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一章狂妄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万仙海,天摇海域。

    一道人影犹如闪电一般的在天摇海域上空疾掠而过,这道身影的速度极其之快,转瞬间便是数十里之遥掠过。

    这时,人影忽然停了下来,凝望着前方远处一座庞然巨岛,眼中微微掠过一丝冷芒。

    “这里应当就是星海阁宗门所在的‘星罗岛’了!”

    这道人影赫然正是尹修!

    数日之前,尹修将郁长生以及蓝心妍等人安顿好在衍月三仙岛后,便立即启程赶来了修真界中。

    这一次,尹修是打定了主意,要一劳永逸的彻底解决星海阁这个仇敌。

    尹修可没忘记当初他与郁长生等人的修行之地‘云霄岛’就是被星海阁给强占了去,同样没忘记他修为尚浅时曾被星海阁的弟子仗势抢夺了他得到的灵药。

    更加没有忘记争夺五行圣莲莲子,以及在永夜仙朝时与星海阁所结下的仇怨。

    深吸了口气,尹修身形再次微微一闪,片刻之后,便直接出现在了那座巨大的星罗岛的上空。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我星海阁!”

    星罗岛外有着为数不少的星海阁弟子把守,察觉到突然出现的尹修,一队巡逻的弟子立刻飞了过来,冷声喝问。

    尹修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随即轻哼了一声,“我是来讨债的!既然你们凑了上来,那便先收点利息!”

    说罢,尹修蓦地张手隔空一抓。

    霎时间,那一队足有七八人的星海阁弟子顿时感觉浑身一僵,整个身体,包括体内的真元法力都悉数被禁锢,根本无法动弹一丝一毫。

    要知道这些人虽然只是负责巡逻的弟子,但一个个也都有着分神期之上的修为。

    瞬间就被尹修禁锢,这些人心中顿时一片骇然,眼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惊惧之色,同时还有几分惊怒。

    这里可是星海阁的宗门所在,何曾有人胆敢如此放肆,胆大妄为的对他们出手?

    然而,就在他们心中惊怒交加之际,尹修已然猛地握紧了张开的手掌。

    瞬间,一股可怕的力量立刻压迫他们的身体,所有人,连一丝抵抗的余地都没有,全部都‘嘭’的一声,直接被压碎炸裂。

    身体化作了一片血肉碎块如雨点般落下,就连体内的元神也都被彻底捏碎,魂飞魄散……

    抬手间解决了一队巡逻的星海阁弟子,尹修的目光再次投向了下方的星罗岛。

    深吸了口气,尹修没有多作迟疑,立刻祭出了番天印。

    在他的催动之下,番天印顷刻间变得巨大无朋,朝着下方星罗岛便猛地砸了下去。

    “轰!轰隆……”

    番天印的一砸之下,顿时将星罗岛的守护大阵砸得剧颤不止,甚至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纹。

    突如其来的震动立即惊动了星罗岛内的众人。

    那些星海阁的弟子纷纷有些惊乱的抬头看着头顶的守护大阵,而那些修为不俗的长老以及太上长老,包括阁主星海天都同样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了?”

    一道道灵识立即释放出来,查探情况。

    尹修既然已经杀上了门来,自然也不打算遮遮掩掩,就那么坦然的立于星罗岛高空中,目光冷然的盯着下方。

    并立刻再次催动着番天印继续朝着星罗岛砸下……

    “是他?”

    “居然是他!”

    “没想到我们正在到处找他的踪迹,他却自己送上了门来!”

    星海阁的那些太上长老发现尹修的身影之后,顿时一个个惊怒不已,同时也有几分欣喜和激动。

    要知道他们找尹修的踪迹已经找了许多年。

    前几日好不容易发现了郁长生等人的踪影,却不想等他们找到九龙岛时,郁长生等人已经先一步跑了,以至于他们都忍不住有些懊恼和不甘。

    没想到,这才过了短短几天,尹修居然自己送上了门来。

    “所有太上长老,立即随我去擒下此人,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给逃了!我倒要看看他究竟哪来的底气竟敢主动的找shàng mén来!”

    星海天在发现尹修之后,一阵大喜过望,立刻传音给星海阁内的所有太上长老。

    一时间,几道身影纷纷从冲天而起。

    包括星海天在内,星海阁的所有八位修为达到了大乘期或是七劫以上的散仙已全部汇齐。

    轰!

    轰隆!

    尹修仍然继续催动着番天印一下又一下猛砸着星罗岛上的防御大阵。

    虽然尹修并没有动用仙元力,但是,以尹修目前的修为,即便是以真元法力催动番天印,其威力也是惊人的。

    在被连续猛砸了好几下之后,星罗岛的防御大阵已然被砸出了不下二三十道裂纹。

    正在这时,星海天带领着星海阁的那些太上长老纷纷御剑冲了出来。

    尹修见对方已经现身,嘴角不禁泛起一抹冷笑,旋即便暂且收回了番天印,目光冷然的盯着对方。

    “好胆!你竟敢主动送shàng mén来找死,今日,便是为柳师弟还有方师弟、雷师弟他们报仇之日!”

    星海天眼神冷厉的死死盯着尹修,眼中充满杀机,还有几分遮掩不住的贪婪。

    即便是现在,他也始终还对尹修的那几门神通秘术以及法器念念不忘。

    虽然他也察觉到尹修此刻的修为已然突破到大乘初期,不过,星海天自信凭借星海阁足足八位大乘期和七劫以上散仙的力量足以zhi fu尹修。

    更何况,他星海天可是大乘后期修为,他亲自出手,难不成还镇压不了区区一个大乘初期的人物?

    听到星海天的话,尹修冷笑一声,不屑的道:“就凭你们?嗤,今日我既然敢来此,那便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整个星海阁连根拔起,斩草除根!”

    “狂妄!”

    “大胆!”

    “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

    “简直找死!”

    星海天身后的那些星海天太上长老听到尹修如此‘狂妄’的话语,顿时纷纷一阵怒喝叫骂。

    尹修对此却仅仅是轻蔑的一哂,继而淡淡的道:“狂妄么?呵呵,很快你们就知道我是不是狂妄了。”

    “你们在我眼中,不过就是一群土鸡瓦犬尔,根本不值一提!”

    说着,尹修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不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