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五十章这怎么可能!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刚从秘境中出来的云昇歌听到周围那些人对宁月璟的议论和称赞,心中仍然还是感到十分的不忿和不甘。

    当他回到玉云宗那几位太上长老面前时,大概是那几位太上长老也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了他并不服气,或者是并不甘心就这么输给了宁月璟,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于是,玉云宗的几名太上长老默默相视一眼后,纷纷开口。

    “昇歌,这一战的胜败,你勿需太过在意,你败给那个宁月璟其实也没什么觉得丢脸的,她的实力确实是很强,远比你所想象的,所以为的要强得多。所以,你败给她,算不得什么。”

    “的确如此。昇歌,你要知道一时的胜负算不得什么,要知耻而后勇便可。何况,那个宁月璟确实非同寻常,你不必对此耿耿于怀。”

    两位太上长老的话让云昇歌一阵诧异,甚至有那么几分愕然。

    他吃惊的抬头看向开口说话的那两位太上长老,忍不住开口说道:“太上长老,你们……你们为什么这么说?她也不过就是凭着那门匪夷所思的遁法秘术而已,如果她没有那门遁法秘术的话,我未必就会输给她!”

    云昇歌心中显然犹自还不服气。

    几名玉云宗的太上长老闻言,不由得略显无奈的摇摇头。

    继而其中一人缓缓地开口说道:“昇歌,你还是有些小瞧了那个宁月璟的实力了。正如洪师兄所说,那个宁月璟的实力要远比你所以为的强大得多,只不过是你自己当时并没有察觉到实际的状况而已。”

    微顿了顿,这人继续说道:“那个宁月璟在跟你比斗时根本就没有使出全部的实力,她在有意的想要藏拙……”

    这人的话还未说完,云昇歌已经忍不住不敢置信的叫道:“这怎么可能!?”

    那位玉云宗太上长老微摇着头,道:“虽然这确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你还记得当时你施展云光破晓术时,那个宁月璟用她的那门遁法秘术躲避吧?”

    “以你的修为,是很难发现她当时其实还施展了另外一门极其神异的神通秘术,这也是为何她能够在全力施展那门遁法秘术躲避你的云光破晓术的同时,还能够催动她的那件法器对你进行反击的原因。”

    “什么神通秘术?”

    云昇歌忍不住问道,这也是他十分好奇,或者说不解的地方。

    他当时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宁月璟那件九天玄冥神冰罩的可怕威力,这绝不是分心之下,催动法器所能够达到的威力。

    深吸了口气,那位玉云宗太上长老继续说道:“当时她整个人化身成了三头六臂的形象,是真正的肉身化成三头六臂,而非依靠法力拟化!”

    “并且,她的三头六臂应该是能够真正的做到一心多用,分别催动不同的法术、法器,互不干扰,都可达到自身最强的地步。基本上跟变成了三个自己没太大区别!”

    “而当时,她在化身成三头六臂形象后,也仅仅是多动用了一头双臂,还有一头双臂并没有任何的举动。但是,我相信她的所有三头六臂应该都能够发挥出等同力量的!”

    “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我们会说她的真正实力要远比你想象的更强得多了吧?你自己想一下,假如她一开始就直接施展出这门神通秘术,化身成三头六臂来与你交手,那么你觉得自己能够在她的攻击之下支撑多久?”

    听到这位太上长老的解释,云昇歌脸上顿时露出一片不敢置信之色,甚至微微有些颓然,似乎大受打击,嘴里喃喃的念道:“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他心里明白,既然这些话是太上长老亲口对他说的,那么就必然不会有假。只不过,他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的实力竟然会比宁月璟差了那么多的现实罢了。

    玉云宗的几位太上长老看着云昇歌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纷纷暗暗地叹息了一声。他们也知道,这一战的落败,对云昇歌的打击不小。

    但是,这种事情也只能是靠云昇歌自己调整过来,他们最多也就只能是从旁劝谏一下罢了……

    在宁月璟的与云昇歌的比斗结束之后,进行的是永夜仙朝三皇子姜云海与王雨欣之间的对决。

    面对姜云海,王雨欣的实力确实是逊色了一些,两人之间的对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王雨欣也施展出了她最强的圣月剑诀,奈何却被姜云海以永夜仙朝皇室的绝学‘星云破天咒’击破。

    姜云海的‘星云破天咒’威力显然更胜王雨欣的圣月剑诀,是以,当‘星云破天咒’将王雨欣的圣月剑诀破解后,就已经注定了王雨欣的落败……

    对于王雨欣败给姜云海,这倒是没有出乎人们的意料。至少在二人交锋之前,大部分人都还是更加看好姜云海,现在的结果也算是在人们的预料之中。

    倒是宁月璟借此见识到了姜云海的那‘星云破天咒’的强横威力。

    那情形,简直就仿佛一团真正的星云降世,将整个天地都卷动扭曲,破灭天穹,威力极其的骇人,比之王雨欣的圣月剑诀,以及云昇歌的云光破晓术都犹有过之!

    连尹修见了之后,都忍不住轻轻感叹道:“不愧是永夜仙朝皇室的绝学,这‘星云破天咒’当真是厉害啊!”

    说罢,尹修不禁看向了宁月璟,继而对宁月璟说道:“小璟,这‘星云破天咒’的威力非常的强大,恐怕你用行术也未必能够躲过。它有着扭曲空间的力量,会对你的行术造成极大的干扰。”

    “所以,应对这门‘星云破天咒’唯一的办法,恐怕也只能是硬抗了。以你的实力,若是单纯硬抗的话,怕是十分困难的。只能是靠三头六臂神通,对这道咒法的威力进行层层削弱,至于最终能够扛过去,还得看你自己。”

    “我相信,那个姜云海应该也很难长久的维持住这门咒法。”

    听到尹修的话后,宁月璟也脸色十分凝重的点点头,应道:“嗯,师父,我一定会扛过去,一定会打败他的!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得了我夺冠的脚步,谁都不行!”

    宁月璟的语气非常的坚定而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