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闹(三)

作品:《灵泉石上流

    石志坚这话则是给了石老头一剂强心针似的,一拍炕上的桌子,一跃而起,“哎呀,可不就是,可不就是这个,那一闪一闪的肯定是鬼火,还有那小孩的哭声,我听说大牛村好多养不活的孩子都扔到那山头上了,作孽啊!”

    “快拉住你娘,快拉住你娘,别让她做了傻事了,她现在被附了身,身不由己啊!”石老头指着小张氏和石大花让她们拉住挣扎的石老太。

    哪知小张氏和石大花听说石老太被鬼附身了,一下子都怕了,腿也软了,胳膊也软了,被石老太一下子就挣扎开了。

    石老太本是是演戏的,但是这会儿却被石老头气的怒火攻心了。

    一挣扎开就冲着石老头冲了过去,一下就把他推倒在炕上,“放你娘的狗臭屁,你才被鬼附身了呢,你个混账老头子啥也不懂,瞎胡说什么!”

    “还有你,你个小贱人,你想诬赖我,门都没有,今天我必须叫二郎休了你!二郎,你要是不休了她,我立马就撞死,逼死嫡亲的奶奶,我看你以后怎么做人!”

    石老太也是怒了,上去就要撕打石志坚。

    其实他本是想撕打清泉的,但是突然想到清泉会功夫,万一那小蹄子还手了她岂不是要吃亏了,所以才换了人,去撕打石志坚了。

    二郎是她亲孙子,她知道二郎不敢跟他动手,所以使劲的撒泼!

    石老头腿脚不好,被石老太一下子推到炕上,一时半会的没爬起来,见石老太疯了一样的撕打二郎,还说要撞死,是真的吓了一跳。

    指着石大兴和石大进等人喊道:“快,快拉住你们娘,千万别让她做傻事啊!”

    石大兴和石大进听说是被鬼附身了,也是怕,现在看石老太仿佛看到的不是他们的亲娘,而是一只孤魂野鬼似的。

    听说被附身的人,万一被她们的指甲抓到,或者抓伤那是极不吉利的,说不定以后还会一直跟着你呢,两人犹犹豫豫的不敢上前。

    直到石志坚抓住了石老太的两个胳膊,对他们喊道:“大伯,四叔快来帮忙,这会儿奶力气特别大,我一个人抓不住她!”

    两人听了浑身一抖,力气能不大吗,那可是鬼啊,力气不大才怪呢!

    石老头见两人不动,不由大声喝骂,两人被亲爹骂的有些着急了,再见石老太已经被二郎抓住了胳膊,两人这才小心翼翼的上去帮们抓着,而且还是尽量避开石老太的指甲,以免被她抓伤了。

    石老太被三个大男人抓着是再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了,她大声的喊叫、喝骂让她的儿子、孙子松开她,可是没人信,她越这样人们抓的越紧。

    石老太现在心里又是郁愤,又是懊悔,早知道她就先跟家里人通通气再演戏了,可是谁知道二郎昨晚上半夜回来的,今天一早就来请安了。

    她看见二郎就想先发制人,都没来得及跟家里人通通气,哪知那小蹄子上来就诬赖她鬼附身,此时她是百口莫辩啊!

    想到这,石老太双眼突出,脸上表情狰狞,对着清泉喝道:“你陷害长辈,你不得好死,你要是还有点良知,现在就叫他们松开我,不然以后没你好果子吃!”

    清泉闻言心中冷笑,本是你今日要害我,我是傻了才会让他们放开你!

    难道你害别人就理所当然,别人反击,就得不得好死吗,你这账算的也太“明白”了点吧!

    “呀,快看奶这表情,真吓人啊,这是被控制了吧!爷啊,你快想个办法吧,这样下去可不行,说不得奶的元气要被吸干了!”清泉提议道。

    石老头也看见石老太那表情了,确实够吓人的,被清泉这么一说,也是有些六神无主,“哎呀,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这时候就是去请那南明山上的道姑这也来不及啊!”

    “爹,洒狗血,洒狗血管用,我们村原来就有这样的,后来洒了狗血好了,狗血是污物,能赶走那不干净的东西!”杨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大喊道。

    “杨彩花,我打死你个混账东西!”石老太一听杨氏提议要给她洒狗血,简直不能控制的要把杨氏撕了,面部表情更狰狞了,在这个家里她还是头一次被作贱到这个地步呢,能不气吗。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别吃我呀,别吃我啊!”杨氏就是个村里的村妇,对这种东西是深信不疑的,这会儿看是石老太也像是看到一只鬼似的,被石老太这么一骂,真是吓的浑身发抖,不停的往人群后面躲。

    “对,对,洒狗血管用,大郎、大郎,快,快去找些狗血来!”石老头也听说过用狗血对付被附了身的人是管用的,被杨氏一提醒立马就采纳了这个意见。

    清泉闻言只想笑,石头哥在外面拼杀挣钱,今日刚回来石老太就这么折腾他,清泉心中不高兴,所以才想制制石老太的嚣张气焰,没想到石家人这么当真,竟是要给石老太洒狗血,那这回这老太婆可要受罪了啊!

    “爷啊,这会儿子去哪找狗血啊,咱们村里连一条狗都没有!”被安排了找狗血的石志明为难道,“人都吃不饱,谁还养狗啊!”

    石老头一听也是这道理,他们这花溪村里如今确实是一条狗都没有的,“这可怎么办啊,你奶要被那东西害死了!”

    石老头还是挺关心他这个老伴的,现在一门心思的就是想把他老伴从那不干净的东西里面解救出来,好不容易想到狗血这个主意,却是找不到东西,这一下子急的汗都出来了。

    “爷,鸡血行不行啊,我昨日带回来的鸡还没杀呢,要是能用鸡血,咱家就有现成的!”清泉突然开口道。

    “行,行,鸡血也是污物,多少管点用,有总比没有强!”石老头闻言赶紧点头,“大郎快去杀鸡,动作快点啊!”

    本来石老太听说没有狗血,不由松了口气,转而听到清泉说有鸡血,而且石老头立马就同意,这怒火蹭蹭的往上涨啊!

    “你个混账小蹄子,你敢让他们给我洒鸡血,你不得好死!”

    “你个老不死的混账东西,你瞎了眼啦,还是聋了耳朵了,我好的很呢,快让他们撒开我!”

    “你们几个赶紧撒开我,我是你们亲娘,亲娘啊!大郎,大郎,你给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