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石家饭桌(二)

作品:《灵泉石上流

    这一碗粥极其的清淡,甚至比她往日里喝的都清淡一些,清泉怀疑这里面要是能有一百来个米粒就很不错了。

    就在石老太给清泉盛粥的当下,饭桌上一直当yin xing人的郑氏动了。

    她猛的抬起头,看了看清泉的那碗粥,蜡黄的脸上一阵苍白,似乎眼圈也红了,嘴唇颤抖着好像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坐在那的清泉也看出来了,这女人们在石家吃饭是自己做不了主的,男人们那里都已经甩开了腮帮子吃起来了,女人们这里还要等石老太来给她们分饭吃。

    至于这饭分多分少,分好分坏,全看石老太这个当家人的意愿,还有对你的重视程度了。

    比如石大花这样的,当然是分的最好的了,而杨氏、小张氏这样的给石家生儿育女的儿媳妇也能分到一些不错的。

    再后来就是石家的亲孙女了,石老太即便是觉得丫头片子不值钱,但到底是石家亲生的,也不会特别的苛待。

    而像清泉和郑氏母女这样的估计在石老太心中都是外人,给她们吃饭是浪费粮食。

    尤其是郑氏,她名义上应该是石大中的媳妇儿,应该跟杨氏、小张氏是一波的,但是她不但排在了静儿和石志雪这些晚辈的后面,现在竟然还排在了清泉这个新进门的儿媳妇的后面。

    说起来郑氏也算是清泉的名义上的继母了,算是长辈,但是石老太今天的排序明显是没给她留一点面子,所以方才她见石老太先给清泉分的粥,便一副那样欲哭无泪的样子!

    但是不管郑氏心里多难受,多不甘,她也不敢开口反抗,因为她不是石大中明媒正娶的媳妇,而且还带了一个拖油瓶的女儿,石家说把他们母女赶走,就赶走了。

    这样一个年月,她们母女若是被石家赶出去的话,便唯有饿死的份了,所以即便是在石家没有地位、没有尊严,还受欺负,她们也得忍着,最起码在这里有口饭吃,有屋子住,能活命!

    偏偏这时候杨氏还不安生,只听她突然“嗤”笑一声道:“这二郎媳妇虽然没有上过花轿,也没过拜堂,不过到底是经了长辈们见证写了婚书入了档的,跟那些外来的就是不一样啊!”

    她怪腔怪调的说着话还拉着长音,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满桌子的人都知道她在说谁。

    众目睽睽之下,郑氏微微抬头看了男桌上的石大中一眼,见那男人埋头吃喝,连看都没看这边一眼,禁不住眼眶更红了,身子都跟着颤抖起来。

    石老太似乎这时候才想起训斥杨氏来,不过也只说了一句:“还不住口,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轻飘飘的就这么过去了,至于郑氏那里,她是连看都没看一眼。

    最后,郑氏母女也分到了粥,郑氏分到半碗清粥,比清泉的那一碗还不如,石欣只分了小半碗,浅浅的一个碗底,估计三、五的口就能喝完。

    就这样,石老太给石欣分粥的时候,满桌子的人都能看出她的不情愿来。

    然后,盆里剩下的粥,石老太就没有再分了,她用勺子搅了搅,便端起来都倒到了自己的碗里,不多不少正好满满的一碗,比石大美的那一碗还要浓稠一些。

    清泉见状,不得不佩服这石老太业务水平是真高啊,给每个人分多少拿捏的量是真正好,这才能不多不少的给自己剩下这么一碗啊!

    分完了粥,清泉以为能吃饭了,没想到石老太又拿起桌上的黑面饼子分起来。

    她似乎很享受这种主宰众人的吃喝的状态,分起东西来慢条斯理的,丝毫不顾及饿着肚子的众人。

    她先是拿起一个饼子,直接给了石大花,石大花似乎是习以为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接过了。

    然后石老太又拿了一个掰成了两半,一半给了杨氏,一半给了小张氏。

    杨氏看着小张氏的那一半饼子恨恨的瞪了一眼,因为小张氏那一半儿明显比她的那一块大一点。

    小张氏却是当没看见一样,笑眯眯的接了饼子,掰下一块儿来塞到了旁边自家女儿石志雪的手中。

    杨氏见状看了石老太一眼,见石老太正欣慰的冲小张氏点头呢,便抿了抿嘴,没有开口,有时候她还是会看个眉眼高低的。

    筐里还有两张饼子,但是石老太却是不是分了,她自己拿了一张,这才抬眼扫了众人一张,开口道:“恩,吃饭吧!”

    众人好像是早已经习惯了石老太这分东西的方式,她一声令下,大家便拿起自己分到的东西吃起来。

    清泉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还真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啊,竟然等着别人高高在上的分给她一点吃食,就跟施舍似的。

    前世不说她后来当了董事长之后手里掌握着巨大的财富,这天下间什么美食没有吃过!

    就是小时候在家里,家里条件也就是一般工薪阶层,但是父母那么疼爱她,恨不得把所有的好吃的、好用的都留给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啊!

    又一次感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清泉在心中暗暗下决定,一定要尽快实施她的计划,尽快的能掌控的自己的温饱,这样连吃个饭都要看人脸色的日子,她是一天都不想多过啊!

    看了一旁的静儿,她也没有分到饼子,虽然石志雪也没有分到饼子,但是石志雪至少有她母亲照顾着,小张氏把自己的饼子分了一半给石志雪。

    静儿没了娘,在这饭桌上没人替她打算这个,可想而知小姑娘这些年的苦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怪不得跟小时候那腼腆的脾气相差甚远呢!

    在这个家里,要是静儿不懂得给自己争取一口饭吃,估计早就饿死了!以后就让她这个当嫂子的来维护她吧!

    饭桌上静儿见清泉那碗粥实在是清汤寡水的可怜,便想把自己的粥给清泉倒一点,石老太看见了一把把筷子拍到了桌子上,脸色拉的老长。

    清泉见状赶紧挡住静儿的动作,她是怕静儿这样做得罪了石老太,以后饭桌上更分不到什么吃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