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孤立

作品:《灵泉石上流

    静儿闻言,点点头,觉得嫂子说的挺有道理的,她哥挣钱养家,她还真没听到家里谁念她哥一句好,小叔不挣钱,还花钱最多,家里人却都说他好,凭啥!

    “再说了,你觉得若是大伯娘和四婶他们自己挣了银子,会交给公中吗?”清泉问道。

    “那肯定是不会的!”静儿连想都不用想,大伯娘和四婶自己挣了银子,怎么可能交,就大伯娘那样的谁敢动她银子,她就能跟谁拼命的!

    四婶更是精明的很,估计她挣了银子,都不能让家里人知道,自己早就藏起来了!

    “所以说啊,咱也不能去做傻瓜,这可不是一次、半次的事!今天折腾开了,以后也省的麻烦!”清泉笑道。

    见静儿若有所思的点头,清泉便也不在多说,随手从枕头下面摸出几个她从山谷里带来的果子,塞到静儿手中,“今日在山里摘的,特别的清甜,这是给你留的,赶紧尝尝!”

    静儿看着手中散发着清香,非常鲜嫩的野果子,不禁满是惊喜,这家里平日里连吃青菜的时候都少,更别说这样的果子了。

    拿起一个来,咬了一口,一股清甜的味道充斥着口腔,甚至比肉还好吃,静儿不知怎么的一瞬间就红了眼圈,好几年了她都没吃过这样好吃的果子了,几乎都要忘了这那甜甜的味道了。

    “傻姑娘,怎么还哭了!”清泉一把搂住静儿,心疼道!

    “嫂子,是太好吃了!”静儿吸着鼻子,靠在清泉怀里,为自己方才的疏远自责!

    自从嫂子来了家里,处处事事护着她,就连早那一口肉粥都不忘往她嘴里送一口,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哥哥常年在外,这家里再没有人真心爱护她,嫂子来了之后,她才又感到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一时间心中难过,竟是抱着清泉呜呜的哭起来。

    “呜呜,嫂子你别怪我,我是害怕,我怕奶把你赶走来了,我怕这家里又剩下我自己了!”

    清泉闻言也红了眼圈,她明白这姑娘的心思和担忧,在这家里那种孤立无援的孤独感!

    石老太在她心中威严已经根深蒂固,即便是今日清泉表现的强硬,但是在静儿心中肯定觉得清泉是斗不过她奶的,她是真的害怕唯一对她好的嫂子被赶走!

    恐怕在静儿心中,哪怕清泉委曲求全,也希望她留下来!

    但是,这姑娘并不知道,在石家委曲求全,并不是她们姑嫂的出路!

    “傻姑娘,快别哭了,现在咱们手里银子,想吃啥就吃啥,想买啥就买啥,再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以后都能吃饱穿暖了!”清泉轻抚着静儿的后背道。

    “过段时间,咱们去镇扯布做新衣服,我们静儿也是大姑娘了,要打扮起来了!”

    “还有,咱们静儿不是想吃鸡腿吗,嫂子打了猎,别说鸡腿了,整只鸡都让咱们静儿吃了!”

    清泉一点点的畅想着美好的未来,静儿在她怀里,忍不住“噗嗤”一声,破涕为笑,“嫂子,我哪有那么嘴馋!”

    见静儿不哭了,姑嫂俩笑闹了一会儿,却也不敢大声,怕被外面听到了,又是不痛快。

    洗漱了一番,静儿也没有留下来,想是今日见了清泉的彪悍,知道嫂子一个人睡没问题,她这当小姑子也不能一直陪着嫂子睡不是!

    等静儿走后,清泉睡不着,便盘腿坐在床打算练功,今日白天也只是草草的浏览了一遍脑中的这个神农典,有了个大概印象,这会儿细细翻看,发现这功法不愧是神医门至尊传承,确实极难。

    要不是这白玉笺隐在她脑海里,跟她心神协调,意念一动便可领会,不然单单领悟起来也是极难的!

    欲练神农心经必先打通身体的二十四条经脉,也多亏清泉从小跟父亲练功,身体经脉舒展,又吃了玉面给的益气丹,所以并没有一般人打通经脉那么痛苦。

    月色清朗,清泉心神完全沉浸在其中,一呼一吸似乎都与这天地融合起来,再睁开眼已经是晨色蒙蒙,不知不觉竟是过了一夜。

    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下身体,闪身到空间里,接了一杯灵泉水喝下,只觉神清气爽。

    喝着灵泉水,清泉不由狠狠的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真是傻了,她昨晚应该到空间练功才对的,这里灵气充沛,练起功来自然事半功倍,放着好东西不知道用!昨晚她真的是被石家人给气糊涂了!

    即便如此昨晚,她也打通了三条经脉,虽然一晚没睡,喝了灵泉水之后,也觉得的神清气爽,并没有疲劳的感觉。

    从空间出来,看看天色尚早,便又躺下睡了个回笼觉,直到听到外面有了动静这才在屋里收拾一番,打开门出来。

    今早,石家人见了清泉都有种异样的感觉,杨氏冷哼一声,小张氏倒是冲着清泉笑了笑,不过也是一副躲躲闪闪的很怕人看到的样子。

    石家人男人都装没看见清泉,孩子们都躲着她走,被关了两天的郑氏和石欣缩在角落里埋头干活,连头都不敢抬。

    本来清泉在这家里已经挺被孤立的了,这会儿就更甚了!

    不过,清泉也不当一会儿事,历来他们也没对她热情过!

    吃早饭的时候,还是石老太分饭,不过清泉是一个米粒都没分到,石老太这是想拿不到清泉钱,就要断了她粮啊!

    清泉也不以为意,本来她还想总往外跑,石家人会有意见,这两天就先不去山谷了,不过看这情形,他们都当她这个人不存在似的,那她留在这里没意思,不如去山谷找玉面去,最起码那里有吃有喝的,一个人还自在惬意。

    打定了主意,清泉直接从饭桌起身,说了一声,“爷、奶,我进山打猎了!”然后不等石老太说话,就径直离开了。

    虽然石老太不搭理她,但是作为晚辈的要出门自然要跟长辈说一声,口头说一声而已,这是小事,她不会给石老太留着这个把柄的,至于他们答不答那就是他们的事了,反正她该做的还得做!

    身后传来石老太的一高一低的喝骂声,清泉也全当耳旁风,这叫骂声听多了也就那样,清泉都要免疫了!

    进山之前,先去了趟苏家,清泉发现平日里,这个时辰江月已经给小虎煎药了,可是今日灶却没有药炉,显然昨天她的话起了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