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品:《灵泉石上流

    苏清泉站在房门口,看着床上交缠在一起的那对男女,心中是愤怒的,她怒火滔天!

    不过,这愤怒却并不是来源于温明的隐瞒和表里不一!

    虽然这些年温明一直在追求她,但是她并没有一丝的心动,温明之于她只不过是一个贴心弟弟而已。

    因为温明是她的未婚夫石逸生前领养的孤儿,所以她会代替石逸照顾他,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对她自己来说也只是一种亲人间的陪伴而已。

    如果温明喜欢关欣,她会替他们开心,甚至还会送上一笔不菲的结婚礼金,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哦,忘记说了,这个跟温明滚在一起的女人叫关欣,是苏清泉公司的财务主管,她是温明的同学,经有温明介绍进公司的,工作能力是不错的,苏清泉看在温明的面子上,几年之间就提了她做财务主管。

    不过此时此刻,她突然想到前一段时间她查公司的账的时候,公司有好几笔账目有些不清不楚的,因为当时温明跟她解释了一番,她因为信任便也没在意,这会儿想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

    苏清泉心中突然满是讽刺,钱对于她来说不过是身外之物,她努力的挣钱只不过是为了报仇而已,若是温明想要钱,直接跟她说就是了,何必做那些偷偷摸摸的事!

    她不在乎温明的背叛,因为温明没有那么重要,她愤怒的是他们竟然敢在这张床上做那样龌龊的事情,这是她跟石逸的床,他们这么做玷污了她跟石逸的床!

    并没有理会因为她的出现,而吓的停止了正在交缠的这对光溜溜的男女,她重重的踩着脚上精致的高跟鞋,一如以往跟公司那些股东们开会一般,就这么一脸冷漠的走进了房间,丝毫没有捉奸在床的意味!

    整个房间里只有她定制款的鞋子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哒、哒、哒”的响声,每一声都敲在温明和关欣的心头上,震的他们的心脏急剧的收缩,脸色也越来越惨白起来了!

    苏清泉双手环胸,笔挺着身子站在那张大床的前面,看也不看这两人此时肮脏、怯懦的样子,只是冰冷的开口,用毋庸置疑的声音道:“滚下来,现在、马上!”

    床上的两人被苏清泉的话冻的浑身一颤,此时的温明才如梦初醒一般,也来不及穿上衣服,就这么从床上滚落了下来。

    “泉姐,泉姐,你听我说,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你一定要相信我,是关欣她勾引我的,我们都喝多了,她勾引了我!”温明从床上滚下来,滚到苏清泉的脚边,拽着她那笔直垂坠的的裤脚,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苏清泉并没有听温明的解释,她看着依然还傻坐在床上愣愣的不知所措的关欣,眼神犀利,再次开口道:“我说了,给我滚下来,不要让我再说一次!”

    关欣刚刚是真被吓傻了,此时接触到苏清泉那犀利的目光,好像有人在她的脸上划了一刀一般,痛的她浑身一个激灵,迅速的从床上爬了下来!

    不过到底因为是女子,还有那么一丝的羞耻心,顺手拽了一个被单裹在身上,不像温明那样就这么毫无羞耻的暴露在苏清泉的面前。

    温明还在哀求,“泉姐,泉姐,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真的是这女人她勾引我的,我对你的心从来没有变过,你才是我心中的挚爱,原谅我一时糊涂!”

    “温明,你放屁,明明是你找的我,这会儿了却往我身上推,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没想到你这么没种!”关欣怕苏清泉,却是不怕温明的,听到温明把事情都推到她身上也是着急的骂出声。

    刚才还在床上缠绵的一男一女,这会儿竟然为了谁勾引谁的话题,开始争执了起来,也真是够讽刺的了!

    不过苏清泉并没有在听,她根本不在乎他们两个说的话,也不在意到底是谁先勾引了谁!

    她现在很烦躁,烦躁的想shā rén,因为关欣从床上下来之后,她看到那张大床上被他们两个搞的一片狼藉,这床单还是她亲自买来交给温明铺上去的。

    这座别墅近年来虽然她不来,但是这屋里的摆设还是跟石逸走的时候一样,就连床品一直以来都是同一个品牌同一个花色,只是每年她买了新的让人来更换,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她跟石逸的灵魂都住在这里!

    只是现在被这眼前的这两个人给搞脏了,她常常午夜梦回时会思念的地方就这么被污染了,而两人的争执声让她更加的烦躁!

    来的时候甚好的而心情,被眼前这一对男女给破坏了。

    就在今天,她终于把石家给毁了,用了八年的时间,她终于亲手给石逸报了仇,所以她才终于敢于踏入这座八年没有踏足的别墅,她今天是要来把这个好消息来告诉石逸的。

    但是,却让她看到了这两人在她和石逸的别墅里做这样的龌蹉的事情,温明是知道她从来不回来这座别墅的,所以才敢于带着关欣过来吧。

    确实,这么多年了,温明很了解她的生活习惯,但是今天是意外。

    “滚,马上滚出去吗,从我眼前消失!”苏清泉指着门口喝道。

    苏清泉的冷血是出了名的,在商场上的手段了也是十分的狠辣,关欣害怕苏清泉的怒火,所以听到让他们滚,她甚至松了口气,裹着床单,拽起地上的衣服,赶紧往门外走,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

