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闹(四)

作品:《灵泉石上流

    但是无论石老太怎么说,怎么闹,却是没人信她的,听说被附了身的人都是这样的,会一直嚷嚷着自己没事,自己好好的呢!

    就连石老太平日里最疼爱的小闺女石大花,都躲的远远的,指着石老太骂道:“你、你少作怪,你赶紧放了我娘,不然回头请了道姑来,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石志明的动作还挺快的,不一会儿就端了一个搪瓷盆进来,盆里大半盆鸡血,黑红黑红的还冒着热气,一股子极其腥气的味道在屋里便蔓延开了。

    “快,快,弄到院子里去,别在屋里泼,弄的满屋子都是!”石老头指挥着。

    石大兴等人就抓着石老太往院子里拖,石老太看到真的端了鸡血来了,心里也怕了,便使劲挣扎,边直喊着自己没事,自己是好的,她现在清醒的很!

    可是她越是这样,越是没人信,她挣扎的越厉害,石家人却以为是那不干净的东西看到鸡血怕了,所以才奋力反抗的。

    “快,拿根绳子绑到那边树上,把手捆好了,别让她抓到自己了!”石老头瘸腿继续指挥着,头上都是汗,是真真的上了心了。

    石老太自从进了这个家门就没受过这样的罪,当年就是她婆母那老太婆在的时候,时常苛责她,却是也没有绑过她,如今她当家做主了,却被她那瞎眼的老伴下令绑到树上去。

    当着这么多晚辈的面,她要是这么被绑到树上去,以后还在这个家里还怎么做人啊!

    石老太只觉恨从心里,看向石老头的目光,就跟淬了毒的利箭一般,“石来福,你敢叫他们绑我!”

    石老头被石老太的这样阴狠的目光吓了一跳,这下心里更笃定老伴是被控制的了,因为过了一辈子了,他那老伴厉害是厉害了点,但是是不会用这样的目光看他的。

    “快,快,绑好,别让她伤了你娘!四郎快去把大门关上!”

    这么一会儿石家院子里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左邻右舍了,好像已经有人在大门口探头探脑的打量了。

    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也为了老伴以后的面子,石老头赶紧让人把大门关上。

    这边石大兴等人已经把石老太捆到院里的一棵枣树上了,为了怕她伤害自己,还真事捆的挺结实的。

    “老大,老四,你们是我亲生的吗,是我亲生的就放了娘,娘没事,娘清醒着呢!”石老太眼见这喊叫怒骂没有用,开始用怀柔政策了,边说着还掉下泪来,她这倒不是演戏的,是真的想哭,心里委屈的很呢!

    “娘,你别怕,等一会儿给你治了病,儿子就放你下来,儿子就在旁边陪着你,你别怕啊!”石大兴听见石老太这么说,赶紧开口哄着,他是不敢跟这会儿石老太硬碰硬的。

    “娘,把你身上的脏东西赶走了,儿子就放你下来,回头你想吃啥,儿子都给你找过来补身子!”石大进也在一旁哄着。

    不得不说,石老太这几个儿子还是挺孝顺的,不过得除了清泉那个有些阴阳怪气的公爹石大正了。

    家里闹这么大动静,却不见那石大正出面,听说是昨晚上喝多了酒,宿醉未醒,这会儿还在屋里睡大觉呢!

    “大郎快泼,多泼点,把身上都泼严乎了!”石老头眼见着人已经捆绑好了,赶紧指使石志明给石老太泼鸡血。

    石志明颤颤巍巍的端着那大半盆子鸡血站在前面,刚要泼洒,就见石老太瞪着双眼喝道:“大郎,你敢,我是你奶!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

    石志明端着盆子的手不禁一颤,鸡血都差点撒了出来,哭丧着脸对石老头道:“爷,爷,我不敢!”

    石老太在家积威已久,即便是心里想着这是给奶治病呢,石志明却也不敢真的往石老太身上洒鸡血。

    “没出息的东西,二郎你来!”石老头对石志坚道。

    “爷,我也不敢,那可是我奶啊!”石志坚心里清楚今日这事是怎么回事,虽然当年他娘的死跟她奶有关,而且他年这么多年对他们兄妹一直都不好,但是到底还是长辈,他也不肯亲自动手。

    石老头又往他那两个儿子身上看去,石大兴和石大进两个都赶紧缩着脖子往后躲,不敢去看石老头的眼神。

    石老头见状不由骂道:“一个个没出息的样!”

    然后瘸着腿接过石志明手中的搪瓷盆,“我来,我亲自来!”

    哎,他这也是救老伴心切啊!

    不顾石老太的喊叫和挣扎,石老头一盆带着热气的鸡血从头到脚严严实实的淋了石老太一身。

    因为她张着嘴巴喊叫,所以那鸡血还泼到她嘴里一口,一股子令人窒息的腥臭之气,一下子充斥了石老太的鼻腔和口腔,让她不由的翻着白眼不停的干呕,鼻涕眼泪一下子都出来了!

    脸上、身上都血,又翻着白眼干呕,脸色青白狰狞,看起来还真够吓人的,就真的如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厉鬼一般,把石家人吓的不轻,小张氏赶紧一手一个捂住了自家两个孩子的眼睛!

    他们是最信这种事的,别把孩子们吓的晚上梦魇了,可就不好了!

    清泉看着折腾的差不多了,手中一个小米粒微不可见的打了出去,轻敲在石老太的太阳穴上,石老太直接一个白眼翻了上来,就晕了过去。

    “晕,晕过去了,爹,我娘晕过去了!”石大进看到石老太晕过去了,有些语无伦次。

    “晕过去好,晕过去好!”石老头脸上现了一丝轻松,“听说那东西走了之后,人是会晕过去的!”

    石家人听了之后都不由的“呼”的松了一口气,各自浑身也放松了下来。

    “那赶紧给我娘放了下来吧,我给娘刷洗刷洗,别再着了凉了!”这时候最会做人的小张氏开了口。

    石大兴和石大进闻言就要去解绳子,可是却被石老头给拦住了,“不行,不行,听说还的这么绑着一刻钟,才能把那不干净的驱干净!”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不敢动手了,都这样了还没驱干净呢,看着满身是血的石老太也都是一阵心悸!

    清泉本来看着今日折腾石老太折腾的差不多了,才让她晕过去的,毕竟年纪大了,别给折腾出什么病啊灾啊的,石老太虽然可恶,不过也罪不至死,不过是个阴狠自私的乡村老太太罢了!

    没想到石老头对自家老伴这么上心,还要再绑她一刻钟!

    这大冷的天,满身是血,粘腻又腥气,浑身湿漉漉的,还要被这么绑着在外面受冻一刻钟,也够这老太婆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