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红杏要出墙(三)

作品:《灵泉石上流

    虽然心里恨的牙根痒痒,但是表面上吴氏还是泪水涟涟,面对方氏的指责悲愤辩解道:“咱们大卫可没有不让女子二嫁的规矩,清华人去了,月儿还年轻,总不能让她就这么守一辈子!”

    “我这当娘的就是守了一辈子的,这里面的苦我受了一辈子,我不能再让我闺女受这样的苦。月儿没了夫家,我这当娘就是她唯一的长辈,她的事我便能做的了主,今日这事便是我做的主,你们要怪就来怪我,跟月儿和赵公子没关系!”

    吴氏哭的悲切,说的凄惨,倒也真的让围观的人帮着捏了一把同情泪,可不,人家江月才十八岁,正是大好的年华,以后的路还长着呢,真让人家守寡守一辈子,那可就真把人给毁了!

    “吴氏,你少在这装可怜,我们家可没说让江月一直守着,不过再怎么说也得守过这前三年才是啊,清华这才走了几个月啊,你们就往家带男人了,枉我们清华养了你们江家这么多年啊!”大伯母周氏开了口。

    “大伙也不想想,这大灾之年饿死多少人,这江家孤儿寡母的能好好的活到现在,还不全靠我们清华,这清华刚走他们就要另攀高枝了,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啊!”

    众人听了也不住点头,这周氏说的有点道理啊,虽然让江月守一辈子有些过分了,但是丈夫去了最起码守过前三年再说啊,再说了这大灾之年,若是没有人家苏家的接济,这吴氏母子还真是熬不过来,他们欠着人家苏家的大恩呢!

    这吴氏好不容易拉来的同情票,被周氏这么一开口就给粉碎了,她抬眼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赵公子,眼见着赵公子黑着脸,紧闭着嘴,脸色十分难看,心中“咯噔”一下,就怕要坏事。

    咬咬牙,吴氏松开江月,往前一步,“咕咚”就跪在了地上,抬起头已经满目泪痕,“她大伯,她三叔,清华是个好孩子,我一辈子记得他的好,他的恩!这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做的主,我也是心疼和小虎啊,你要怪就怪我吧,要打要骂都冲我来,求你们放过月儿吧,她还她才十八啊!”

    说着就触地磕头,还真是实打实的磕,一下子脑门上就见了血

    “娘,您这是干嘛啊,娘赶紧起来,不要跪他们!”

    江月见状疯了似的扑上去,去拉扯吴氏,却怎么拉也拉不起来,最后竟是被吴氏带倒,母女两个连带着江月怀里的小虎最后搂到一起抱头痛哭起来。

    母女两个哭的好不凄惨,再加上小虎受了惊吓也跟着哭起来,一时间倒是让人看着甚是可怜,就仿佛苏家和二房是恶霸,欺负了她们这些孤儿寡母,弱女子一般。

    清泉心中冷笑,这吴氏装白莲花的套路可是纯熟的很,明明没理的事情,竟是让她生生的把自己这边演成了一个无辜可怜人。

    清泉不吃吴氏这一套,但是有人却偏偏就吃这一套,那就是举人老爷赵公子了。

    这赵公子名曰赵新华,祖籍江南淳州,他们赵家在淳州之地也是一大族,流传几百年,耕读传家,家资颇丰,而且如今他还有几位长辈在朝为官呢。

    他自己是赵家嫡子,天资聪颖,对于上挺有天分的,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人,若不出意外,三年之后必能中了进士,到时候凭家族力量谋个一官半职应是不在话下。

    所以他这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自生下来就被人捧的高高的,过的是风光霁月,阳春白雪的日子,呼奴唤婢,锦衣玉食!

    没受过苦,读的是圣贤书,守的是多年以来江南大族的规矩,所以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人中“君子”,心怀天下,自认为有保护弱小的责任。

    可是今日这事,是他这么多年来遇到的让他最为难堪,最为尴尬的事,站在这里他只觉羞臊难堪的可以。

    但是他又怪不了别人,因为这事,主要是他的错,他后悔莫及啊,他昨晚不应喝那么多酒!

    在苏家待了几日,在村里游历了一番,体察了民间的饥苦,跟村民处的挺愉快的,他本已定好了今日离开。

    吴大娘听说他今日离开,昨晚上便做了几个好菜,又备下了酒说是给他饯行,他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

    却是不想,晚上出来起夜,迷迷糊糊的竟是走错了房间,早上醒来发现竟是进了人家江娘子的房间,跟江娘子睡在了一起。

    其实,这事挺狗血的,江月醒来就要以死明志,却是被这赵新华给拦住了。

    赵新华自诩正人君子,既然做下了错事就会一力承担下来,况且江月长的还不错,这些日子他对江月还挺有好感的,便跟江月承诺他一定会负责的。

    再加上吴氏在一旁劝着,江月也舍不得离了小虎,小虎如此年幼,若是离了她这个娘可怎么活啊!这才去了死志,但是到底觉得对不起清华哥,心里难受。

    可如今,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她已无路可走,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赵公子去江南去,最起码这赵公子家里有钱,小虎跟着他可以过上好日子,以后等小虎长大了,再叫他回来认祖归宗,给清华哥继承香火。

    江月是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的,她觉得自己这么委曲求全的活着,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小虎,是为了清华哥的香火!

    哪知,他们收拾好东西,要离开的时候,苏家大房和三房就冲进来拦了路,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吴氏本来是防着清泉来着,毕竟一个村里住着,怕消息走漏了,倒是没怎么往镇上的苏家大房和三房那边想,毕竟他们住在镇上,而且平时也不怎么走动。

    吴氏以为自己精明,却也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她的心思既然清泉看出来了,像方氏、周氏这样的成日里打算苏家二房那点家产的人,怎么会不往那边想呢!

    也就江月傻不愣登的,被她娘给卖了,如今还不自知呢!

    就在那赵公子进村的第一天,方氏和周氏就分别找了村里相熟的人家帮忙给盯着了,方氏甚至还派了自己的大儿子在村里悄悄的盯梢,所以这边一有动静,那边就知道了,人还没走,就被拦在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