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六章绝望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这、这是三昧真火?!”

    正要御剑逃走的许都河以及那位八劫散仙骤然看到前方猛地冒出来,将他们给团团包围的三昧真火,顿时大吃一惊。

    尤其是感受到面前的三昧真火之中所蕴含的恐怖气息更是让他们感到一阵心惊胆战,骇然不已。

    虽然他们对三昧真火的了解不是十分的清楚,但也感受得到面前围住他们的三昧真火远远胜过了寻常九阶灵火的层次,不出意外应当是已然达到了仙火的级别。

    别说现在他们身上根本已经没有了强力的防御法器,就算是有,看到如此可怕的三昧真火,他们也根本不敢尝试这么直接冲出去。

    发现周围突然出现三昧真火包围的不仅仅是许都河两人,星海天和另外那名大乘中期的太上长老同样发现了四周熊熊燃烧的三昧真火。

    两人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惊骇之色。

    谁也没想到尹修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他这是要赶尽杀绝吗?”

    星海天深吸了口气,眼睛死死地盯着已经停止了三境行术,正冷然看着他的尹修本体,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几分悔意和无力感。

    早知如此,之前就不该托大的。

    现在的情况,他们便是想逃也决计没有可能再脱身了。

    “难道我星海天纵横万仙海这么多年,今日便要殒命于此?”星海天心中充满了苦涩和不甘的想道。

    尹修可不会在意他们此刻心中是什么想法。

    在释放出三昧真火将所有人都彻底包围在一个巨大的‘火球’当中后,尹修本体当即开始催动那十八片青莲花瓣对那名大乘中期的太上长老展开绞杀。

    与此同时,番天印也再次被尹修本体给祭出,打神鞭则被收回。

    眼下尹修本体面前已经没有了散仙存在,打神鞭自然也就没有了什么用武之地。

    番天印一出,尹修本体毫不犹豫的就催动着一同朝着那位大乘中期的太上长老猛砸过去。

    原本抵挡着那十八片青莲花瓣的攻击就已经摇摇欲坠,濒临崩溃的防御,又被番天印这么一砸,顿时彻底溃散。

    没有了防御的阻挡,那十八片青莲花瓣立刻飞旋着从各个方位绞向那名大乘中期的太上长老。

    随着一阵‘嗤嗤’的声响,一片飞旋的青光划过,那人蓦地闷哼一声,双眼倏然瞪大,口中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嗬’的声响,下一刻,整个身躯便瞬间被肢解成了数十块大大小小的碎块!

    那些碎块刚要下坠,却又紧接着被番天印所释放出的力量彻底绞碎成了一团血雾……

    至于那人的神魂,自然也同样不能幸免,被那十八片青莲花瓣所绞杀。

    随着又一位太上长老丧命在尹修手中,星海天看得是眦目欲裂,眼神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和怒火,以及不甘。

    然而,这还并不是结束。

    在尹修本体绞杀那位大乘中期的太上长老之时,巫神尹修也追上了被三昧真火所阻的许都河与那位八劫散仙。

    巫神尹修的眼中寒光闪过,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紧接着,手中干戚斧猛地挥下,浑厚的斧芒一闪,目标直指那名八劫散仙。

    面对巫神尹修的攻击,那名八劫散仙一阵大骇,慌忙之下,赶紧结印施法。

    可惜这一次他的反应却是稍慢了半分,或许是因为刚刚被突然出现阻挡住他们的三昧真火给影响,心神稍有些恍惚,内心感到了绝望。

    以至于,他的法术还未施展出来,巫神尹修的干戚斧就已然先一步落下。

    不过,即便让他及时的施展出了防御法术,却也根本无法抵挡住干戚斧的威力。除非一旁的许都河能够帮他再多加上一重防御法术。

    否则,如果仅仅是一重防御法术的话,最终也难逃被干戚斧直接击溃,并且自身也被干戚斧的余威劈成两半的下场。

    只不过此刻许都河自顾尚且不暇,又哪还有余力去顾及他人?

    就在巫神尹修挥下干戚斧的同时,他的口中也喷出了一道闪电攻向许都河,逼得许都河手忙脚乱的赶紧给自己身上加了一道防御法术,勉强抵挡住巫神尹修的那一道闪电攻击。

    至于那位八劫散仙,没有半点悬念,直接被干戚斧斜肩劈成了两半,当场毙命!

    随着那位八劫散仙的陨落,星海阁原本的八人,眼下就只剩下了星海天与许都河两人!

    并且,可以预见,他们两人也很快就要步上其他人的后尘,绝没有半点幸免的可能。

    星罗岛上,星海阁的那些弟子还有众多的长老此时已经无法再查探到尹修与星海天等人的战况。

    三昧真火的阻隔让他们的灵识也根本无法探入其中查看情况。

    只不过,此时每一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忧虑和紧张、忐忑。

    他们都不是瞎子,从之前的情况明显可以看得出来,星海天等人虽然占据着绝对的人数优势,但是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恐怕最终结果很难太好。

    现在他们心中最大的期望就是阁主与诸位太上长老能够顺利的击退敌人,至于将对手击杀或者擒下……他们已经根本不敢多去想。

    “希望阁主和太上长老们能够将那人击退吧!”

    “那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实力怎会如此的可怕,刚才阁主连仙器‘明阳宝珠’都祭出了,却也完全被压制……”

    星罗岛中,众多星海阁的弟子和长老都忍不住满怀忐忑不安的低声议论。

    他们却是不知道此刻除了星海天与许都河两人之外,其他人已经悉数被尹修本体和巫神尹修所斩杀。

    不过,他们很快就能够知道了。

    巫神尹修在将那名八劫散仙斩杀后,立刻就将目标对准了面前仅剩的许都河。

    刚刚许都河所施展的防御法术虽然挡住了巫神尹修释放的闪电攻击,但是,那道法术也随之被闪电击溃。

    望着巫神尹修目光冰冷的挥动干戚斧横扫而来,许都河眼中充满了惊恐和绝望。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许多的画面,想到了刚才那一个个被巫神尹修接连斩杀的师兄弟,甚至想到了当初在永夜仙朝时被巫神尹修斩杀的血月真人和血灵真人。

    就在这时,干戚斧那森然的斧芒蓦地从他的脖颈处一闪而过。

    许都河的意识猛地变得一片空白,灵台深处的神魂在干戚斧掠过他脖子的瞬间便被干戚斧的力量所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