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七阶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大婚之后半年,宁月璟率先有了妊娠反应,并且所孕的还是一对孪生兄弟,这一点让尹修欣喜不已。

    虽然宁月璟才只是刚刚怀孕,腹中胎儿都尚未成形,不过所孕胎儿是男是女,灵识查探一下便可一清二楚。

    孕后的宁月璟渐渐地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和母性的光辉。而尹修对她也是更加的宠溺和爱怜。

    不过,也就是在宁月璟怀孕后不久,尹修紫府中的三昧真火经过了这十年有余的蕴养后,终于渐渐地达到了六阶巅峰的地步。

    自从尹修渡过天雷劫,修为突破到大乘期后,在仙元力的蕴养之下,三昧真火的成长速度就明显的加快了许多。

    是以,这才能够在短短十年里达到六阶巅峰的地步。

    如此一来,当初宁月璟前往修真界永夜仙朝参加斗法盛会所得来的那一道八阶巅峰的木中火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静静地盘膝而坐着,尹修将紫府中的三昧真火祭了出来。

    看着面前三色火焰灼灼燃烧的三昧真火,尹修轻吸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抹欣然之色,紧接着,又把那道八阶巅峰的木中火也一并祭出。

    “希望这道八阶巅峰的木中火能够让三昧真火顺利的突破,晋升到七阶吧!”

    尹修双眼凝望着面前的两团火焰,低声喃喃的说道。

    “只要三昧真火晋升到七阶,那么便是真正的蜕变到仙火的层次。如此一来,便是凭借这三昧真火之威,寻常的大乘半仙也都无法抵挡!”

    当即,尹修立刻开始结印,施展法决,催动面前的三昧真火开始吞噬炼化那一道八阶巅峰的木中火。

    六阶巅峰的三昧真火所蕴含的力量已然是远超过八阶巅峰的木中火,是以,炼化起来也是十分的顺利。

    随着三昧真火迅速的吞噬炼化那道木中火,三昧真火的颜色也开始悄然的一点点变化了起来。

    红、橙、蓝的三色火焰颜色逐渐的变深,周围的空间在三昧真火的力量影响之下,形成了漩涡般的扭曲。

    尹修静静地观察着三昧真火的变化,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几分期待的心绪,还有些许微微的紧张感。

    随着那道八阶巅峰的木中火逐渐地被吞噬炼化,越来越小,三昧真火所散发着的三色火光却是愈发的明亮和艳丽。

    并且,在其核心处,渐渐地浮现出了一道若隐若现的三色莲花影像。

    尹修心知三昧真火已然是蜕变在即,心中也不禁泛起些许的激动情绪。

    在尹修的注视之下,三昧真火核心处浮现的那一道莲花虚影愈发的明显而真实。

    随着那道木中火最后一点也被三昧真火吞噬炼化,三昧真火顿时渐渐地微颤了起来,三色的火焰相互交缠萦绕,随后,渐渐地开始收缩凝聚。

    中心的三色莲花虚影则变得愈发真实,焰光愈发明艳夺目……

    在三昧真火将那道八阶巅峰的木中火吞噬炼化之后,又过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三昧真火终于彻底的完成了蜕变。

    化作了一道三色的火莲,那道火莲有着九道花瓣,每一瓣的颜色都各不一样,彼此间隔,散发着强烈的焰光。

    而在火莲的中心,却是有着一枚三色浑然的‘莲子’,那颗‘莲子’简直犹若金丹一般,圆润、通透、明净、无暇,在‘火莲’的中心熊熊的燃烧着……

    “七阶!终于顺利的晋升到七阶了!”

    感受着那朵‘火莲’中所蕴含的惊人力量,尹修心中不由微微的激动。他得到三昧真火这么多年,如今总算是将其提升到了‘仙火’层次的七阶!

    深吸了口气,尹修按捺下内心的激动情绪,当即将面前的七阶三昧真火收回了紫府当中。

    三昧真火才刚刚完成蜕变,晋升七阶,还需要一些时日的蕴养来稳固,暂时倒是还不宜马上动用它。

    不过,尹修此刻却是已然又想到了当初所得到的那一截仙骨。

    “如今我这三昧真火已经是达到七阶的地步,应当可以炼化那一截仙骨了吧?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试试。不过,还是得要再等待一段时日,待三昧真火完全稳固之后再尝试去炼化那截仙骨……”

    尹修低声自语道。

    这一次闭关,并没有耗费尹修太多时间,前后也就五天而已。

    当尹修出关后,将自己的三昧真火已顺利晋升到七阶的消息告诉宁月璟和纪雪晴、江闪闪三女时,她们也都是一阵欣喜。

    尤其是宁月璟,更是显得有些激动。

    毕竟,那道八阶巅峰的木中火可是她努力的帮尹修得来的。

    如今尹修顺利的借助着那道木中火的力量使得三昧真火晋升七阶,这也让宁月璟觉得自己真正的帮到了尹修。

    修真历五十九年二月,在宁月璟已然怀胎八月之时,纪雪晴和江闪闪也终于先后怀孕。这对于尹修来说,无疑又是双喜临门的事情。

    而纪雪晴和江闪闪也都同样欣喜不已,顺利的怀孕后,两人也总算是了却了心中的一件大事。

    两个月之后,宁月璟终于临盆,为尹修诞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宁月璟的产房内,尹修坐在宁月璟的床边,一只手轻握着宁月璟纤柔的手掌,目光望着刚刚分娩后,宁月璟那还带着些许汗水的面庞,眼神中充满了爱怜之色。

    而宁月璟则低头看着自己左右两侧,包裹在襁褓中的孩儿,脸上满是初为人母的光辉与幸福。

    “师父,你为咱们的孩儿想好名字了没有?”

    这时,宁月璟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尹修,开口问道。

    即便他们已然完婚,如今连孩子都已生下,不过宁月璟还是习惯于叫尹修‘师父’。

    尹修微微一笑,握着宁月璟的手稍稍紧了紧,目光扫过自己的两个孩子,微笑道:“名字我已经想好了,老大呢,就叫济桓,小的呢,便叫齐光吧。你觉得这两个名字怎么样?”

    “济桓……是取自《诗经·泮水》的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齐光则是《九歌·云中君》里的那句‘与日月兮齐光’?”

    宁月璟稍稍想了一下之后,抬起头来,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尹修问道。

    尹修闻言,微微颔首,含笑着应道:“嗯,对,没错。就是出自这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