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修理方氏(一)

作品:《灵泉石上流

    江月见她娘吴氏不肯开口,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跪倒在赵新华面前哭求道:“赵公子你不能不要小虎啊,她是我的命啊,没了小虎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求你不能不要小虎啊,求你了!”

    赵新华本就是个心软的人,如今对江月又有了心思,见她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求自己,顿时心疼起来,心中的责任感顿时飙升。

    伸手把江月扶起来,轻搂在怀里安抚一番之后,这才抬眼对村长道:“村长,我看这事咱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小虎如此年幼就要被迫与母分离,岂不是人间惨剧!”

    “确实,孩子这么小,离不得母亲啊!”村长点头道,然后转头问苏家人,“你们怎么看?”

    清泉却发现这老头问苏家人的时候,若有似无的往她这里看了一眼,看她还好好的抱着孩子似是松了口气,眼神有些复杂。

    这一眼让清泉立马明白了,原来这老头是个通透明了的,人品还不坏!

    “要这么说的话,我们苏家也不是那等无情无义之人,但是不管怎么说小虎是我们苏家的种,是我二弟唯一的血脉,这传宗接代可是大事,赵公子想怎么商量?”苏长进振振有词道,却没把话说满,他们就等着跟这赵公子商量呢!

    清泉发现她这个大伯也是“妙人”,明明利益熏心,却也把话说的冠冕堂皇,把自家的里子、面子都捧起来了。

    赵新华沉吟片刻,才道:“不如这样吧,此次因小虎年幼,就先随我们去江南,虽然是我赵家供养,但是并不改姓,等他成年之后,我便安排他回乡祭祖,认祖归宗,这样也可免他们母子分离!”

    “不过,这些年小虎不能侍奉在长辈身边,也属一桩憾事,我愿出一百两,算是小虎对众位的孝敬,弥补这一憾事!”

    赵新华到底是见过世面的,虽然迂腐了些,不过此时也看明白了苏家这些人闹腾的目的不过是想要银子,这就好办了,对他来说,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开口就许了一百两!

    苏家众人一听这赵公子开口就许了一百两银子,不由眼睛都亮了亮,围观的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百两可是一笔大数目啊,这里的人大部分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大伙儿不由羡慕苏家人这是交了好运了啊,不过也有那清楚明了之人,撇撇嘴,心中不耻苏家人的做派!

    “谁知道你说的做不做的准啊,到时候你们若是不让小虎回来继承香火怎么办!”这时候方氏跳了出来大喊道,“三百两,三百两就让你们把小虎带走,外加上二房的房、地契!”

    “若是多年之后,小虎不回来,我们两房还要过继个人口给二哥继承香火呢,这房、地契自然要留下的,不然岂不吃了大亏!”

    方氏扯着嗓子喊出这么一套话来,她是有些贪心不足,见赵新华二话不说就许了一百两银子,就觉得一百两少了,不过她喊三百两有些心虚,赵公子若是不同意,她可以再降一降,她的心里底价是二百两!

    到时候她和大房那边一家可以分一百两,外加二房的房子和地,这么算下来几个孩子的婚、嫁银子,还有家里这几年的开销就都有了!

    方氏心里算计这,不由的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痕,还有些隐痛,哼,江月母子上回因为小虎的事坑了她那么多银子,还打了她一顿,这回她一定要找补回来!

    她这三百两一出口,不仅是围观众人就连苏家众人都忍不住动了容,那可是三百两啊,对他们来说就是天文数字了,够他们在这山村里安逸的活一辈子了。

    “你这婆娘瞎喊叫什么,不懂礼数,赵公子是举人老爷,身份大着呢,会亏待了咱们这些平头百姓吗!”

    苏老三上前一步把方氏扯回来训斥,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了,这是跟方氏一个意思呢!

    而苏家大房几人也全都开口说了方氏,却并没有人说不要三百两银子,也没人说方氏说的不算!

    赵新华皱皱眉头,似是对苏家人的贪婪有些不满,江月见状在赵新华怀中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衣裳,哭的更凶了。

    赵新华被江月抓的心中一软,他家中不缺钱,不过区区三百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便开口道:“三百两就三百两,正好当着村长的面,咱们把契约写下来!”

    苏家众人和方氏不由一愣,他们没想到要了个天价,这赵公子却是连犹豫都没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了,本来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呢!

    此时他们心中不由后悔啊,要少了,要少了啊,早知道这样当初该要五百两,不,不,不,该要一千两的!

    方氏这心里一阵肉疼啊,感觉大笔大笔的银子跟她擦肩而过了,看着清泉手中抱着小虎,不由咬咬牙,没想到这个病崽子值这么多钱,真是亏了啊!

    清泉看方氏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看向小虎不由心中一寒,再看苏家其他人,因为要得了三百两,那既欢喜又懊悔的眼神的,只觉她方才只是想把他们打一顿出出气的想法,真是太便宜这些人了!

    苏家这些人此时就是想反悔也反悔也不了,毕竟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话,他们也不敢跟举人老爷出尔反尔。而且单单这三百两已经也能把他们砸晕了,三百两啊,真真是一大笔银子啊。

    “也好,把契约写下来,白纸黑字,以后也说的明白!”苏长进道,有了银子让他写契约还不是容易的事。

    这时候开始张罗着些契约了,早写契约,早拿银子啊,银子到了自己手里才能安心啊!

    “可,可,这房子的房、地契并不在我手里!”此时江月突然弱弱的说道。

    吴氏赶紧拦着,她这话却是已经被众人听到了,本来吴氏还想着写完了契约之后再说,到时候木已成舟,苏家人也没办法,却不想让江月给先说出口了!

    “什么,你糊弄谁呢,清华没了,清泉出嫁了,这房地契不在你那,在谁那?”方氏不信的嚷嚷道,她盯着二房的房子和地可不是一日两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