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给你治治(一)

作品:《灵泉石上流

    “小姑,你也说了,就我一个人动过奶的吃食,那奶要是出了问题,头一个跑不了的就是我,这么明摆的事,我是傻了才会这么做啊!”清泉说道。

    “爷,您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清泉转头对石老头道,“再说了,平白无故的,就因为我奶早上一时脑袋不清楚说了我几句,我就害我奶?我值当的吗,家里这么多人看着呢,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啊?”

    “要这么说吧,也是有点道理,这么明摆的事,要不是傻的也不会做,我看二郎媳妇不像是那四六不懂的!”一旁的èr nǎi奶突然插嘴道。

    石老太闻言心中一怒,又是这个老二媳妇,一辈子跟她对着干,早知道这样,今日就不叫她来。

    石老太这边恼怒èr nǎi奶,石老头对这个二弟妹的话却是还能听进去的,而且他细细一想吧,觉得二郎媳妇的话也有些道理。

    这饭菜都是二郎媳妇一手张罗的,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头一个被怀疑的就是她,看二郎媳妇平日里挺机灵的,应该不会做这种傻事!

    再说了二郎媳妇说的也是,抓贼抓赃,他们这也没有证据说是二郎媳妇害老太婆啊!

    “那弟妹说怎么办啊?”石老头问道。

    “我看现在不如先给大嫂请个大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身上有什么别的毛病,别再耽搁了大嫂的身子!”èr nǎi奶说道。

    她这么一说吧,一下子让石老头想起早上老伴鬼上身的事了,别是那事留下的后遗症吧!

    他这么想着,清泉也已经走近他身边低声道:“爷,咱们早上本来是说给我奶洒狗血的,可是没找着狗血才洒的鸡血,别是因为鸡血的效力不强,那不干净的东西没赶彻底,这会儿才在身子里面折腾我奶呢!”

    “我受点委屈倒是没什么,别再耽搁了我奶的身子可是大事啊,我奶要是老被那东西折腾着可了不得!”清泉也很是关切的道。

    听了清泉的话,石老头一个激灵,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这正跟他想的差不多啊,看向床上的老伴那青白的脸色,石老头只觉得后心有点凉,敢许真是那东西还没走干净呢!

    “那,那你说怎么办?”石老头有点心慌慌的。

    “要我说啊,咱们得做两手准备,先是按èr nǎi奶说的请个大夫来,看看我奶这到底是什么毛病,然后还得再让人去找点狗血来,看来还是得用狗血才行!”清泉说道。

    石老头直闻言点头,听说那东西到了晚上更厉害,现在都半下午了,可等不得了!

    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喊着大郎、三郎、四郎几个孙子,叫他们出去找几个儿子去,该去请大夫的请大夫,该去找狗血找狗血去。

    躺在炕上的石老头听到石老头一系列的安排一时间有些发蒙,这会儿不是应该是把二郎媳妇儿那小蹄子捆绑了押着送去祠堂治罪吗,怎么老头子让人去请大夫找狗血去了,这跟她计划的不一样啊!

    “你们干什么?不能去!”石老太在炕上怒吼,可惜今日这一顿上吐下泻的没了一点精神,吼出来的声音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老太婆啊,你就安心就躺着,我叫人去请大夫来,吃了药你就好了!”石老头看石老太那虚脱的样子,赶紧安抚道。

    “明明是她害我,你不把她绑起来治罪,还听的话折腾我,你这是想叫我死啊!”石老太这会儿外强中干,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对着石老头用力喊叫。

    她是真后悔多吃了那几粒巴豆啊,不然现在她多少还能有些战斗力呢!

    “三弟妹啊,你大哥是个糊涂的,你可得帮帮我啊!”石老太转而又朝跟她关系较好的三奶奶求助。

    “大哥,我看要不先把二郎媳妇绑起来,不管怎么说她的嫌疑最大,等大夫来了看看大夫怎么说,要是真不关二郎媳妇的事,到时候再给她松开就是了!”三奶奶帮着石老太说道。

    “这”石老头犹豫了。

    “爷,要不这样吧,先把咱们想的法子给我奶用上,要是那些法子没用,你们再说绑我的事,今天这事该怎么查怎么查,反正我是问心无愧的,查的越清楚,才能还我清白!”清泉毫不畏惧的道。

    “那,那要不就按二郎媳妇说的办吧!”其实石老头就是个没主见的。

    石老太心中不满意,不过也没吱声,一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二一个是她今日这病是实打实的,就是二郎媳妇儿折腾出花儿来,她这身体的状况也好不了,一会儿指定让人把她绑起来。

    “狗血来了,狗血来了!”

    三郎和四郎在前面跑,后面石大兴提着一个大木桶,匆匆的进了院子。

    “怎么这么快,哪来的狗血?”石老头惊讶道。

    “我二哥骑马去隔壁村借的!”三郎说道。

    “骑马?哪来的马?”

    “我二嫂娘家的!”

    “哎呀,这苏家什么时候有了马了啊?”屋里没走的老太太们听了这话,便有人惊奇道。

    这马可是值钱的东西,没有几十两银子下不来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苏家有两匹马呢,一匹是清华骑的,还有一匹是拉车的,家里还买了两个下人呢!”èr nǎi奶说道。

    “下人?啥时候的事啊,我咋不知道啊!清华这么有本事?这么说苏家还有马车了?”

    这马匹、下人、马车,这些都是在村里人看来了不得的东西呢!

    “恩,是有马车,那下人也是买回来没几日呢,主要是我家那大孙子跟清华关系好,那天去看他才知道的!”èr nǎi奶笑道。

    这么一说这些老太太们看向清泉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就连方才一直帮着石老太的那位三奶奶,也往后退了退,并不再用那种居高临下的愤怒眼神看清泉了。

    清泉这会儿实打实的感觉到,有一个厉害的,靠得住的娘家,真真就是不一样啊!

    炕上的小张氏听了众人的话,眼神闪了闪,头低的更厉害了。

    而石老太这会儿却只想爬起来把那èr nǎi奶给打出去,叫她多嘴多舌的乱说话,这不是给那小蹄子长脸吗!

    可惜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为了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她躺在炕上使劲哼哼了两声,提醒众人还有她这么一个虚弱的病人在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