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教妹

作品:《灵泉石上流

    还是石老太最先反应过来,她也坐不住了,“蹭”的从炕上窜起来,看样子是心有不甘要来打清泉,但是走了两步又忌讳什么,不敢上前,只得指着清泉骂道:“反了天了,反了天了,敢动手打长辈,这就休了你,休了你!”

    清泉却是笑了,“奶,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动手了,我可是一指头都没动,都是你们一直喊打喊杀的!”

    清泉一直没有跟石家人动手,就是怕落下个跟长辈动手的罪名,她虽然不在乎,但是跟长辈动手石老太就有理由休了她,所以她才只是想了个折吓唬吓唬他们!

    “都动上刀子了,还一指头都没动呢,你这是睁着眼说瞎话呢!”石老太跳着脚骂道。

    “奶,那是我自个拿着刀玩呢,我又没伤着人,奶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当着你的面不玩了!”

    “你,强词夺理!”

    “你们看见我动手了?”清泉环顾四周,对着众人问道。

    这些人可不是石老太,早就被清泉方才那一手给吓到了,尤其是石大兴三人,此时被清泉这么一看,全都吓的不由自主的摇头,那里还敢反驳!

    “看吧,奶,大家都说没有呢!”清泉冲石老太笑道。

    石老太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登时气的说不上话来,用颤抖的手指着清泉,口中不停的重复,“休了你,休了你!”

    “这奶说了可不算,石头哥是不会同意的!”清泉道,此时在这里多说无益,石家人也奈何不了她,看了石老太一眼,便道:“那奶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不等石老太在接话,就转身从正房走了出来。

    回到房间关shàng mén,清泉不由的叹了口气,今日算是跟石家人彻底翻脸了,其实这并非清泉本意,银子的事,其实清泉想跟石老太周旋一番,大不了拿出一些好处来,安抚下石老太就好。

    哪知石老太和石家人如此贪婪,目的达不到竟然要动手了,清泉也只得威慑威慑他们了,不然还真的乖乖被他们打了不成!

    只是她知道,今日她这样的处事方式,恐怕是给石头哥招了麻烦了,等石头哥回来只有,石老太必定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石头哥是她亲孙子,她若是以亲情相挟,必定会让石头哥为难!

    上房里断断续续传来石老太的哭骂声,还能听到她喊人让去叫村长、叫村里长辈过来,说是要休了清泉的声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一会儿,又平静下了,也并不见有村里人过来!

    清泉也微微松了口气,毕竟以后还要在石家生活,她也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了,今日若是真把村里长辈请了来,虽然她也有办法过关,但是总是麻烦,于她的名声也不好。

    晚饭没有吃,不过幸好下午在山谷里吃的比较好,这会儿也不饿,折腾了这么一日,清泉也确实是累了,躺倒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良久,听到门外有小声的叫门的声音:“嫂子,嫂子!”

    是静儿的声音,声音很小,因为清泉一直保持着警惕,睡的不实,所以静儿一叫,她就听到了。

    起身开门,看到静儿端着提着热水站在门口,“赶紧进来!”

    静儿低着头提着水,走了进来,抬头看了看了清泉,又赶紧低下了头,目光似乎有些不敢清泉对视,而且动作上也比往日里显的陌生了一些,有些躲闪的感觉。

    清泉见状皱眉,接过静儿手中的水壶,柔声问道:“静儿,你怕我?”

    “不,不是!”静儿赶紧摆手,“我,我只是觉得嫂子今日里跟往日有些不同!”

    清泉知道了,她今日又是去深山打猎,又是挣了十二两银子,还出手震慑了石家人,跟平日里的表现大相径庭,一时间让这单纯的小姑娘有些难以接受了。

    不过,此时此刻这小姑娘还能冒着石家之大不韪,来给她送热水,显然这心里还是向着她这个嫂子的。

    也不急着洗漱,拉着静儿做到床边,问道:“那你觉得我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啊?”

    静儿被问的愣住了,歪着脑袋仔细的想了想,这才道:“好,也不好!”

    “怎么讲?”

    “嫂子有本事,能挣银子,还能让奶和大伯娘她们打不了你,这自然是好的。但是咱们家毕竟是奶说了算,嫂子是晚辈,跟奶顶着干,我怕奶一顶不孝顺的大帽子压下来,嫂子没处说理去。今天嫂子走后,奶就让四叔去叫村里的长辈说是要休了嫂子,我当时吓坏了,我也哥也没在,万一真让奶做成了可怎么办啊!”静儿脸色紧张,心有余悸道,想来是真心为清泉担心。

    “那怎么后来没动静了?”清泉也纳闷问道。

    “是爷给劝住了,说是家丑不可外扬!”静儿小声道。

    清泉点头,想来是石老太和石老头也知道,今日这事,若是真掰扯起来,他们也不见得占理,即便叫了村长、长辈来,石头哥不在,一时半会儿也不能真休了她。

    到时候在闹的满城风雨的,于石家的名声不好,这两日因为石大正带了贵客回来,石家在村里名声正盛的时候,他们这会儿可不希望坏了这好事。

    所以,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把这事给压了下去。

    “我知道了,以后嫂子多注意,今日也是事出突然,嫂子我也不能站在那等着乖乖挨打吧!”清泉对静儿笑道。

    “那是不能!”静儿毫不犹豫点头。

    “再说了,我也不是不给银子,要是家里真困难,我还能见死不救吗!你哥昨日回来,刚交了银子,我都看着呢,家里不缺银子,咱奶非要我的私房银子没有这道理!”清泉慢慢指引静儿道,这姑娘太单纯,她这当嫂子的潜移默化的要教教她。

    “以后,我还能进山打猎,挣了银子难道都要交上去吗?再说了,你哥已经交一份银子了,家里这几年的开销的都是你哥在撑着,我还要再交一份银子,那家里岂不是都要靠我们夫妻俩养着,这不是成了无底洞了吗!”清泉道,“关键是,即便我们交了银子,养了家,你看这家里有人说一句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