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休离(一)

作品:《灵泉石上流

    吴氏不敢抬头看清华,心里却在算计,事情到了这一步,江月想再继续跟着清华过日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哪个男人能忍受这样的事,况且这事情闹开了,她们母子几个也没脸在这村里待着了!

    而且,即便如今清华回来了,但看他的穿着,还有那满身的泥土便知道他在外面混的不好,肯定是没挣上银子,江月继续跟着她也是受穷命,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着了这赵公子去江南享福去!

    再则,正好小虎也有了去处,不用带着小虎这个拖油瓶,到了江南赵家对她们也是大大又好处的。

    思及此,吴氏只觉得有了底气,心中对清华的惧怕少了那么几分,但是当她抬起头面对清华的目光时候,只觉那淡淡的眸子里竟然含了杀意,一瞬间她只觉后背发凉,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在这清淡的凝视下,吴氏竟是忍不住“咕咚”一下跪下了,“清、清华,是我们对不住,求你,求你”

    求你放过我们吧,这话吴氏后面说不出口,得有多无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但是她却是真的怕了,从她从清华的眼神里看到杀意的那一瞬间她是真的怕了,方才在众人下跪哭诉什么的,是她在做戏,但是这次给清华下跪她是吓的,不知怎么的她只觉若是她不这么做,清华真的会杀了她!

    确实,对吴氏清华已然动了杀意,他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而他也早就看出她这个丈母娘不是省油的灯,只不过当年母命难为,而且江月那时候确实也是个善良的,可怜的女孩,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的长大,江月又是无话不谈的闺蜜,他觉得以后姑嫂之间会相处的融洽,所以他才在母亲的安排下接受了江月,接受了吴家!

    可惜,人,是会变的!

    他从小跟父亲习武,早就见过了血腥,何况这一次出去经历风雨,没付出点血汗他又怎么能安然回来呢!

    虽是如此他却不会主动害人,但是他也有逆鳞,那就是他的mèi mèi清泉了,当然了现在还要加上他的儿子小虎,他们都是他在这世间最亲的血脉亲人!

    方才在这些人争吵中,他已经知道了她mèi mèi被卖了,吴氏害了他mèi mèi,现在又算计小虎,这俨然已经触及了他了逆鳞,所以他对吴氏动了杀意!

    看着吴氏吓的下跪那惨样,清华终究是压下了心中的杀意,算了吧,不过是个无知的乡野妇人,她自己选的那条路足够把她自己拉进坑里,自己又何必脏了手!

    “你起来吧!”

    清华只对吴氏说了四个字,就转身了,而吴氏只觉浑身一松,浑身是汗,大冷的天却如同从水里出来似的。

    不理会吴氏的心有余悸,清华转身对外面看热闹的众人抱拳道:“家门不幸,今日之事打扰各位乡亲了,还请各位先回家去,既然清华回来了,以后必会登门跟各位乡亲叙叙旧!”

    众人看热闹的大多不想走,但是清华原在这村里还是很有本事和人缘的,众人也不愿得罪他,外加有几个跟清华关系好的哥们儿帮着,最终把这些看热闹的给疏散了出去。

    关了大门,清华请了村长和村里几个长辈,并其他人都进了屋里去。

    “把她叫醒!”清华对吴氏吩咐道。

    此时已经换了吴氏扶着江月,她虽然不愿江月这时候醒,但是也不敢不从清华的吩咐,便用手去掐江月的人中。

    而清华已经找出文房四宝,在村长和长辈们的见证下,写下了“休书”二字!

    当江月醒来时,一纸休书已经甩在了她的脸上,这些年她跟清泉要好,也跟着学着认了一些字,当看清“休书”二字时,她白眼一翻又想晕过去!

    却是清华一句话,把江月吓精神了,“趁我还念及旧情,拿了休书赶紧走,从此之后莫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清、清华哥,我,我”

    我不想走!这话江月却说不出来,她不想走,她想留下,带着小虎跟清华哥好好过日子,但是不行,她回不去了,苏家怎能容下一个不贞的妇人,小虎有一个她这样的娘以后在村里生活啊!

    看着那张薄薄的休书,江月突然间好恨,她真的好恨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本来清华哥好好的回来了,应该是天大的喜事,怎么却变成了这样!

    她看向清华哥,看向她娘吴氏,最后看向抱着小虎站在一旁的清泉,突然之间恨意大增,是她,就是她,都怨苏清泉,都是她的错!

    若不是她隐瞒会功夫的事,若不是她不肯进山打猎挣钱,若不是她不早点提醒她去县城给小虎看病,若不是她不肯从石家折梅给小虎祈福,若不是

    对了,她不是早就说了清华哥不会死,会回来的,那时候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却不肯告诉自己!

    是了,肯定是的,苏清泉嫁的是石家二郎,石家二郎是在外面跑镖的,消息灵通的得很,她肯定早就知道了什么!

    看着自己日日生活在丧夫的痛苦之中,却不肯跟自己说那么一两句,难道只因为自己卖了她,她,她好狠的心啊!

    不得不说,江月其实是个懦弱的人,自己做错了事,却不敢承担,非要给自己找个出口。

    而这个出口就是清泉,只因为清泉是从小到大对她最好的人,她娘只知道疼她弟弟,让她干活,而清泉作为闺蜜却是给她最多的关心和分享!

    不得不说,从小到大江月是羡慕清泉的,羡慕苏家的人对清泉的好,羡慕清泉可以过被家人捧在掌心的日子,甚至她娘吴氏对清泉比对她都好!

    慢慢的这份羡慕不知不觉的变了味,变成了嫉妒,只是一直以来被她娘教育的伏低做小的,所以这份嫉妒也一直压在心底,直到小虎的出生,和清华的“死”刺激了她!

    而如今在被赶出苏家门的时候,这份嫉妒又转成了恨,其实都是她江月埋在心底的自卑,那份被压抑的劣根性在作祟!

    看着江月看向自己带着恨意的目光,清泉都觉得莫名其妙,这个女人脑子越来越不清楚了!

    “哼,滚!”清华见江月不但不知道自己的错处,还用这样的目光看自己的mèi mèi,一时之间怒从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