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四十三章云光破晓术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哼,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云昇歌冷哼了一声,双手迅速的结印。霎时间,一杆赤红色的法旗倏然从云昇歌体内飞出。

    下一刻,一头咆哮怒吼的火麒麟猛地从那杆法旗内冲出,狰狞凶恶的扑向了宁月璟。

    宁月璟见状,面色微冷,一双纤长的素手同样迅速的结印,九天玄冥神冰罩立刻‘嗖’的一声飞出。

    在一片白茫茫的玄冥寒气之中,九只飞舞的冰鸾鸟双翅一振,带着一股仿佛要将空气都冻结的森然寒气迎向了那头赤炎烈火的麒麟……

    嗤,嗤嗤嗤……

    当那头火麒麟与九只冰鸾鸟迫近时,炽烈的火焰遇到了冰冷森然的寒气,半空中顿时响起了一阵阵‘嗤嗤’的声响,蒸腾起了一大片浓浓的汽雾。

    宁月璟的双手连连的打出一道道法决,九只冰鸾鸟发出一声声鸾鸣尖啸,仿佛化作一张大网一般,从四面八方包围住了那头火麒麟。

    云昇歌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法决也未曾停歇,不断地催动那杆赤焰法旗,激发法旗的力量,操控着那头化形而出的火麒麟猛烈的冲击包围着的那些冰鸾鸟。

    这是两种截然对立的力量的对决,烈焰对寒冰!

    半个天穹都近乎被这对立分明的两种力量所笼罩,熊熊燃烧的烈焰,以及霜白一片的森然寒气。

    外界那些观战者看到宁月璟已经与云昇歌展开对决,于是不由得纷纷睁大了眼睛,露出一副满心期待的模样。

    “嗷!嗷……”

    那头烈火麒麟怒声咆哮着,巨大的吼声几乎让天穹都震荡了起来。

    它那被烈焰所包裹着的利爪,凶狠的抓向前方的冰鸾鸟,仿佛要将那冰鸾鸟撕成碎片。

    不过,那些冰鸾鸟也非易与之辈,释放出的恐怖寒气使得那头火麒麟身上的烈焰都受到了一些压制,减弱了几分。

    而且,那些冰鸾鸟足有九只,如铁钩般的利爪从四面八方抓向火麒麟的周身各处,带出了一道道烈焰迸溅,却又立马被周围那些冰鸾鸟所释放出的玄冥寒气熄灭……

    云昇歌那件法旗所释放出的火麒麟固然凶悍强横,但是面对着九天玄冥神冰罩内的那九只冰鸾鸟却也显得力有不逮。

    仅仅是片刻的交锋,那头火麒麟就已经开始显出颓势,周身释放出的那些烈焰不断地被压制,继续下去的话,怕是用不了一时半刻就得被那些恐怖的玄冥寒气彻底熄灭!

    云昇歌见状,不由得微皱了皱眉,心中略感不满。

    旋即他法决一变,立刻又祭出了一柄飞剑,刹那间化作一道闪电般攻向宁月璟。

    宁月璟目光微凝,也不含糊,同样祭出了冰螭剑与对方的飞剑交锋。

    在斗剑方面,云昇歌同样占不到任何便宜,甚至反而被宁月璟的冰螭剑略微压制,这让他心中更是感到不快。

    虽然他的飞剑并不比宁月璟的冰螭剑逊色多少,但是,宁月璟的先天纯阴灵体却是对这种阴寒属性的法器及飞剑有着额外的威力加成。

    同级别的飞剑相斗,无疑宁月璟会占据上风。

    “此人倒果然有几分能耐,看来仅凭这些寻常的手段的确很难战胜她。”

    想到这,云昇歌不禁深吸了口气,暗道:“看来只能是直接上绝招了。我倒要看看她的那门遁法秘术是否当真有那么神奇,能躲过我的云光破晓术!”

    立时间,云昇歌的神情陡然变得沉着庄严了起来,双手在胸前结印的速度快若光影浮掠,甚至现出了一道道的残影,仿佛有无数只手在同时结印一般。

    察觉到对方的异状,宁月璟心头顿时微微一凛,表情也变得稍稍凝重了起来,开始仔细的戒备,同时,也立刻加大了对九天玄冥神冰罩的催动,控制着那九只冰鸾鸟彻底的击溃那头火麒麟。

    就在那九只冰鸾鸟熄灭那头火麒麟周身烈焰,将其肢解击溃之际,天空中突然间风云骤变,似乎一瞬间,天地齐暗。

    紧接着,一股可怕的威压突然间降临,甚至让宁月璟都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仿佛有一座无比庞大的巨山压在了身上一样。

    “这是动绝招了吗?”

    宁月璟心中顿时暗暗地自语了一声。

    与此同时,在这片昏暗的天地间,一缕微光,仿佛破晓初明时天地间所绽放出来的第一缕光华,带着一种神秘莫名的伟岸力量照耀大地,朝着宁月璟直射而来……

    那一缕微光之中似乎蕴含着勘破一切虚妄,破灭一切黑暗的可怕伟力,竟让宁月璟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那么一丝丝无法抗拒的无力感。

    不过,宁月璟马上就醒悟过来,连忙晃了晃脑袋,驱散心底里不受控制升起的那种无从抗拒的感觉,连忙施展出三境行术‘行者无疆’,身形微微一晃,便瞬间从远处消失。

    对面的云昇歌见状,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嘴角泛起了一丝丝淡淡的冷笑,低声道:“我的云光破晓术可是能够洞察一切虚妄,能够破灭万法,普照四方,就算你的遁法秘术再快,终究逃不出我的云光破晓术的范围之内。”

    说罢,云昇歌双手所结的术印未变,但是他体内的真元法力却犹如汹涌澎湃的洪流一般释放出来。

    而天空中的那一缕云层中所绽放的微光也愈发的明亮耀眼,仿佛一轮旭日升起,夺目的云光将整个天穹,整个大地的笼罩。

    那强烈的云光充斥着无与伦比的可怕力量,让在外界观看的人都不禁感到眼睛隐隐的有几分刺痛感。

    就连尹修看到这一幕后,都不禁微微沉凝,轻声道:“这就是玉云宗的镇宗绝学‘云光破晓术’吗?果然是厉害啊!”

    一旁的净青荷忍不住略感担忧的道:“四弟,小璟她能躲得过这个云昇歌的‘云光破晓术’吗?”

    郁长生和杭伯谦也都略感迟疑,神情显得有些凝重的抬头看着尹修。

    至于纪雪晴和江闪闪,则更是紧张的握紧了拳头,满是担忧的望着天空中所显化出来的比斗场地内的情景。

    尹修闻言,淡淡一笑,说道:“二姐,玉云宗的这门‘云光破晓术’确实是非常的厉害,不过,你们还是有些小瞧了三境行术。”

    “若是小璟的行术还仅仅处于一境,或者二境,那么她倒还确实是没有办法躲避得了这云光破晓术的攻击。但是,三境行术大为不同。”

    “三境行术名为‘行者无疆’,何谓‘无疆’?那便是已经不再受到空间的束缚限制,穿行之际就仿佛已经摆脱了空间的约束,穿行在空间的间隙之间,只要小璟自己不停下来,她一直施展‘行者无疆’在空间的间隙中穿行,那么云昇歌的这一门云光破晓术就无法透过空间的束缚和阻隔,攻击到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