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四十八章徒劳挣扎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身处比斗场地内的宁月璟和云昇歌自然不知道外界那些观战者们的议论。

    此时两人都各自将法器催动到了极致,只是云昇歌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而宁月璟则是显得愈发的轻松从容,大有几分胜券在握的气度。

    看着自己的法旗不断地被压制,释放出的烈焰甚至已经被压缩到了法旗周围不过区区方圆数百米的地步,云昇歌脸色也是一阵阴晴不定的变幻。

    脑海中不断地闪过无数的念头,思忖着对策。

    然而,不论他如何的苦思冥想,却也想不出什么破解眼下局面的办法。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一点点的笼罩下来,逐渐把他连同那一杆法旗一并笼罩在内。

    而在法旗所释放的那被压制得只剩下方圆数百米的烈焰之外,入目所见,是完全一片白茫茫的森森寒气……

    “难道我真的就这样败给她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我的目标是要击败姜云海,是要一举夺魁的,怎么能败给她!”

    “可是,到底要如何才能够击退她的这件法器,到底要如何才能够破解得了她的那门遁法秘术,真正的攻击到她?”

    云昇歌感觉自己的脑海中简直乱成了一团浆糊,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时而狰狞不甘,时而颓然无力。

    在外界观战中的王雨欣此时则忍不住轻声感叹道:“宁月璟的实力真的是太强了,我当初败给她,真的是一点也不冤。不仅我的圣月剑诀无法破解她的那门遁法秘术,云昇歌的云光破晓术也同样不行……”

    这时,她旁边的一位圣月剑诀的太上长老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后,缓缓地开口说道:“雨欣,这个宁月璟真正厉害的并不仅仅是那门遁法秘术。”

    “以你的修为应该并没有发现,刚才那个宁月璟在施展那门遁法秘术闪躲云昇歌的云光破晓术的时候她还施展了另外一门比起那门遁法秘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强大神通秘术。”

    忽然听到太上长老的这番话,王雨欣不禁微微一愣,忍不住开口问道:“太上长老,您说的是……”

    不等那位太上长老开口,边上另一位圣月剑诀的太上长老已经说道:“就在刚才那个宁月璟施展遁法秘术闪躲的时候,她化身成了三头六臂的形象。”

    微顿了一下,这位太上长老特意强调道:“是真正的肉身化为三头六臂,而不是依靠真元法力拟化的。当时,她就是用另外的一头双臂在催动那件法罩反攻云昇歌,逼迫得云昇歌不得不进行防御,放弃了云光破晓术。”

    “啊……”

    闻言,王雨欣顿时忍不住轻呼了一声,继而吃惊的道:“三、三头六臂?!这……这怎么可能!”

    王雨欣脸上的神情显得震惊不已。

    最先开口的那位太上长老轻点着头,说道:“是真的。只不过当时那个宁月璟在施展着那门厉害的遁法秘术,所以你无法察觉到而已。所以说,那个宁月璟在与你交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使出全部的实力。”

    “甚至,她究竟是否还隐藏了什么其他同样厉害的神通秘术也无法得知。所以说,此女的实力简直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真不知道此女究竟是什么来历,到底又是什么人,什么势力能够教导出一个如此厉害的弟子来,尤其是那几门堪称逆天的神通秘术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是啊,这一次来皇都仙城也算是让我等大开眼界了……”另一位圣月剑诀的太上长老忍不住微微感叹道。

    连大乘期的半仙人物都说出‘大开眼界’这种话来,可见宁月璟所展现出来的斗术、行术以及三头六臂神通对于他们的冲击是何等的强烈。

    甚至,他们也有想象过,假如让他们掌握了这几门神通秘术的话,那么他们的实力将会强横到何等地步?

    只可惜,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是想想而已。

    不是他们心中没有贪念,而是他们忌惮宁月璟背后的人,背后的势力,不想因为自己的贪念而给宗门惹来灭宗之祸。

    听了几位太上长老的感慨,王雨欣此时望着比斗场地内宁月璟的目光顿时变得更加复杂了许多,眼神中的惊叹之色也更浓了几分。

    心中忍不住暗暗地道:“没想到她的实力居然会这么强,甚至强到了连几位太上长老都如此惊叹震撼的地步……”

    感叹之余,王雨欣也多多少少对宁月璟有那么几分的羡慕之意。

    同时也不再觉得自己当初败给宁月璟有什么丢脸的了,败给这样强大的对手,完全是无可厚非的。

    比斗场地内,宁月璟与云昇歌的斗法还在继续。

    这么短短的时间里,云昇歌那杆法旗释放的烈火已经被压制得只剩下方圆百余米的地步,照如此情形,恐怕最多再有一两分钟的时间,他的那杆法旗就要被彻底的击溃。

    云昇歌自然也清楚自己的处境。

    但是,他想了这么久,却也依旧没能想出任何解决的办法。

    即便心里再如何的不甘,再如何的不愿意去承认,但是他也不得不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比起宁月璟来,的的确确是有所不及……

    当然,以云昇歌的心高气傲,想要让他坦然的接受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很难很难的。

    至少他此刻内心里就充满了怨怒和愤恨的情绪。

    咬牙切齿的暗叫道:“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有如此厉害的遁法秘术,连我的云光破晓术都无法奈何。为什么她的这件法器威力会如此的强大,为什么我云昇歌会不如她?!”

    只可惜,心中的愤恨却并不能转化为他更强的力量。

    最终的结果终究无法改变。

    当他那杆法旗释放的烈焰彻底的被压制熄灭之际,云昇歌仍旧不愿认输,垂死挣扎般的再次寄出一件防御法器去抵挡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

    然而,结果却也仅仅是稍稍拖延了一些时间罢了,并没有能够出现任何的转机让他扭转局面。

    而心高气傲的云昇歌直到最后也不肯开口认输,只能是被宁月璟的九天玄冥神冰罩所释放出的玄冥寒气彻底冰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