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石老太的郁愤

作品:《灵泉石上流

    “二郎,她怎么知道那十两银子的事,你告诉她的?”石老太看向石志坚,目光咄咄!

    现在石老太关注的重点不在豆腐上了,而是清泉说的那十两银子上头了!

    要知道,平日里石志坚往家交银子的具体数目也只有石志坚和石老头、石老太知道,家里其他人一概都别想知道,这便是石老太管家的手段,绝对不能让家里人清楚她手里有多少银子!

    有时候甚至石老头都不是那么清楚,这财权全在石老太手里把着呢,她想给谁就给谁,她想怎么补贴小儿子还有娘家那边,别人也不清楚。

    但是今日清泉这么清楚的说出了石志坚上个月交了十两银子的事情,她突然觉得事情有点失控了,这要是二郎往后把这事情都告诉这小蹄子的话,那这小蹄子岂不是对她手里的银子了如指掌了!

    石老太这会儿顾不了豆腐的事了,她突然觉得一直以来稳稳握在她手里的财权,似乎有些不稳当了,她死死的盯着石志坚,看他怎么回答。

    石志坚却只是抬了抬头,对清泉笑了笑,然后轻描淡写的道:“清清,又不是外人,没什么不能对她说的!”

    “哗”的一下,石志坚此话一出,石老太全身的力气似乎泄了一半!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当初她就应该死死的拦着不让着小蹄子进门的,这哪里是娶了个媳妇进门,简直就是娶了个祸害!

    是祸害,是狐狸精,勾的二郎五迷三道的,什么话都对她,这才刚进门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告诉她了,这以后还不反了天啊!

    石老太现在看向清泉不只是要吃人那么简单了,简直是要活剐了她的,在这慑人的目光背后,还有一种莫名的忌惮和深深的防备,似乎是在防备她动摇她一直牢牢握在手中的权利!

    “奶,您这是怎么了?”

    清泉明知故问,其实她今日是故意激怒石老太,做这些都是有目的,她从来不是一个任人欺侮的软蛋,石老太这些日这样随意欺侮、拿捏和辱骂她,已经让她很是不满了。

    她今日就是趁此机故意反击的,她要让石老太对她有了忌惮,以后不敢在随意辱骂她,要拿捏她也要先掂量掂量!

    至于那十两银子的事情,不是石志坚告诉她的,当初她在昏迷的时候石志坚就离开了,哪里有时间告诉她这些。

    这是静儿告诉她的,石老太以为石志坚不会跟别人说,岂不知石志坚早就告诉了自己的mèi mèi。

    静儿原来比较胆小懦弱,在家里经常受欺负,他告诉静儿这些,就是让静儿知道,她亲哥哥有挣钱养家,让她不必害怕,在这家里过的理直气壮一些。

    上个月,石志坚护了一个大户人家的镖,这大户人家出手很大方,除了镖局给的五两银子的工钱,另外又多赏了五两银子,所以石志坚就拿回家来十两银子,比往日里多了一倍。

    静儿告诉清泉这个,一是没拿嫂子当外人,另一个也是在嫂子面前给哥哥刷刷好感度,让嫂子知道,她哥哥是能干,是能挣银子的!

    清泉今日提这个虽然没提前跟石头哥商量好,但是她知道石头哥一定会向着她的,果然石头哥跟她默契十足,说出来的话,正是她想要的!

    啊,老公回来的感觉可真好啊!清泉心里美美哒!

    清泉这边心里美了,石老太那心里可是翻江倒海的难受,她很想大声的呵斥二郎,叫二郎以后不能把这些事情告诉这小贱蹄子!

    但是,她心里知道,没有用,嘴在二郎身上,二郎想说,人家夫妻关起门来说话,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怪不得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啊,这娶了媳妇儿,就忘了这些年都是谁养活的他了,白眼狼啊白眼狼,当初就不该遂了他的意,让他娶了这狐狸精进门,真是个搅家精啊!

    石老太现在是连石志坚都恨上了,心里大骂石志坚白眼狼,忘了她这么的多年的养育之恩了!

    要说养育之恩,石老太还真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石志坚兄妹小时候全靠自己母亲王氏拉扯,这王氏是妯娌里面最绵软的人,平日里根本不会偷奸耍滑那一套,石志坚那个爹说白了就是个自私的人,每天只顾自己舒服就行,根本不会护着她。

    又碰上杨氏和小张氏这样的妯娌,一个惯会耍横,一个滑不溜手,再碰上石老太这样的婆婆,这家里一半的活计都推到了她身上,不然最后也不会累的难产而死。

    其实,依着王氏这么勤劳肯干的性子,自己一个人养活两个儿女也是能养活的,所以说若是石志坚兄妹小时候只跟着母亲过,再加上有他的师父也就是清泉的父亲的帮衬,说不定比在石家过的日好还要好呢!

    后来,王氏去世之后,石志坚兄妹在家里过的日子就更难了,没母亲护着的孩子,在这样一个家里,可想而知是怎么样的艰难孤苦!

    石志坚也是没有办法才去镖局打工的,那时候他才十三岁啊,在镖局也就是个学徒工,最苦最危险的事都是他们这些学徒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熬到了今天当上了镖师!

    当镖师虽然银子挣的多,但是那是拿自己的命拼出来的,现在这世道这么乱,朝廷不作为,百姓们过的苦,多少人过不下去落草为寇的,打家劫舍的可不少,他们每次出镖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啊!

    所以要仔细算起来,石老太要跟石志坚讲究什么养育之恩之类的,她还真是讲究不起来,相反现在倒是石志坚在养活着着石家一家子!

    不过,话是这么说,可石老太不这么认为,她可不管石志坚是怎么长大的,她认为只要石志坚是她孙子,是姓石的,是吃了她石家的饭长大的,那就是受了她的养育之恩,就得听她的!

    一旁喝茶的石老头对自家老太婆性子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看石老太的脸色,就知道她的心思了,不过这时候他觉得还是不能让老太婆继续说下去了,再说多了便伤了祖孙的感情,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才是正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