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又闹(三)

作品:《灵泉石上流

    石老太扶着小张氏上茅房去了,留下屋里一堆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被石老太请来的这些老太太们这会儿就走了吧,好像是有点不关心石老太的病情似的,要不走吧,这眼见着这石老太又是拉又是吐的这就有些尴尬,何况这屋里的味实在太难闻!

    清泉见状,赶紧把上房的帘子掀了起来,让这屋里通通风,气味总算比方才强一些了。

    屋里的这些老太太呢也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见过的风浪不少,有的还伺候过死人穿衣裳呢,相比来说石老太这点事情在她们看来也不算什么的。

    “哎呀,不是说得了风寒了吗,怎么还上吐下泻的啊?”有一个老太太说道。

    “想是着了凉,胃口里不舒服吧!”

    “你说说大嫂这生了病就好好在家歇着,还非得把咱们叫过来,你看看这把她自己折腾的!”èr nǎi奶挤眉弄眼的掩着嘴笑道。

    有的人也就“噗嗤”一下,跟着她笑了!

    其实今日来的这人跟石老太原是妯娌或者堂妯娌之类的,早年年轻的时候,或是没分家在一块儿过的时候,也是断不住有各种纷争的。

    这是后来年纪大了,生儿育女孩子们也都不小了,互相之间没有利益纠葛了,这才慢慢的处的好了,其实原来也是打过架,吵过嘴的。

    这个èr nǎi奶就是石老头二弟的媳妇,是石老太的二弟妹,正经的妯娌,两人先后脚进的门,还都是那爱拔尖的性子,早年最是不对付了,就是现在有时候也是明和暗不和的!

    不过石家现在过的好,饥荒年间,石老头的二弟还来借过粮,所以这个èr nǎi奶不怎么惹石老太这个大嫂,今日见石老太当着这么多rén miàn丢了这么大的人,心里就有些幸灾乐祸。

    跟她同样想法的也有几个人,所以她这么一说,大家心照不宣的便都笑了。

    三奶奶跟石老太关系最好,见大家这么笑,她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便打岔道:“老大媳妇,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屋里收拾了,留着这些干嘛呀!”

    杨氏被点了名,自己却不愿意干活,清泉和石大花她是指使不动的,便指使郑氏、静儿她们。

    众人是扫的扫、拖的拖、擦的擦,赶紧把屋里收拾了一遍,清泉也象征性的帮了帮忙,唯独石大花非常嫌弃的样子,捂着鼻子站在最里面不动。

    刚收拾完,小张氏就扶着石老太回来了,石老太这会儿脸色苍白,看到众人咧嘴露出一个苦笑:“让你笑话了!”

    “大嫂啊,你这没事吧?”三奶奶问道。

    “没事,许是吃坏了东西了!”石老太摇头道。

    哪知,刚说完便又开始干呕,方才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这会儿呕出来的都是酸水,又粘又臭,十分的腥气,就连清泉站在最后面,都忍不住胃里的一阵翻江倒海!

    众人见状又是一阵忙活,倒水的倒水,顺气的顺气,端草木灰端灰!

    这边刚好一点,又听到“噗嗤”一个屁,这是又忍不住要上茅房去了,小张氏又赶紧扶着去茅房。

    这么来来回回的三次躺,石老太被折腾的够呛,躺在床上脸色煞白,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别说是她了,就是小张氏架着她这么来来回回的几趟,都累的够呛,这会儿正炕沿上喘气呢!

    其他的众人不是被折腾的够呛,也是被恶心的差不多了!

    “大嫂,不如请个大夫来看看吧,这么下去人可受不了!”三奶奶皱眉道。

    刚开始大家都没说请大夫的事,毕竟农家院里有个头疼脑热,拉个肚子什么的谁也不会去请大夫浪费银子的,喝点热水什么的,自己扛扛就过去了。

    不过,这会儿看石老太的情况,确实病的不轻的样子,在这么下去整个人都虚脱了,这三奶奶才提出请大夫的。

    一说请大夫,本来闭着眼的石老太,立马睁大了眼睛,使劲摇头道:“不用,不用,我这就是吃坏了东西,一会儿就好了!”

    “咋回事,怎么就吃坏了东西了?”石老头边说话,便瘸着腿进来。

    他本来在村口跟别人侃大山,是四郎过去说他奶病的不轻,他这才赶紧赶回来的。

    石老太见石老头回来了,眼中一闪,有气无力的道:“我哪知道,我要是知道还能成这样!”

    “你也没吃啥啊,就前不久吃了二郎媳妇送的饭,别的也没见你吃啥啊?”石老头疑问道。

    石老太等的就是这句话,听石老头说完这话,便躺在那赶紧给小张氏使眼色。

    小张氏方才已经被石老太嘱咐过了,虽然心中有些不情愿,但是也不敢违逆石老太的意思,二郎媳妇虽对她有用,但是她在这家里的主要靠山还是石老太,以后的日子她还要在石老太手底下混饭吃呢!

    这边刚要帮着石老太开口,不想那边石大花却指着清泉喊开了,“对啊,今天我娘就吃了你送过来的东西就成了这样了,你到底给我娘吃了什么啊?”

    小张氏见状便闭了嘴,有石大花出头,她便不想做恶人,况且在她心里觉得,今日的事还不一定怎么着呢,看二郎对他媳妇儿的稀罕劲,不见得就能顺着他奶的意思来!

    “小姑,早上咱们也都吃的那些东西啊,一家子都没事啊!”静儿听说要把这事情怨到她嫂子身上,赶紧帮着出言解释。

    “我吃的跟你们吃的可不是一锅的!”在床上的狠狠的瞪了静儿一眼,有气无力、哼哼唧唧的道。

    “对啊,对啊,饭也是你热,端也你端过来的,后来还是你伺候我娘吃的,中间就没经过别人的手,不是你是谁?”石大花好像抓住了整件事情的线索,一下了明白了什么似的,指着清泉瞪大眼睛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就因为我娘早上针对你,你记恨在心,所以这么害我娘!”

    清泉心中冷笑,其实自从一进这个屋子,看到石老太的情形,再一联想到今天的种种,她心中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再听石老太一直跟别人强调她是“吃坏了东西”的,就知道石老太的想法了,今日这是石老太就吃了一顿饭,便是她苏清泉自己从娘家带回来的吃食。

    而且石老太的饭菜也是她去热的,还是她亲手端过来的,这都是有目共睹的。

    怪不得石老太当着石老头面一点都没难为她,还把端过来的饭菜吃了个赶紧,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特意把她留下来,这都是给她做的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