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见石家(三)

作品:《灵泉石上流

    眼见着几块衣裳料子,几大包点心,还有一坛子好酒堆在炕上,石老太方才郁闷的心情才得以缓解一些。

    要说清华不过是串个门拿的这些东西可真真不少了,在这个时候都够一般人家娶媳妇儿下聘礼的了,只不过是石老太贪心不足,又霸道惯了,收了清华这些东西,还想支配清泉手里的东西罢了!

    “清华你看你客气的,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啊!”石老太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已经把炕上的东西往炕里面挪了。

    清华也懒得跟他们敷衍,嘴上说了一声应该的,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石老头则是乐呵呵的招呼清华往炕上坐,要说今日石老头还是挺高兴的,他这么多门亲家里头,就没有谁来做客的时候带这么多东西的,先不说石老太、小张氏老是填补娘家的事情,就包括石大花说的门镇上绸缎庄的齐家的好亲事在内都没这么大方过。

    齐家说是开绸缎庄的,来石家的拜访的时候,却是连一块儿衣裳料子都不肯带,顶多是在镇上割一条肉,就这来了还要炫耀半日,顺便还得吃顿饭呢!

    今日见清华来了带了这么多东西,这是表示对自家的重视,原来二郎媳妇娘家没个正经男人支持,即便清泉能打猎挣钱,石老头也不太在意这个孙媳妇儿,如今见二郎媳妇娘家的大哥回来了,一回来还带着这么多东西来看他,石老头这心里对这门亲事和这个亲家也重视起来了。

    这个年代,女子的娘家有人,跟没人,那可是差别很大的!

    清华坐到炕上,脸对着石老头说话,给坐在后面忙着收拾东西的石老太留了个后背。

    石老太收拾完东西,看到这情景心里便有些不高兴了,她在家当家做主惯了,家里家外的人都知道她在家说话顶用,来问事的都是先找她说话,如今清华明显是越过了她直接找石老头说话,她这心里自然是不自在的。

    不过,这会儿子她是说不出来啥,毕竟再怎么说石老头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人家清华一个男人家来了直接找家里的男人说话,这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心里再不自在也只能是沉着脸,坐在一旁听清华跟石老头说自己在外面大难不死的遭遇。

    当然了,清华肯定是不会跟他们说的那些细节的,只说他是被吉星岛的商船救了,然后跟着去吉星岛住了一段时间,这才跟着吉星岛来的大卫商队回来,就赶紧回家报平安了。

    即便是如此,也把石老头说的一愣一愣的,石老头一辈子老农民,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他们这的县城了,这猛一听清华不但出了海,还出了大卫的地界,去了外面的国家,就连说的话都不是大卫的话,不禁大大称奇,连连称赞清华不得了,有出息,见过大世面了啊!

    而,坐在后面的石老太听着他们说话,却是不停的撇着嘴,她心里大半觉得清华是在吹牛呢,为的就是给清泉在婆家撑脸面!

    还去了外国呢,看这一身穿着打扮也不像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呢,再说了就是坐了船、出了海又怎么样,回来了还不照样是个种地的泥腿子,能比得过她家大正有出息吗,她家大正可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以后是要做官的呢!

    自家媳妇儿都跟人家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跑了,还有脸在这吹牛呢!

    想到这,石老太这心里就来气,今日苏家那边闹起来的时候,石老太端着身份架子,没有凑过去看热闹,但是石家这边杨氏和小张氏却都是去了,而石志雪则是充当了一回联络员。

    当时村长让清泉说话的时候,小张氏就觉得这里面有机可图,她自己不肯出头,便让石志雪回家给石老太报信,所以石老太虽然人没去,但是在苏家发生的事情却是一清二楚的。

    开始石老太还是端着架子,她是觉得清泉一个人是怎么都斗不过苏家大房和三房的,到时候还不是得求助他们石家,她就在家好好等着清泉来求她就行了。

    不过,当听说方氏报出三百两银子的时候,她也坐不住了,那可是三百两银子啊,二郎媳妇作为小虎的亲姑,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越过去了。

    而他们石家作为二郎媳妇的婆家,在这种事情上说什么都不能袖手旁观,三百两银子二郎媳妇怎么的也得分上一笔才行,不能让苏家的大房和三房独得了!

    至于这银子到了手里之后怎么说,估计石老太是多少没想给清泉的!

    当时石老太就让石志雪扶着她往苏家赶,谁知半路上却遇到散了热闹的人群,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清华回来了!

    石老太这才停了脚步没再往苏家去,也幸亏是她半路上得了消息,不然真到了苏家去闹,人家清华又回来了,这丢人可就丢大了!

    无功而返,石老太这心里正憋气呢,不过这种事说出来丢人,所以她一直憋在心里,连石老头都不知道呢!

    所以,本就不待见清泉,如今她看着清华就更不顺眼了,不管清华说什么,她都要在心里鄙视一番,而且此时她心里还惦记着清泉和静儿拿走的那包点心和几块儿布料呢。

    二丫头那丫头是知道的是个不敢轻举妄动的,但是二郎媳妇那小蹄子就不一定了,是个不服管教的,别再把好东西给她糟践了。

    想着,想着便有坐不住了,就想去看看,那么好的东西可别让那起子不知好歹的给糟践了!

    正跟石老头说着话的清华用余光看到石老太正默默的往炕下蹭,便知道了她的意图,这就提高了声音跟石老头道:“对了,来福爷,还有个事我得跟你说一声,是关于清泉进门的那十五两银子的事的!”

    正往床下蹭摸的石老太一听清华这话,立马停住不动了,三下两下的就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忍不住开口问道:“清华,你这话是啥意思?”

    “来福爷、来福奶,这事说起来是那江氏的错,自然不能叫石师弟和我mèi mèi背着这债,两个孩子刚成亲也不容易,回头我就去县城把这银子亲自还给总镖头,自此之后这笔账就清了,你们自管放心就是了!”

    其实清华已经从清泉那里知道,这银子是石志坚的私房银子了,不过到底是不能过了明路的,如今他开口说要把这银子还了,一是告诉石家人他mèi mèi自此之后不欠石家的了,二也是把这事情过了明路。13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