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我说了可算(二)

作品:《灵泉石上流

    看着mèi mèi把儿子递过来,清华冰冷的眸子里这才多了一丝温情,他接过小虎,大手抱在怀中,低头看向怀中的婴儿!

    这是他的儿子啊,而且是他并不知道他会有的这个儿子,他离家的时候还不知道江月已经怀孕了,但是此时抱着儿子在怀,一种血脉相连的突然充斥在怀,让他的手指忍不住的颤抖!

    也许是亲情使然,小虎也知道自己的爹爹回来了,竟是咧开嘴冲着清华笑了起来。

    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清华看到儿子的笑颜,竟是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这次他能回家,可谓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本以为回家之后是美满团圆,一家和乐的景象,却没想到迎接他的是这样一副场景!

    妻子红杏出墙,自己捧再掌心的mèi mèi竟是被人卖了,大伯和三叔利用自己的幼子,谋夺利益,来瓜分自家的家产,还好、还好他回来的及时,不然这些事全都压在小妹一个人身,让他这个做兄长的情何以堪!

    压制住内心的情绪,再次抬起头,清华的脸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自持,他看向了村长石兴民,那老头看向他眼神也是带着激动。

    “兴民爷,苏家二房当家人苏清华回来了!”清华冲着村长行礼道。

    “好,好,好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清华能安然的回来这石兴民确实开心,一直以来他都特别喜欢这个后生。

    而且,清华回来了,今日这事就好办了,小虎这可怜的孩子终是有了着落了,再没有比跟着亲爹更好的了。

    清华那一句二房当家人,是说给在场的这些别人有用心的听的,他们逼迫清泉,算计小虎,只因为清泉是出嫁女,因为小虎未成年不能顶门立户。

    现在他回来了,是二房正儿八经的顶门立户的男子汉,看他们还有什么说的!

    “咳咳,既然清华回来了,是好事,是好事啊,小虎这孩子总算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再没有比跟着亲爹更好的了!”苏长进此时脸带着笑容说道。

    “对啊,对啊,今日这事我们也是怕小虎这孩子受了委屈,清华你不在家,还不是我们这当长辈的跟着操心啊!”周氏也跟着附和,一脸我们跟着操不完心,不容易的表情!

    这两口子,转的倒快,好话坏话都让他们说了,就好像他们方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二房好,为了年幼的小虎好似的!

    这边老大苏长进倒是会做好人,会说好话,但那边苏老三苏长发和方氏两个却是舍不下方才谈好的那三百两银子!

    那可是三百两啊,不是三两,三十两啊!

    “清华就算是你回来了,刚才谈好的事情也不能不作数是吧,我们这些叔伯婶娘们大老远从镇回来,帮着你维护家里,管教不贞妻,可也不容易啊!”苏长发端着长辈的架子对清华道。

    方氏这会儿也已经被她儿子扶了起来,站在了苏长发身后,听了自家当家的话,也跟着附和,“对,对,不能叫他们这轻易走了!”

    这两口子倒是觉得清华这苦主回来了,他妻子跟着别人跑了,清华必然不肯善罢甘休,说不定还要多要些赔偿呢,而他们忙前忙自然要跟着分一杯羹了!

    苏长进倒是不这样想,这个侄儿他以往也是接触过,跟他二弟不一样,他那二弟不管怎么说还念着些个兄弟亲情,这个侄儿从小跟他们没什么接触,对他们也谈不什么亲情,行事手段却是果决,这次大难不死,以后必然会有所作为。

    除了今日这事,他这个当大伯以往也没怎么得罪这个侄儿,这会儿还是见好就收,以后有点什么事用的他的,也好开口!

    不得不说,苏老大能这样想,还算是有点眼光的。

    “清华啊,既然你回来了,你也是大人了,我跟你大伯母就不跟添乱了,家里还有不少事呢,我们这就回镇了,回头有空了带小虎去镇家里玩,咱们爷俩喝两盅!”

    苏老三和方氏见苏老大两口子要走,不忧反喜,他们觉得老大走了,待会儿分银子的时候,他们还能多分点不是!

    “大哥,大嫂,那你们就先回去吧,我今日家里没什么事,留下来帮清华处理处理这些事情!”苏长发冲苏长进挥挥手道。

    苏长进心中鄙视这个三弟看不清形势,却也不说破,没有三弟这样的占便宜耍无赖的行径,哪能显的出他这个当大伯的慈祥啊!

    他冲苏长发笑笑,便欲带着周氏等人离开,却是被清华开口拦住了:“大伯别急着走,一会儿还请大伯留下做个见证,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苏长进闻言顿住脚步,他欲跟清华交好,自然不会反对,便点头留下了。

    这时候,清华才转头看向了江月,简单来说是昏迷的江月,此时这女人正靠在那赵新华的怀里,脸色惨白!

    而被他靠着的赵新华,看到清华的目光也是一脸的尴尬,只觉怀里的女人十分的烫手,但是他又不能松手,因为江月已经晕过去了,她松了手这女人就要掉在地,他自诩为君子,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本来赵新华以为清华要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是清华却只是淡淡扫了他们一眼,就仿佛看陌生人一般,眼神没有任何起伏。

    这让他更加难受,仿佛被人捉奸了一般,本来江月要是寡妇他纳了江月也算一桩好事,但是人家相公好好的回来了,这么一来,他就有夺人妻的嫌疑了,这让他心里十分难受,这事要是传出去,对他以后的仕途也是有很大影响的!

    他现在已经做好了拿银子砸的准备了,希望这江月的男人是个爱财的,今日这事不管花多少银子,一定要压下去!

    清华又看向了一旁站着的吴氏,眼神没有什么波澜,但是吴氏只觉这眼神能shā rén似的,如刀一般割的她浑身疼。

    吴氏现在恨不得自己跟她闺女一样直接晕倒算了,但是她不敢,她只怕若是她晕倒了,这赵公子万一扔下她们不管了,这她们母女可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