发现王雨欣的圣月剑诀已然朝他轰击过来。

    沐剑承面色不由微微一白,慌忙间赶紧迅速的催动他头顶上的那件防御法器‘太岳神霄鼎’!

    在他的催动之下,‘太岳神霄鼎’顿时绽放出一道无比厚重璀璨的光芒。

    与此同时,王雨欣所催动的漫天月光剑雨也犹如一股山洪猛烈的呼啸而至,轰击在了沐剑承周身笼罩的那一重厚重的防御宝光之上……

    轰!轰隆!

    剧烈的轰鸣声仿佛让天穹的震颤了起来。

    沐剑承头顶上的那尊太岳神霄鼎更是止不住一阵微微的颤动,他死死地咬着牙,拼命的施展法决,不断催动太岳神霄鼎。

    他并不甘心就此认输,所以还想继续抵抗,希望能够找到翻盘的机会。

    只可惜,王雨欣显然并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圣月剑诀的强大威力自不必多言,连沐剑承的最强剑诀‘紫极星罡剑诀’所化的巨剑都在那么短暂的时间内就被圣月剑诀所冲溃。

    沐剑承头顶上的那尊太岳神霄鼎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了圣月剑诀的攻击多长时间?

    在圣月剑诀所衍化出的那漫天月光剑雨的连绵轰击之下,沐剑承的那尊太岳神霄鼎震颤得愈发剧烈了起来,甚至在短短的片刻之后,太岳神霄鼎所激发的那一重厚重的防御光罩表面就已经开始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纹。

    并且那些裂纹还在继续不断地扩大延伸……

    “难道我真的就这样输了吗?不!我不甘心,我怎么能败给她!败给这个别人的手下败将!”

    “如果我输给了她,那岂不是说我比起那个曾经击败过她的宁月璟更是远远地不如?”

    沐剑承看着周身那裂纹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明显的防御宝光,心中充满不甘的怒吼着。

    然而,即便他再如何的不甘,却也已经无法再扭转局势。

    又僵持了大约十息左右的时间,沐剑承的那尊太岳神霄鼎终于抵挡不住王雨欣的圣月剑诀的轰击,一阵剧烈的晃动后,那一重已经布满了如同蛛网般裂纹的防御宝光终于彻底的崩溃……

    太岳神霄鼎也‘嗖’的一下退回了沐剑承体内。

    就在这时,一股无比磅礴雄浑的力量突然间降临,挡在了沐剑承的身前,将那些击溃了太岳神霄鼎防御宝光后,继续冲向沐剑承的月光剑雨给拦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也在王雨欣和沐剑承的比斗场地内响起,“此战,王雨欣胜!”

    却是负责主持斗法盛会的那位大乘期半仙出手了,防止沐剑承出现性命之忧。

    而王雨欣在听到那位大乘半仙已经宣布她获胜后,也连忙停下了圣月剑诀,并将月灵剑和月色天光塔一并收回体内。

    与此同时,她的脸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放松且欣喜的笑容。

    至于沐剑承,则显然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嘴里喃喃道:“我败了,我居然真的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