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绝不可与之为敌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下方众人的议论,永夜大帝也忍不住缓缓地开口道:“看此女在化身三头六臂后,她那门遁法秘术没有丝毫受到影响,同时还能全力的催动那件冰罩法器,更关键的是,她还有一头双臂是停着,并没有动作,可见,这一门神通秘术应当是能够让人真正意义上的一化为三!”

    “大概除了体内的真元法力没法再变成三份之外,其他的应当都是相当于变成了三个自己。而且,那三头六臂彼此间的配合应当能够真正的做到心意相通,达到完美的地步!这可要比寻常的三个人联手还要更加的可怕,毕竟就算是再默契的三个人也不可能做到心意相通的地步!”

    姜凡离的话顿时引起了下方那众多大乘半仙和散仙们的纷纷认同。

    其中一位散仙忍不住说道:“此女所展现出来的这些神通秘术都是闻所未闻的,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来历,以我永夜仙朝的底蕴,也从未在典籍中见过这诸般神通秘术的相关记载。”

    “是啊,这些人到底是从何处而来,若非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

    永夜大帝姜凡离的目光凝望着空中显化出来的比斗场地内的情景,眼眸沉凝,继而缓缓地说道:“不管怎样,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千万不能去招惹这些人。就算不能为友,却也绝对不可与之为敌。否则,面对一位很可能相当于三名凡仙的对手,便是整个永夜仙朝也抵挡不住。”

    “帝君所言甚是。这等人物无论如何都不可与之为敌,否则一旦对方报复起来,整个永夜仙朝都会有覆灭之虞。”

    这一刻那些当初在宁月璟刚刚显露出三境斗术时,曾动过心思的人心中也更加的庆幸,庆幸当时姜凡离没有听信他们的话,采取什么举动。

    否则,永夜仙朝还真有可能毁于他们的那一丝贪念。

    宁月璟所展露出来的手段越多,永夜仙朝的这些高层对于巫神尹修实力的推断评估也就越高。

    他们自然不可能知道巫神尹修是无法修炼施展这些仙道神通秘术的。

    只不过,他们有此推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既然宁月璟会这些神通秘术,那么作为宁月璟的师父,尹修没有理由不会。

    他们虽然并不清楚巫神尹修与尹修本体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是,单单是巫神尹修有着与尹修本体超过九成的相似面容就足以让他们浮想联翩了。

    一旦情况真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那么巫神尹修的实力将会强大到一个他们这些在其他修真者眼中高高在上的大乘半仙都只能仰望的可怕程度。

    更让这些永夜仙朝的半仙和散仙们忌惮的是,目前为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宁月璟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同样厉害逆天的神通秘术没有显露出来过。

    甚至,或许有一些神通秘术是巫神尹修会,却并没有传授给宁月璟的。

    因此,在姜凡离以及其他永夜仙朝的高层眼中,巫神尹修的实力只会比他们所推断预判的更高,而不会更低。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的人物,即便永夜仙朝有着上百位大乘期半仙和七劫以上的散仙,却不得不感到无比的忌惮,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招惹之心。

    能够看出宁月璟此刻施展出的三头六臂神通的基本上也就只有那些修为达到了大乘期的半仙和七劫以上的散仙们,只有极少数非常厉害的渡劫期人物能够略有察觉。

    毕竟宁月璟此刻的三境行术并没有丝毫停顿,一般人看根本察觉不到她的身影在哪里,自然也就无从知晓她此刻已然化身三头六臂形象。

    包括比斗场地内的云昇歌同样毫无所觉。

    只是,当云昇歌蓦然发现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突然朝他笼罩过来时,心中顿时一阵大惊,甚至不敢置信的惊呼道:“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还有余力催动法器来攻击我?”

    然而,现实摆在眼前,云昇歌立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脑海中一瞬间念头百转,犹豫着到底该要做出怎样的选择。

    只是那么一瞬的迟疑之后,云昇歌还是果断的放缓了对云光破晓术的催动,赶忙连连打出法决,控制着那杆赤红色的法旗迎上了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

    一大片熊熊的烈焰猛地从法旗之中释放出来,横亘在九天玄冥神冰罩前方,将其阻拦住。法旗上一头焰火麒麟仿佛活过来了一般,不断地咆哮连连。

    不过在宁月璟的全力催动之下,九天玄冥神冰罩中的九只冰鸾鸟精魄也发出尖锐的鸾鸣,无尽的玄冥寒气朝着前方那一道烈火屏障倾轧过去……

    在之前的较量中,云昇歌的这杆法旗就被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给压制,眼下自然也不例外。

    尤其是云昇歌还没有完全放弃对云光破晓术的催动,并未将全力放在催动法旗上面。而宁月璟却是有一头双臂在专门催动九天玄冥神冰罩。

    如此一来,云昇歌那杆法旗所释放出的熊熊烈焰简直可以用节节败退来形容。

    见到如此情形,云昇歌不由得面色微微一白,心中稍稍迟疑之后,终于还是一咬牙,索性彻底的停下了云光破晓术,全力的去催动那杆法旗抵挡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

    他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云光破晓术一直都无法真正的攻击到宁月璟,而眼下面对宁月璟九天玄冥神冰罩的反攻,若是他不能将全部力量去抗衡,那么用不了片刻功夫,他的那杆法旗必然会彻底败退。

    届时,恐怕他难逃被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给罩住,落得跟当初的王雨欣一样的下场。

    不过,虽然做出了选择,但云昇歌心中显然十分的不甘,也感到无比的憋屈郁闷。

    “她怎么能够在施展那门遁法秘术的同时,将这件法器催动到如此地步,简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这一战我真的要输给她?不!我云昇歌绝对不能败给她,我云昇歌是最强的,我不会败给任何人,绝不!”

    云昇歌心中不甘的怒吼着,双眼甚至微微浮现出那么些微的赤红,脸上一副狠狠咬着牙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