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黄师爷

作品:《灵泉石上流

    众所周知,这后山上方圆几十里,别说是猎物了,就是草根、野菜都没有了,清泉却拎了一只山鸡回来,不叫人惊讶才怪呢!

    “什么,你说是你猎的?”最先淡定不下来就是杨氏了,扯着嗓子喊开了。

    清泉最不耐烦搭理杨氏了,见她咋咋呼呼的样子,也只只是点了点头,并不开口答她。

    “这不可能,这山上哪还有东西啊!”杨氏却不在乎,这会儿她的心思没在这上面,她脑子里想的是这东西绝不能是二郎媳妇猎回来的。

    “是我从深山里打回来的,不然也不会回来这么晚了!”清泉冷声道。

    “你、你、你,”

    被清泉这么一说,杨氏更是不肯罢休要追根问底,却是比一旁的石老太狠狠的打断了,“老大媳妇住口,当着客人的面大呼小叫的成什么体统,还不给我进屋去!”

    石老太对清泉的话虽然惊讶,但是此时还能保持一份冷静,在她眼里此时没有比巴结冯公子更重要的事情了,至于二郎媳妇的事情,她可以等送走了冯公子再慢慢审问。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她也觉得这山鸡不能是清泉猎回来的,这“小狐狸精”贯会糊弄人,说不定是用什么手段得来的,拿回家骗人的。

    她琢磨着万一二郎媳妇在外面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被杨氏当着冯公子的面问出来了,岂不是坏了宝贝小儿子的事啊!

    看看石老太的想法,在她心里,就觉得清泉做的事都是错了,出了门也干不出什么好事来!

    杨氏被婆母这么一呵斥,看着清泉手中那只肥硕的山鸡,虽然心中百爪挠心一般想问个明白,但是却也不敢在说话。

    只是石老太叫她回屋里去,她磨磨蹭蹭的并不愿意走,要知道这送贵客出门,到时候村里人肯定都是远远的看着的,这么露脸的事,她可不愿意被落下,最后只是往后面退了退,隐在了小张氏的身后。

    石老太显然知道她的心思,不过眼前有贵客在,也不是她发威的时候,便狠狠的瞪了杨氏一眼,也没在开口,转头看到清泉还站在原地拦着路,不由恼怒。

    瞟了一眼那冯公子脸色尚好,还带着笑,不由松了口,压下脾气,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对清泉道:“那你赶紧进屋歇着吧!”

    这么一句话,听起来倒像一个慈祥的长辈对晚辈的爱护,清泉不得不佩服石老太面子功夫做的真不错。

    石老太做了慈祥的长辈,清泉自然不能做不懂事的晚辈,便笑道:“谢谢奶啊!”

    说完便把路让了出来,打算回自己房间,哪知那位跟着冯公子而来的师爷突然开口道:“这位娘子请留步!”

    清泉驻足,有些疑惑的看向对方,“先生有事?”

    不等那位师爷开口,石大正却赶紧往前一步,跟对方道歉道:“这是我家那二侄儿的内人,乡野村妇不懂礼数,黄师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听石大正的话,好似是清泉这样随意的跟对方说话,就是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般,她应该像其他石家人一样对对方毕恭毕敬,谄媚赔笑才对!

    清泉心中窝火,正欲出言讽刺,那位黄师爷却已然又开口了:“石公子误会了,是在下豁然出言唐突了,在下只是想问一问这位娘子关于后山的一些事情!”

    石大正闻言赶紧陪笑道:“原来如此,黄师爷只管问,只管问”。

    然后又转头端起一副长辈的架子对清泉道,“二郎媳妇,黄师爷问你话呢,你一定要好好回答!”

    那副神情,好似清泉能被黄师爷问话,是天大的荣幸似的。

    清泉懒得理他,只是转头问那黄师爷道,“先生想问什么?”

    清泉本以为这位黄师爷也是对她能去深山狩猎好奇,没想到这位黄师爷却正儿八经问了她几个问题。

    先是问她深山里的动、植物生长的情况,还问了她后山一路上的植被情况,又问了她从这里到深山脚程几何之类的,问的倒是挺详细的。

    清泉也是没有隐瞒,把自己知道的,看见的都如实相告了。

    不过几个问题之后,清泉便明白了,这位黄师爷倒是个干实事的人,他问的问题看似是好奇清泉经历和后山的环境,其实大多都是关于民生和后山的植被的问题。

    想来这地界连着灾害几年,这位黄师爷作为县太爷跟前的得力助手,是想通过清泉经历看看这后山的灾情到了哪一步,今年这灾情有没有大幅度缓解。

    清泉对石大正印象不好,这冯公子和黄师爷又是跟石大正一起回来的,本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念头,清泉对这两位也没啥好印象。

    不想这几个问题问完之后,清泉对这位黄师爷的印象彻底改观了,这位应该是一个正人君子,而且还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人。

    黄师爷问话的时候,石家人倒是没人敢插嘴,只有清泉和这位师爷一问一答,倒也清静,那位冯公子在旁倒是听的也仔细,不时的还跟黄师爷对视一眼,点点头之类的。

    清泉观察这位冯公子站姿挺拔,目光清正,举止得体,看起来也非石大正之流,并不像是个纨绔子弟。

    想着他们来石家,知道农家院困难,还自带了不少吃食过来,还是比较能了解民间疾苦的,应是知书达理的人家,就是不知道怎么看上这石大正了,难道就真的是仅仅好奇那梅树开花的事情!

    看着两人的情形,清泉脑子一转,脑海里有了一个想法。

    问完了问题,黄师爷沉吟片刻,然后这才对清泉拱拱手笑道:“多谢苏娘子解疑了!”

    “举手之劳,先生不必客气!”清泉回礼道,“不过,小女子,这里也有一事向先生请教!”

    “哦,苏娘子尽管说来,若是在下所知,定然如实相告!”清泉的话让黄师爷有些惊讶,不过方才于清泉对答,他发现这位苏娘子对答清明,出口成章,想是识文断字的,这个年代女子识文断字可是不容易的,他心中佩服,便也不肯轻慢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