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采买

作品:《灵泉石上流

    清泉见对方望过来,便礼貌的冲对方笑了笑,没想到对方见状也礼貌的点了点头。

    清泉顿时好感倍增,要知道在这个阶级分明的社会,他现在只是一个村里来的穷小子,人家这样的公子哥能冲他点点头,已经算是给了极大的面子和尊重了。

    不过,看着这个公子哥,清泉总感觉特别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但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基本没出过门,也没见过什么人,思来想去也想不起在那见过,最后只能归结为莫名的眼缘了。

    吴掌柜动作挺快的,没让清泉等多久就把银子拿来了,五个十两的银锭子装在一个钱袋子里一并给了清泉。

    清泉点了一下,没有问题,便谢过对方,这就告辞了。

    那吴掌柜送出门,还叮嘱清泉若是再打了山货,直接送过来就是了,价钱好商量。

    清泉点头,这福满楼做生意挺公道的,而且并没有势利眼,从上到下为人和气,处事规矩,而且也没有东问西问的探听她的来历只来的,让她很有好感,以后若是再卖东西,可以直接来这一家。

    推着空车,出了福满楼门,清泉在心中大概算了下自己的资产,加上从师父那里拿的那几十两银子,她也算是有一百多两的积蓄了,今天可是要好好的采买一番了,她有多久没吃到纯的大米饭了啊!

    直接去了米面铺子,买了米、面,又去了杂货铺子买了各种调料和生活用品,最后想了想又去了布店,她想为石头哥、静儿还有自己各做一身夹棉的衣裳。

    她跟石头哥的衣裳还好,最起码没打着补丁,静儿的衣裳却是打着补丁的,而且就一身棉衣,清泉摸过特别的薄,天一冷根本不顶用。

    小姑娘也是爱美的年纪,以前是没有条件,现在她有了银子,自然愿意给她打扮打扮。

    不过现在天会越来越暖和了,清泉决定做成夹棉的,就是在里面絮上一层薄薄的棉花,既暖和又不臃肿,过几日正好能穿。

    布店的老板娘是个挺热情的中年女子,听了清泉的要求给她推荐了几块既厚实颜色又鲜亮的料子,还拿出了一包新棉花给清泉看。

    “小哥啊,多亏你来的是我的铺子,我跟你说啊,这条街上也就大娘这里有这么宣软的新棉花,在别家你可买不到!”

    “哦,大娘有本事!”清泉恭维道。

    “主要是我弟弟在咱们振威镖局走镖,平日里能帮我从外面带些好东西来,我这是沾了他的光!”那大娘说着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振威镖局,不就是石头哥所在的镖局吗,这么说这大娘的弟弟跟石头哥还是同事呢,清泉顿时好感倍增。

    “振威镖局啊,我听说那里面镖师都很厉害呢!”

    “那是,从咱们枣庄县到府城这一路上,没有不给振威镖局面子的,杨总镖头可是个厉害人物,跟咱们县太爷也是称兄道弟的呢!”那大娘夸赞道。

    清泉闻言暗叹,看来人还得走出来,今日她才出来这么短的时间,就接收了这么多信息,原来振威镖局跟县太爷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又打听了一些关于振威镖局的事,最后清泉又选了三块深色比较好的料子并两块稍微差一点的料子。

    这是个石老头、石老太还有那个公爹石大中和郑氏母女买的,虽然清泉并不喜欢他们,但是既然她要给自己三人做衣服,就不能落下长辈,既然还要在石家生活,这便是一些面子功夫。

    郑氏母女虽然在家没有地位,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二房的人,郑氏也算是二房的长辈,清泉便也把她们的份算上了。

    为了石头哥,她也不愿落人口实,让石老太抓住小辫子,不过是多费一点银子罢了,这对清泉来说不算什么。

    从布店出来,又去了市场买了一些猪肉、鸡蛋之类的东西,山谷里野味不少,但她也不能总吃那些东西,现在有了条件到底还是要准备一些家常的材料才是。

    采买完了之后,她又去了棺材铺,她可没忘记她师父如今还没入土为安呢,虽然师父肉身不腐,而且玉面现在就住在那个房间,成日里伴着师父的尸身不愿离开。

    看玉面的意思,是不想让她把师父葬了,不过清泉觉得人还是入土为安的好,而且想想师父的尸身成日里坐在那里,清泉只觉的浑身有些别扭。

    不过在棺材铺里看了一圈,发现这些棺材质量都太差了,她师父怎么说也是一代神医,若是用这么次的棺材安葬,清泉都觉得不好意思。

    其实人家一般有钱人家,多年之前就为自家精心准备好了安葬之物,没钱的穷人家才会到时候来棺材铺买一口薄棺了事,尤其是这个时候,人们连饭都吃不饱,死了人一张草席一裹了事,清泉想找好棺材还真不好找。

    棺材铺的掌柜倒是说可以帮忙给找点好材料定做一具,不过得需要一段时间。

    清泉倒不怕时间长,反正安葬师父的事,还要和玉面好好沟通一番,便闻言欣然接受,给那掌柜留了十两银子的定金,写下了字据,说好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便告辞离开了。

    推着车特意从振威镖局门口经过,虽然知道石头哥现在出镖了,没在镖局里,但是想着这里是石头哥工作的地方,即便是饶一些远路,她也想来看看。

    镖局没有门脸,就是个敞着大门的大院子,门上挂着振威镖局的旌旗,门口还有两个镖局弟子站着守卫,站在大门口还能看到院子里不少人在练武,清泉挺好奇的,不由的驻足往里面张望。

    而此时,正好从大门里走出一行人来,为首的那位还挺面熟的,竟然是她在福满楼看到的那位少爷。

    和那位少爷并肩走出来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妙龄少女,少女显然和开心,脸上带着笑,跟这位少爷说着什么。

    那位少爷走到门外,也看到了推着车的清泉,不由微微一愣,不过还是非常礼貌的冲清泉点了点头,算了打招呼了。

    清泉没想到对方还记得她,也是赶紧礼貌的停了车,冲对方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了。

    那少爷见清泉车上推了半车的吃食,不由的眉头微皱,转头对身旁小厮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那小厮看了清泉的方向一眼,点了点头应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