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修理方氏(二)

作品:《灵泉石上流

    “她三婶,东西真不在月儿在,你们想想赵公子连三百两都出了,月儿为了小虎怎么会舍不得这房子和地呢!清华走的时候是真没给月儿,要不你们问问清泉是不是他哥走的时候给她了!”吴氏赶紧回道。

    好一个吴氏,好一个祸水东引!

    她这话一出,苏家人的眼光不由在清泉和江月两个身上来回穿梭,最后应是觉得吴氏说的话有道理,这江月为了小虎不会舍不得这房子和地呢,反正到了江南赵家,那么有钱的人家要什么没有,还留着这破房子和几亩地干啥!

    “清泉啊,你哥走的时候,是不是把这房、地契交给你了啊?”苏长进突然对清泉温和的问道。

    清泉站在原地,抱着小虎,笑而不答,眼底一片清冷,直射苏长进的眼眸!

    清泉虽不说话,但是这种气势让苏长进一下子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他心中一颤竟说不出话来。

    “你看你这孩子,你大伯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话啊?”大伯母周氏最是“善解人意”,眼见自家当家的这样子,赶紧出来解围。

    “我,不知道!”清泉慢悠悠说道,一字一句,似笑非笑分看着周氏。

    周氏一窒,只觉被清泉看的周身发寒,愣在当场!

    “什么不知道,我看你是欠教训!”方氏离的比较远,清泉又被周氏挡住了,所以并没有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听到清泉说不知道,一股火就上来了,她正着急拿银子呢,这小蹄子竟敢跟他们在这绕弯子,难道是也想分一羹!

    想到这,方氏撸起袖子上来就要打清泉,她想好了,把这小蹄子打老实了,看她还敢不敢想分银子的事,嫁了人还真是心大了,什么想法都敢有啊!

    方氏扑向清泉,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然后便听到“噗通”一声,有重物落地之声。

    只见方才还张牙舞爪的方氏,倒在地上,而且还是撞到院中一棵树之后,被弹到地上的。

    院中一片寂静,众人傻眼,良久才听到落在地上的方氏痛苦的shēn yin之声!

    清泉这一脚用了三成力,要不了方氏的命,却也不能叫她好受了,这女人心狠手辣,是该叫她好好吃点教训了!

    “哇,shā rén了了啊,shā rén啦,不孝女打长辈了啊!”缓了许久的方氏突然爆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

    “你这不孝女,怎么能对长辈动手,看我今日不替二哥好好教训教训你!”苏三叔突然暴起,轮着巴掌要来打清泉,但是看到清泉怡然自得的站在那里,想着清泉方才那一脚,心中胆怯,脚下迟迟迈不出去。

    “苏清泉,村长和这么多长辈在此,哪容你放肆,石家就是这么管教你的!”苏长进喝道,竟是要把石家拉下水!

    清泉皱眉,这个大伯心机挺深啊,石老太最是好面子了,苏长进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故意把石家提出来!

    最近清泉跟石老太闹的正僵,石老太正想办法要休清泉呢,若是因此被石老太拿了把柄,又要给石头哥添麻烦了,哼,她这个大伯倒是会找点!

    “哼,方氏算哪门子长辈,当初她把我卖了,后来还给小虎下毒,这一桩桩一件件早已触犯了大卫律法,我若是把她告到衙门,她早已下大狱了,今日我只踢了她一脚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对平明老百姓来说,衙门啊,大狱啊,都是最为恐怖的存在,她这话一出,地上的嚎哭的方氏吓的闭了嘴,苏老三也萧瑟的后悔了一步,看热闹的众人的看向方氏也是满眼的鄙视,嘀嘀咕咕的点头赞成清泉的话。

    确实,在村里面女人家之间为了一点家长里短的小事耍泼打架也是常有的事情,甚至妯娌、婆媳、邻里之间还会动手呢!

    将心比心若是有人把自己卖了,或者给自家孩子下毒,那还不提着菜刀跟她拼命才怪呢,虽然方氏算是长辈但是毕竟已经分了家,而且方氏做的这些事确实不地道,清泉只是踢了那方氏一脚,还真是的算是轻的呢!

    就连苏长进和周氏也无话可说,毕竟在这些事都闹出来了,是众所周知的,确实是方氏的错!

    “错,确实是你三婶的错,你有气是也是应该的,不过毕竟是一家人,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这事咱们以后再说,今日咱们先谈小虎的事!”不愧是苏长进,沉默一会儿之后,几句话把事情又圆了回来!

    “哦,”清泉扬眉,“你们方才不是谈的挺好的,问我做什么?”

    “可这房子的房地契”

    “我家的事,我家的房地契的所在,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清泉站在那里轻拍怀中的小虎,斜睨着众人。

    苏长进被清泉这种眼神看的不禁赤红着双眼,握紧拳头,他总觉得这个侄女在居高临下的嘲讽他。

    “你看你这孩子,你父母、兄长都不在了,我们这些当长辈自然要多照顾照顾你们了,毕竟年轻,好多事啊,你们都不懂!”周氏赶紧道。

    “像当初一样把我爹、娘的财产照顾成自家的,还是像她一样把我给卖了,然后给我侄子下毒,就是为了谋夺我二房的家产!”清泉指着方氏道。

    清泉的话一出,众人“哗”的一下,一片哗然,当年的事毕竟过了很多年了,有些人是不知道的,听到清泉这么说都不由好奇的打问旁边的人。

    怪不得二房一直住在村里,大房、三房却在镇上享福呢,哎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陈年旧事还有他们的目的被清泉这样赤/裸/裸的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看着众人的指指点点,苏大房和三房只觉面红耳赤,一阵恼羞成怒!

    尤其是苏长进也是个要面子的人,当年怎么谋夺二弟家产的事他最清楚,如今被侄女一个小辈当着这么多rén miàn戳穿,他只觉被别人的眼光看的有些无地自容!

    若是放在以往,他早就指使人把这个侄女堵上嘴,打一顿了,看她还敢乱说,不过是一个出嫁的小妮子,也敢这么跟他说话。

    但是方才清泉踢方氏的那一脚,让他知道,这个侄女是会功夫的,不好对付,所以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也是清泉刚才踢方氏一脚目的,就是要让众人忌惮她,不管到了哪里自身有本事才是硬道理,她把本事亮出来,这些人就再不敢轻易看轻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