    但是,温明没有走,他不能走,也不敢走,他知道如果他现在走了,那他可能将一无所有,他这些年努力扮演的贴心先生的形象毁了,他兢兢业业努力钻营的东西,就什么都没了。

    “泉姐,泉姐,你听我解释,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一次,你别生气,你心脏不好!”都到这个时候,他还妄图用体贴来给自己找个出路。

    苏清泉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往日那般的精致儒雅,现在的他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甚至苏清泉从他身上看了一丝可怜的意味。

    他不过是个孤儿,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和石逸给的,恐怕他现在是怕了,怕极了。

    苏清泉不由的叹了口气道:“温明,你如果喜欢关欣,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们办一个体面的婚事,何苦要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呢,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

    “泉姐,我不喜欢她,我一点都不喜欢关欣,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要跟关欣结婚,我要跟你结婚!”温明听说要让他跟关欣结婚,顿时慌了。

    “我说过的,我不会结婚的!”苏清泉闻言冷然道。

    “你为什么不结婚,为什么不结婚,我追了你八年了,我那么爱你,每天都围着你转,照顾你,体贴你,陪伴你,帮你处理公司的事物,为什么不跟我结婚,为什么不能结婚!”温明情绪有些失控,他歇斯底里的喊道。

    “温明,你很清楚,我的心里只有石头哥,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可是,他都死了八年了,我才是陪了你这么多年的人,为什么我连一个死人都比不上!”温明怒吼。

    “啪”一个狠狠的耳光掴在了温明的脸上,苏清泉怒道:“你没有资格说他!”

    温明被苏清泉打傻了,他捂着被打的那半边脸,愣愣的看着苏清泉,眼底里全是不甘和愤怒!

    苏清泉不想跟他纠缠,便缓和了语气道:“温明,你冷静一些,我想要静一静,你先走吧!”

    苏清泉的口气毋庸置疑,温明木讷的站起身来,往外走,垂头丧气,人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精气神,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穿,就这光着身子。

    苏清泉皱皱眉头,随手掀起床上的被单,扔在了温明的身上,这被单已经脏了,她也不会再要了,就给他蔽体吧!

    “披上吧!”

    温明好像没听到一般,任凭那被单从他身上滑落到地上,他还是这么垂头丧气的往外走!

    苏清泉见状摇摇头,也并不理会,反正这别墅很大,也没有别人,他出了这个房间,也不会暴露在外面!

    苏清泉看温明已经走到了门口,便转身走到窗边,伸手推开了窗户,让风吹了进来,把屋子里这难闻的味道尽快的吹散。

    她的别墅是建在山上的,窗户下面便是悬崖,悬崖不是很高,下面有一片流水,站在窗边能感受到水面上那温润的空气。

    深吸了一口这温润的空气,她心情稍平了一些,正想打diàn huà叫人来打扫,身后突然传来歇斯底里的叫声,“是因为石逸,都是因为石逸,都是因为他!”

    苏清泉猛然转头,看到温明站在原地,已经转身在看她了,双眼赤红,就像一头猛兽一般的向她冲了过来。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脖子已经被对方牢牢的钳制住了。

    “你这个贱人,我追了你这么多年,每天像孙子一样的伺候你,我的大好时光都浪费在你身上了,你就用那点小恩小惠就想打发我了,你不让我好过,咱们谁都别想好多,我要你死,你死了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了!”

    温明显然已经失去理智了,他的手上越来越用力,苏清泉感觉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她快要窒息了。

    但是坐以待毙不是她的风格,她找准机会,用尽全力,一脚踹在了温明的下/体上。

    她穿着高跟鞋,这一脚踹下去,温明“嗷”的一声发出如野兽般痛苦的哀嚎声。

    然后狠狠的推了苏清泉一把,就萎靡的倒在了地上,抱着下体来回的打滚!

    但是,被他这么一推,再加上她那一脚的借力,苏清泉不由自主的从开着的窗户里摔了下去,窗户并不高,温明那一下的力气很大,她整个人成抛物线状就这么从窗户里往外摔了出去。

    她在空中奋力的抓了一下,却只抓到了空气,然后整个人就直直的往下坠落了!

    而下面是悬崖,悬崖下是一片山涧!

    风声迅速的从耳边划过,划的她的身体生疼生疼的,然后她感觉自己掉到了水里。

    巨大的窒息的感觉,迅速的湮没了她全身的感官,她也不再挣扎了,她知道她要死了!

    这样也好,这样一来她就能去找石逸了,反正她已经报了仇,从明天开始,那个曾经显赫的石家,就要从华夏的商界消失了,石家的人会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人随意的侮辱、践踏,她让他们生不如死!

    嘴角漾起笑容,在黑暗侵袭她的理智之前,她只来得及把双手交叠紧紧的贴在胸口她一直戴着的那块小石头上。

    那是石逸送给她的石头,当年他亲手给她戴上这块石头,还笑说是找世外高人开过光的,里面封存了他的一根头发,以后他们若是失散就用这块石头来找到他。

    当时,她还笑他搞封建迷信,但是等他去了之后,她从来都不肯摘下这块石头,这块石头成了她所有的寄托!

    “石头哥,我来找你了,你的小石头会带我找你吧!”苏清泉心中默念道,然后眼前一黑,便失去知觉了。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这片山涧之下,一道白光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