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嫁妆(二)

作品:《灵泉石上流

    因为近年来闹灾,花溪村已经很久没有喜事了,众人听到外面这么热闹,不由忍不住好奇,纷纷举步要往外走去看热闹!

    就在此时明明在床上睡的正熟的石老太,一轱辘猛地从炕上坐起来喊道:“嫁妆?什么嫁妆?谁的嫁妆?”

    她就是个财迷的,明明睡的那么熟,听到“嫁妆”二字竟然一下子被刺激醒了,因为她最近一直在琢磨给石大花办嫁妆的事呢!

    看她这坐起来的生猛的样子,还有说话的那十足的底气,哪里还有半点虚弱的影子!

    石老头见状再次点头,觉得这狗血洒的好,洒的对,要不是那半桶狗血,老太婆现在指不定还得受什么罪呢!

    “娘,你醒了啦,快告诉大夫你现在是不是特别难受!”石大花见石老太醒了,脸上一喜,拉着石老太一定要让她跟众人说清楚。

    “我,”石老太此时只觉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十分的舒坦,哪有半点不舒服啊,身子比平日里都感觉轻松了不少呢。

    不过她一眼扫到了地上站着的清泉,不由脸色一变,这小蹄子不是应该被绑起来送到祠堂去了吗,怎么现在还好好的在这站着呢。

    “唉吆啊,我这头好疼啊,哎呀,肚子也疼!”石老太赶紧装虚弱,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盖着肚子,顺便还侧过头去用眼神询问小张氏是怎么回事。

    小张氏这会儿也十分的糊涂呢,明明今天婆母是真的病的上吐下泻的起不来身,怎么这会儿就好了呢,难道真的是洒狗血洒的管用了,难道真的是婆母被鬼上身啦,想到这小张氏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看着石老太那询问的眼神,小张氏只觉心里毛毛的,只得硬着头皮道:“娘,爹请了赵大夫来给您看病了,赵大夫把了脉,说您已经大好了啊!”

    石老太这才顺着小张氏的眼神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赵大年。

    “大、大年啊,你是不是诊错了,婶这身子还不舒服着呢!”石老太说道。

    方才被石大花质疑,现在又被石老太质疑,赵大年心中不快,他的医术再不济,有病没病还是能看出来的吧。

    “婶子,你这脉象好着呢,你要是不信再换个人给你看看,反正我是没看出毛病来!”赵大年没好气道,不过因为石老太是长辈,他到底是没发脾气。

    “不可能啊,我这刚才还上吐下泻的呢,这大家伙都看到了啊!”石老太不满道。

    不过说着这话,她这心里也暗暗惊奇,她自己的身体自己能感觉出来,这会儿她这身体真的是好的很,一点不舒服都没有,让她不禁都觉得今天那上吐下泻的事是不是错觉啊!

    难道是那巴豆的药力过去啦!

    反正石老太是绝对不会承认她是被洒狗血洒好的,鬼上身的事,明明是二郎媳妇那小蹄子诬陷她的!

    “婶啊,你看看你现在这精神头,哪像是有病的啊!我就奇了怪了,身体好不好吗,干嘛还非得盼着自己有点病啊!”赵大年哭笑不得得道。

    因为惊讶,石老太忘了装虚弱了,这会儿直板板的在床上坐着,红光满面的,跟赵大年说话也是中气十足的,哪里像半点有病的人啊!

    “我,这”石老太指着清泉想说是她谋害自己,要把她抓起来,要二郎把她休了,可是洒了狗血之后她身体就好了,就连大夫都说她没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不信洒狗血的事,但是她这身体为啥就突然好了啊,她也是实在说不清!

    石老头见石老太又指二郎媳妇,怕她又要胡说八道,今天这事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不怨人家二郎媳妇儿的,是老太婆糊涂啊!

    “老太婆啊,你这病已经治好了,就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躺下好好休息休息吧!”石老头赶紧拦着石老太不让她说话。

    石老头不说话还行,这一说话,让石老太想起今天这一系列的计划,都是因为这个糊涂蛋老头子给搅和了,心中怒火蹭蹭的往上升,哪还听进去他的话。

    只见她目露凶光,指着清泉和石志坚二人喝道:“二郎,今日你这媳妇儿在饭菜里下药谋害我,你到底管不管,你要是心里还有我这个奶,就给我立马休了她!”

    她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皱眉,今日这事情都是有目共睹的,跟人家二郎媳妇没一点关系,这石老太口口声声让人家二郎休妻,分明是刁难人啊。

    被点名的石志坚心中冷哼一声,正要回话,只听到有人在门口欢笑喊道:“老瘸爷,老瘸奶,二郎啊,快出来接嫁妆啦!”

    这时候,只听得原来还远远的鼓乐声已经近在耳边了,应该就在石家的门口,还有人在外面不停的召唤声。

    “嫁妆?谁的嫁妆?”石老太一下坐直了身子。

    众人也都是一头雾水,这家里可没有办喜事的啊,怎么还有送嫁妆呢的,便都赶紧出门去看。

    出了门只见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了,也有那忍不住的已经先进了院子里,占好了地方,方便一会儿看热闹。

    “老瘸爷您老可算出来了,这么好的事,您老咋也不积极点呢!”有人看到石老头出来,便玩笑道。

    “谁的嫁妆,是不是我们花儿的!”这会儿石老太突然从石老头身后冲了出来,腰板挺的直直的,而且还是满脸的喜色。

    她方才在屋里也想到了,莫不是齐家给花儿的送的东西,是不是树新怕花儿的嫁妆不多,所以提前先送来一些啊,毕竟这家里也只有她家花儿的喜事将近了。

    想到这,石老太是又开心又有些不满意,你说说这个树新要是怕花儿的嫁妆不够私下里送些东西来就是了,何必这么大张旗鼓的啊,这以后要让别人都知道花儿的嫁妆有水分了!

    不过,树新能想着给花儿送东西她也是高兴的很呢,不管怎么说到时候都算她家花儿的嫁妆,是她花儿的东西!

    “花儿,是不是树新给你送的东西啊!”石老太拉着闺女问道。

    石大花哪里知道这些,齐树新又没跟她说过,不过被她娘这么一问,她心里只觉得应该是,脸上一羞,捂着嘴巴扭身往自己屋里去了。

    这下石老太跟更笃定了,满心欢喜,只怕别人把花儿的嫁妆给弄坏了,也不顾装病了,猛地就往外冲,出去就问是不是石大花的嫁妆。

    她这么一问,院子里的人都“哄”的笑了!

    “老瘸奶,想什么呢,你家闺女的嫁妆自然得你自家备了,这送嫁妆,送嫁妆自然是别人家的闺女往你这婆家送啦!”

    “那这嫁妆是”石老头一头雾水,自家也没喜事要办啊!

    “来福爷,来福奶,清华这厢有礼了!”此时只见一个颀长玉立的人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冲着石老头和石老太这边握拳拜了拜。

    今日清华哥换下了平日里穿的粗布麻衣,穿上了体面的青玉色绸缎长衫,衣服上还绣了玉竹,头发也用玉环束起,腰上别了玉佩。

    本来就是明俊的容貌,这么一打扮倒像是从哪个大城市里来的贵公子一般了。js3v3