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花生米

作品:《灵泉石上流

    “奶,奶,我,我,给我尝尝!”四郎石志华见那一盘子花生米就要被端走了,急的上来抱石老太的大腿。

    石老太瞪了他一眼,嘴里念叨着“泼皮猴子”之类的,却还是从盘子里捏了两粒花生米塞到了石志华的嘴里。

    石志华吃的一脸享受,不过也就两粒花生米眨眼间就吃完了,再一抬头看到他姐石志雪已经要端着盘子往外走了,一下子急了,伸手就去抓,“别走,别走,我还要!”

    石志雪端着花生米的盘子,也已经被这香味给迷住了,心里惦念着路上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偷吃一点呢,根本没防备石志华会来这么一下,被他这么一抓,手一松“啪嗒”盘子摔到了地上。

    粗瓷的盘子落到了地上倒是没坏,只不过磕坏了个边,但是盘子里的花生米却都洒了出来,滚落到了厨房的土地上,沾了脏。

    屋子里一时极其静谧,大家都傻眼了,这么金贵的东西,又是花生、又是白糖、又是油的,就这样给糟践了!

    之后,清泉只感觉从石老太的方向传来了一股子不可忽视的怒气,似乎已经快形成实质了。

    石老太两眼冒火,伸手一巴掌冲着石志雪甩了过去,“死丫头,连个盘子都端不牢!”

    石老太已经怒急了,这一巴掌打下去石志雪这个小人儿至少要脱半层皮。

    清泉见状赶紧去拉已经吓的傻住的雪儿,这事情明明白白的就是石志华的错,石老太却迁怒到石志雪身上,家里的女孩儿就这么不值钱吗!

    比清泉速度更快的是小张氏,早在盘子落地的时候,小张氏似乎就已经想到了这一茬,石老太的巴掌落下来的时候,她一把抱住了女儿,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她的后背上。

    不顾后背传来的疼痛,小张氏赶紧拉着石志雪和石志华跪在地上哭道:“娘,两个孩子犯了错,是我这个当娘没教好,不过今日有贵客在,可千万别打扰了贵客,过了今日任凭娘处罚!”

    到底是自己的亲侄女,石老太虽然心疼东西,却也不能把人打死,再说今日又有贵客在,若是动静闹大了惊扰了贵客,岂不是要伤了小六的面子。

    “还不赶紧起来,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石老太压低了声音怒道。

    小张氏见状松了口气,婆母方才在气头上,过了一段,她再好好哄哄,想这事就能过去了。

    再不敢让四郎在这厨房里待着了,本想着今日家里这么多好吃的,四郎向来讨他奶的喜欢,便叫着孩子在这屋待着,也能讨些好处,不想差点闯了大祸,

    把四郎推了出去,她和石志雪赶紧整理了衣裳,要去收拾地上洒落的花生米,刚伸手却是被一旁的杨氏的给挤开了。

    “弟妹你毛手毛脚的就别管了,别再出了乱子!”杨氏得意洋洋的撇了小张氏一眼,往日里都是小张氏在婆母面前比她得脸,今日可算是让她抓住痛脚了。

    小张氏今日里势弱,也不吭声,就让到了一边。

    清泉就见杨氏边捡地上的花生米,边偷偷的往自己嘴里塞,因为花生米上有油,滚到地上便沾了许多土,杨氏也不管这个,正偷吃的起劲。

    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孩子都好几个了,趴在地上鬼鬼祟祟的干这种事情,清泉都觉得丢人!

    “大伯娘,你要是吃也要把外面沾的土弄下来啊,就这么和着土吃下去,别再吃坏了肚子!”清泉故意开口道,这杨氏总是欺负她,有仇不报非君子!

    石老太因为失了花生米正心疼呢,那可是她攒了好久才攒下来的,要不是今日来了贵客,她可真是舍不得拿出来,现在花生米掉到了地上是绝对不能给贵客用了,她正想用什么顶替呢,就听到了清泉的话。

    这一转头,果然看到杨氏正趴在地上往嘴里塞东西呢,那个气叫不打一处来啊,随手拿着手里的铁铲就冲杨氏的脑袋拍了过去,“穿肠肚烂的东西,怎么不吃死你啊!”

    石志雪挨打有她娘护着,杨氏挨打可没人护着她,一铲子砸到脑袋上,杨氏只觉眼冒金星,“嗷”的一嗓子就嚎了出来。

    “掉到了地上了,贵人吃不了,还不给自家人吃了啊!”杨氏挨了打还觉得她挺有理的,坐在地上哭嚎着。

    这东西掉到地上了,也是金贵东西,石老太还想着回头洗干净了,给她娘家送过去,她那侄媳妇怀了身子该吃点好的补补,却是没想到已经被杨氏偷吃了这么多了,一个、两个的没一个省心的玩意!

    “奶,怎么这么吵,我小叔让我来问问,出了什么事?”石志明从外面走了进来。

    杨氏那大嗓门一嚎,别说整个厨房里了,就是站在石家院子外面都能听见,这不石大正正陪着客人在后院里看梅树,就听到杨氏这么一嗓子,赶紧暗示石志明来看看,可千万别在贵客面前失了他的体面!

    “哦,没事,没事,你娘毛手毛脚的不小心在灶台上烫一下,没什么大毛病,叫你小叔他们好好看树,不用担心这边!”石老太赶紧说道。

    “哦,我娘烫着啦,没事吧?”石志明这一点还算可以,还知道问问他娘。

    “没事,能有什么事,一会儿拿凉水敷敷就好了!”石老太边说边瞪了杨氏一样,让她不要说话。

    “那就行,那我先回后院了,万一我小叔有个什么跑腿的活计,还得指使我呢!”石志明边说着露出一丝的得意来,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这么体面的人呢,能给人家跑跑腿都觉得与荣有焉。

    石老太一听这个,赶紧挥着手中的铲子说道:“大郎快去,快去,别耽误了你小叔的事!”

    “那,奶你们动作快点,一会儿从后院回来,就要去正房坐着里,那茶点都要端上去,别耽搁了!”石志明还从没敢吩咐过他奶什么事,这会儿不知怎么就大着胆子来了这么一句,其实这句话也不是石大正让他说的,说完了心中又有些忐忑!

    哪知道石老太一句埋怨都没有,还是一本正经说:“放心,耽误不了,耽误不了!”

    石志明见石老太不但没有训斥他,还这么一本正经跟他说话,只觉被重视,心中如同大夏天喝凉水一样爽,不由挺直了胸脯,故意咳嗽了两声道:“那行,我先去了!”

    看样子这会儿早已经把她娘烫着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