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诬赖(三)

作品:《灵泉石上流

    可是,这石晓娟想出彩却不知道如何出,平日里见她娘骂人的时候挺威风的,便学着她娘的样子指着清泉就骂,还以为这样挺威风凛凛的呢!

    清泉见这姑娘一身衣服黑油油的不知道多久没换洗了,嘴上还有偷吃东西留下的油点子,头发也扎的乱七八糟的,五大三粗的身材,站在那插着腰骂人,跟个脏脏的大茶壶似的,不由抽了抽嘴角,这是她来着这之后见过的最邋遢的姑娘了!

    额,不但邋遢,而且还粗鲁,谁家待字闺中的姑娘一口一个小贱人,一口一个放屁啥的!

    那边刘氏见她姑娘开口了,还倒挺开心的,她正愁不知道回清泉呢,便跟着附和道:“对啊,你说这些东西是你给的,你有什么证据,她来我家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可都是看见了!”

    刘氏心里想着反正这些东西上又没刻名字,那鸡都脱了毛了,还能有什么证据啊,她这就是想抵赖不从!

    清泉见这两人如此耍赖不由嗤笑,“证据好说,你腰上那把青菜就是证据!”

    “你胡说八道,不过是一把青菜,难道上面还刻了字了,平日时还老听村里人夸你呢,原来你不过是个傻子,哈哈哈哈!”石晓娟贬低清泉心切,听了她的话,不由的使劲嘲笑起来。

    要不是为了给小菊嫂子解围,清泉还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什么嘛,简直就是个“二货”!

    “这菜一看就是从山里采的野菜,我前段时间还采了一些送给村里个婶子们呢,见过的人一看就认得了,难不成这菜还是你去山里采回来的?”

    众人定睛一看,可不还真是山里采的野菜,刚才光顾着看热闹了,都没注意这些细节。

    有那前几日得了清泉送的野菜的妇人,不由开口道:“是了,是了,就是这种菜,二郎媳妇前儿个送了我一把,味道还真不错呢!”

    被这妇人一说,本来大家伙都比较倾向于相信清泉的话,现在便都更加相信了,看向刘氏母女的眼神充满了鄙视。

    那石晓娟见状心中一急,不由喊道:“就是我进山采的怎么了,就兴你能进山采野菜,就不兴我去采啊,我比你采的还好呢!”

    她是想着,怎么也不能被清泉比下去,不然怎么出彩啊,却不想,她这话一出,围观的众人“轰”的一声都笑了!

    大家伙也不是故意笑话她的,只是听了她的话,确实是忍不住啊,这村里这么多勤快的妇人都不敢进山去,就她那好吃懒做的样,还进山采野菜呢,知道后山怎么走吗!

    “你娘不是说,这些东西是从你外祖家拿回来的吗,怎么又成你采的了?”清泉问道。

    石晓娟见众人笑了,脸色有些涨红,她虽不知道人们在笑什么,但是却能看出来人们是在笑话她。

    被清泉这么一问,便硬撑着道:“是我娘说错了,她说错了!”

    “对,对,我说错了,这菜是我闺女采的,不是在后山采的,就是在附近山上正好碰到的!”刘氏赶紧跟着附和,不过她到底是还有点脑子,知道她闺女是去不了后山的,硬是狡辩了一句是在附近山上采的。

    “哦,这样啊,那这鸡呢,还有这些粮食呢,都是你弄来的?”清泉问道。

    石晓娟刚想点头说这些都是她弄来的,却被她娘刘氏给死死的拦住了,“那倒不是,那都是我从我娘家拿回来的,从我娘家拿回来的!”

    要是石晓娟敢点头说是她弄来的,还不被村里人给笑话死啊,这不是明摆着说瞎话吗,刘氏这点脑子还是有的,便杆件改了口。

    石晓娟见她娘不让她把这些“功劳”都担下来,便有些不满,噘着个嘴“呼哧呼哧”的生气,不过到底是不敢扯她娘的后腿,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这就奇了怪了,这鸡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是山里的野鸡,跟家养的鸡可不一样,相信小菊嫂子褪下来的鸡毛还没扔呢,这野鸡的鸡毛和家养的鸡的鸡毛可是不一样的!”

    “再说了,这盛米的袋子可是我亲手缝的,家里还剩下一些料子和线呢,拿过来一比就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娘家的东西了?”

    清泉一条条的证据列出来,众人都不由点头,其实光是那把野菜就足够证明小菊的清白了,再加上这鸡和粮食袋子的线索,这事情就是明摆的事,是刘氏母子眼馋人家的东西,故意无赖人家小菊,这是在明抢人家的东西呢!

    刘氏被说的哑口无言,又舍不得东西,就示意她闺女赶快抱着东西跑,反正东西进了她的家门,她把门死死一关,那谁也别想从她这里拿走了!

    石晓娟接到她娘的暗示,抱着东西就跑,却不想清泉早有防备,脚边的小石子轻轻一踢,正好打在她腿上的麻穴上。

    石晓娟只觉脚下一软,“哇”的一声整个人冲着前面的地面就扑了过去,抱在手里的锅也飞了出去,手里拿的布袋子也跟着掉了下来。

    清泉一手抱着小虎,一手轻松的接住了那飞起来的汤锅,正好一滴汤水都没撒出来。

    与此同时只听得“咕咚”一声,石晓娟摔了个狗吃屎,因为是张着大嘴哇哇叫唤的,正好吃了一嘴巴泥。

    刘氏看闺女摔倒了,起先是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拽她石晓娟的胳膊,“娟儿啊,你没事吧,你别吓娘啊,你吭一声啊!”

    只听“哇”的一声,地上的石晓娟从口里突出一口泥水,然后竟然是在一个翻身在地上打起滚来了,边滚边哭闹:“哇哇,我不活了,摔死我了,娘啊,疼死我了,都怨你让我跑什么啊,摔的我浑身疼,我不活了”

    见此情景,众人目瞪口呆,这刘氏家的大闺女莫不是个傻的!

    清泉则是示意,小菊嫂子把地上的掉落的粮食捡起来,顺便把手里的锅也递给了她。

    而那边刘氏起先见闺女摔了个大跟头是吓了一跳,此时见她又哭又闹的便知道她没摔坏,又眼见着陈小菊把东西都收走了,不由心中恼怒。

    站直了身子,冲着石晓娟的屁股就是一脚,口中骂道:“嚎,嚎,就知道嚎,每天吃那么多,连个东西都拿不住,你还有脸嚎呢,还不给我赶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