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来硬的

作品:《灵泉石上流

    石老太这软的不行,要来硬的啊!

    也是,石老太就是再爱在外面冲个场面,也不过是山村农妇,山村人家,家里的小媳妇儿不听话自然是要打的,还能指望他们讲理不成!

    何况清泉现在丈夫不在什么,娘家也等同于没有,在这家里除了小姑子静儿,根本没人会为她出头,石老太让人打她是一点顾虑都没有的!

    石老太就不信了,她手下这多儿子、媳妇儿、孙子的就制不住这个小贱蹄子!

    一旁坐着的石老头虽然觉得这样不好,但是他也觉得清泉有些不懂事了,一个小媳妇家家的拿着那么多银子不交上来,这可是不对的!

    “把银子搜出来就行了,别动手!”石老头添了这么一句,他这也纯粹是和稀泥!

    “嫂子,快跑!”

    今日这事静儿一直在旁看着,先是为嫂子挣了银子而惊喜,后又因为奶的刁难而害怕,但是她人微言轻在这事上一点嘴都插不上,这会儿见嫂子要挨打本能的喊出了这么一句。

    “静儿别怕,他们打不着我!”清泉站在原地不动。

    她这态度更是激怒了石老太了,指着众人呵斥道:“还等什么,还不给我动手!”

    石家人眼热清泉的银子,那首先要清泉拿出来才行,这会儿清泉不往外拿银子,他们再多的想法也白搭,所以石老太一声令下,他们都蠢蠢欲动。

    最先动手就是杨氏和石志明母子了,这两人早就看清泉不顺眼了,杨氏更是早就想打清泉了,今日她算是奉了婆母的命令动手,更是毫无顾忌了,张着手,冲着清泉就呼了过来。

    而清泉甚至还能石志明眼中的淫光一闪,分明是不怀好意!

    轻轻冷哼一声,脚下微动,只听“啪”的一声,杨氏那一个大嘴巴子狠狠的呼在了石志明的脑袋上,因为用力过猛,收势不住,整个身子甚至压在石志明的身上,只听“噗通”一声,这母子两个就摔在地上,石志明是后脑着地,杨氏是脸着地!

    这屋里可是实打实硬地啊,听着那巨大的声响,清泉不由咧咧嘴,都替他们觉得疼的慌!

    两人摔懵了,周围的人也被两母子给整蒙了,一下都没了动作!

    “娘,你打我干嘛?”良久缓过神的石志明才一把推开压在她身上的杨氏怒吼道!

    杨氏被摔的浑身散架,“哎呀”一声,扶着摔疼的侧脸急忙解释道:“大郎啊,娘不是打你啊,娘是打那小贱蹄子,怎么就打着你了呢!”

    说完好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了,也不顾疼了,“蹭”的从地上蹿起来,指着清泉骂道:“一定是这小贱蹄子搞的鬼,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着又要扑上来拽清泉的头发!

    看着张牙舞爪的杨氏,清泉不得不佩服她的猪脑子,怎么就屡屡吃亏,屡屡不长记性啊!

    清泉还是没有动手,不过不知怎的,放在脚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几子微微动了,杨氏“啪嗒”一脚绊在那小木头几子上,又是一个脸着地。

    方才摔下去还有石志明在身子底下垫着,这回可是实打实的摔了下去,疼的她“嗷”的一声,半天爬不起来!

    这会儿石老太也看出点门道来了,想到今日清泉跟黄师爷说她是用轻功去的后山,当时她以为清泉吹牛,没当一回儿事,这会儿想来这小贱蹄子可能从小跟着他爹学了点粗浅功夫!

    石老太并不以为,清泉会多么厉害的功夫,毕竟光看清泉那柔弱的小身板,也不像是会功夫的样子!

    对杨氏怒其不争,转头对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石志明喝道:“还不把你娘扶起来,丢人现眼!”

    然后又拍着炕,对几石大兴几个喝道:“还不动手把她给我捉住,真真是反了天了!”

    石老太觉得清泉不过是会些粗浅功夫,定然不是三个大男人的对手,这丫头如此凶悍,一会儿定要把她绑起来好好打一顿才是!

    这会儿石老太也是上了心火了,她觉得今日若是不把清泉打一顿,把她打怕了,这以后就更不好管教了!

    石大兴三人本是男性长辈,本来就不愿意对清泉动手,这事情传出去不好听,可是见杨氏制不住清泉,而且她娘又一直催促,想着那十二两银子,便一咬牙往前而来。

    “二郎媳妇,乖乖听你奶的话,把银子交了,也好免了一顿皮肉之苦,回头大伯帮你给奶求求情!”石大兴还一脸为难的劝道。

    “对对,四叔也帮你做保,你只要交了银子,必然不让你奶打你!”石大进也跟着劝道,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不然你把银子给爹,爹跟你奶说!”石大中接着道,这话就贪婪了不少了,竟是想自己把银子拿到手。

    清泉看着三人的样子,心中冷笑,脸上却云淡风轻道:“爹,大伯,四叔,你们也不用多说了,本来要是好商好量的,家里若是困难,我挣了银子补贴一、二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这样来硬的我自是不从!”

    说着还瞄了石老太一眼,接着道:“不瞒你们说,我从小跟我爹功夫,就你们几个可不是我的对手,不然我也不能从深山那虎狼之地安然的回来!”

    说着不见清泉手中动作,却见几柄闪着银光的飞刀直冲三rén miàn门而来!

    飞刀极快,带着全完的压制性,那种被锁定目标的感觉,让石大兴三人腿下一软,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

    他们只觉马上就要被利刃穿透面门的时候,那飞刀却似乎又灵性,只擦着三人头顶而过,而后悄无声息的没入了他们身后不远处的房梁上!

    这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不由让三人浑身一软,瘫倒在地,石大进甚至还“啊”的叫出声来!

    清泉不理他们,只是飞身而起,冲着他们身后的房梁轻轻一挥,三柄飞刀一闪,然后便消失不见了,清泉一个旋身,站回了原地!

    屋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除了清泉所有人都像定住了一点,看向清泉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