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给你治治(二)

作品:《灵泉石上流

    石老头这会儿心思却没在听闲话上面,看到有狗血,还是挺欢喜的,有一种老太婆总算有救了的感觉。

    “二郎呢?”没看见石志坚石老头随口问了一句。

    “我二哥又骑马去请大夫去了!”三郎答道。

    方才石老头指挥家里几个孙子出去叫人的时候,静儿就叮嘱了三郎叫他先去村长家找二哥去。

    三郎出了门就去找了石志坚,石志坚听了三郎的叙述,就没回家,直接去苏家牵了匹马,就办事去了。

    石老头闻言不由点头,二郎办事这么积极,看来心里还是有他奶的,知道孝敬老人的!

    “老太婆啊,这回是狗血,肯定能管用,你就再坚持这么一回吧,身上的根怎么也得除了!”石老头对石老太安抚道。

    自从听说狗血来了,石老太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也想反抗,也想挣扎,可惜她现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要不是咬着牙硬挺着一定要把二郎媳妇的罪给治了,她这会儿早睡过去了!

    “老大,老四啊,快把你娘给架到院子里去!”人都成这样了,石老头这会儿也顾不着替石老太遮掩了,反正这些弟妹们该看的也都看见了,想必该知道也都知道了!

    上午的时候,石老太还能反抗什么的,这会儿却真的没有一点挣扎的力气了,整个人是被石大兴和石大进像面条一样的给架了出去。

    还是绑在了上午那棵树上,为了怕把外衣弄脏,只给石老太穿了件白色的中衣。

    青白的脸色,白色的衣裳,脸上狰狞的表情,看着还真是十分吓人呢。

    石老太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此时却被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被绑在树上,等会儿还要被洒狗血,她现在想杀/人的心思都有,看向清泉眼神恨不得把她浑身戳出几个洞来。

    石老太也知道她这会儿反抗没有用,那糊涂老头子已经认准了她鬼身上了,今天这狗血是非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泼到她身上的。

    泼吧,泼吧,别管是狗血还鸡血,再泼多少血都没有用,今天她这病就是实打实的,泼多少血都治不好。

    一会儿这法子不管用,她就让二郎媳妇儿那小蹄子,把她今日受的罪通通都受一遍!

    “石来福,你个糊涂蛋,回头我跟你没完!”石老太咬着牙,瞪着眼冲着提着狗血的石老头喝道。

    石老头这会儿却不认为是石老太在骂他,他认为是石老太身子里那不干净的东西在驱使石老太。

    “你这不干不净的东西,赶紧给我走!”说着手中一瓢狗血就泼上了石老太的身上。

    饶是石老太提前做好了准备,但是被这一瓢狗血泼到身上,还是忍不住张口惊声尖叫一声。

    就在此时,清泉手指微动,一粒药丸正正的打入了石老太的口中。

    这院子里都是不会功夫的人,清泉动作极快,所以根本没有人看到清泉的动作。

    就是石老太自己,也只是觉得好像嗓子眼一热就没啥感觉了,相较于被洒狗血的痛苦,这点感觉立马就被她忽略了。

    石老头好像是怕泼洒的不彻底效力就不够一般,不但泼了石老太满身,连她的头脸都不放过,狠狠的冲着她面门泼了一瓢,那黑红的血便顺着石老太的头发往下滴,哎呀,既吓人又恶心!

    便有人小声道,“滋滋,老了老了还要受这个罪过,这脸面可”

    被旁边的人拉了一把,这人也就不再说话了,到底是还在人家家里呢!

    半桶狗血泼还没泼完,石老太就晕了过去,这次倒不是清泉手笔,主要是石老太自己本身太虚弱,这会儿又急又怒,再加上清泉给她喂的药发挥了效果,便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晕了,爹我娘又晕了过去了!”石大进喊道。

    “呼”,呼了一口气,石老头放松了一些道:“晕了好,晕了好!”

    晕了证明那东西给治住了,不过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石老头还是把最后一瓢狗血也泼在了已经晕过去的石老太的身上。

    应石老头的意思,石老太这样的还得在外面晾满一刻钟才能放下来。

    清泉见状不由在心中思忖,按照石老头做法,这石老太还得谢谢她呢,要不是她刚刚那一丸药,这石老太今日真的是要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

    本来石老太被自己的吃的药已经折腾的上吐下泻的整个人已然虚脱了,这会儿石老头又绑了她给她洒狗血,而且还不给穿厚衣服,一层薄薄的中衣,满身湿粘,天这么冷还要在外面晾一刻钟,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啊!

    清泉给石老太吃的那丸药叫“复元丹”,是她师父欧阳长坤炼制的一种ji pin丹药之一,据师父记载,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吃了这丹药就能把命保住。

    今日石老太突然发难,清泉身上带的丹药不多,想来想去只有这复元丹比较适合现在的情况,没办法,这么好的丹药,也只能是便宜了石老太了。

    一刻钟到了,众人七手八脚把石老太放了下来,在三奶奶的指挥下,大家烧了热水,给石老太擦洗了一番,又换上了干净衣服,放在炕上盖好了被子。

    “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着,怎么看着大嫂的脸色比刚才好多了!”èr nǎi奶指着石老太脸色说道。

    “可不是吗,我刚才就注意了,方才那脸色青白青白的看着着实吓人,这会儿看着倒是红润了一些,有人模样了!”另一个五堂奶奶也点头说道。

    众人便都去看石老太的脸色,确实是好多了,石老头见状脸上不禁露出了笑模样,心中嘀咕着,还是得用狗血才管用啊!

    “爷,大夫请来了!”

    这时候石志坚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他们这几个村唯一的一个大夫赵大年。

    石志坚走进来之后,先是用目光搜索清泉的身影,看到清泉好好的站在那,这才松了口气。

    清泉则是冲他露出一个安抚微笑,让他不用担心。

    “大年啊,你来的正好,快给你婶看看,她这到底是怎么了?”石老头上前拉着赵大年给石老太看病。

    “叔,别着急,我这就给婶子看看!”赵大年放下手中的药箱,坐在炕上给石老太把脉。

    屋子里静了下来,赵大年把着把着脉却是皱起了眉头,而且眉头是越皱越深。

    他这表情把石老头吓的不轻,“大年啊,你婶她、她没事吧?”

    赵大年收了手,浑身一松,跟石老头抱怨道:“叔,你让二郎着急忙慌的骑着马去找我,我还以为婶子出了什么大事了呢,吓的我干完活连口水都没喝就跟着来了,这一路把我给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